江山文学网欢迎您:游客 ,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少记风流老来看——盖壤文学日记3680天|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盖壤  阅读:51258  发表时间:2019-05-05 17:59:47
  1964年6月1日王皙瑛致盖如翔(100)
  如翔:
  三十一日晚上王若带来的信收到了。
  近几天我的身体和一切情况都很好,请别挂念。粮票我没来得及上粮站取,和同志借的,共19斤,钱20元,烟十盒,我不需要什么,你打算买什么就买什么。如果20号回不来,你给我个信。
  还有一个事,CZ这次回来,30号晚四点钟,服药自杀,后来7点发现,送六院抢救,现在无危险。当天晚上全家人未眠,我也如此。主要因素,对工作环境不满,说任何人对他不了解、不理解,生存下去没意思,他的念头很坚决。我认为不应该这样,我还认为他年轻真可惜,我们都对他教育和感化。
  还有一件事,我个人在25日和本科长陈星三(他是资本家)别扭了,他有意讽刺我,说我身体不好,锻炼锻炼就好了。我对他这种说法很不满,马上反驳他:对我不了解。他说是玩笑。第二天,我把病志、诊断书拿他看,他向我赔礼道歉,他是指我没参加义务劳动而言的。把我气坏了。有时间我准备找党组织谈谈,因为现在患病,从未影响工作学习,从未请假看病,回回事事我没误过,早走晚归。我并不讨好谁,为的是工作,因此他这样讲,我感到十分抱委屈,对我的精神有刺激。虽然如此,我并未泄气。我难受了整整三天。近几天完全好了,没有影响工作,现在精神愉快,我都想通了,等你回来咱再详谈。
  祝你精神愉快!
  玉
  1964.6.1.
  111
  1964年6月2日王皙瑛致盖如翔(101)
  如翔:
  今天晚上我回来,听说你单位赵同志准备到你那里去。你的工作什么时候能结束呢?需要什么,夏衣是否需要带去?工作是否需要调动了,进步问题是否解决了?生活得怎样?伙食还好吗?各种情况都希望你来信说明。
  我在家一切都好。工作也很顺利,身体也很好,精神也愉快,请放心,安心工作。
  我盼望你快些回来!
  皙瑛
  1962.6.2
  
  112
  1964年6月5日盖如翔致王皙瑛(102)
  玉妹:
  王若同去昨天回来,捎来20元钱,19斤粮票,十盒烟和你的一封信。你28号的信也是昨天收到的。
  崇礼入党,我也很高兴。照人家比,我落后了一步。但不要紧,我能赶上的。我们可以跟他比比觉悟水平,比比对革命的贡献。在积极上进方面,我是应当向他学习的。应首先在思想上入党,总会解决组织问题的。我要求进步不够一贯,有时思想上还出现点毛病,等自己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落后了一步。但知道自己有缺点的时候,我一定会认真改正的。
  来信还提到两件不好的事情,一个是CZ的事,一个是那个科长说的讽刺话。兄弟姊妹间思想不同,是什么原因?一是家庭对他们的影响不一样,一是用不同的眼光看待新社会。干啥都干不长,不善于用友好的眼光看人看事,找不到真正朋友。你的想法是对的,应当很好地帮助他,使他建立起正确的人生观。
  那位科长的讽刺话,给予必要的回击以后,就不要放在心里了。他原来是小资本家,指望从这些人嘴里说出善意的话来,是很困难的。组织上叫你做材料工作,显然是很信任你的。你应当靠近组织,把话对党说,党是我们的亲人,不但要讲自己的委屈,而且要把科里的全面情况都向组织讲,要敢于向不良现象做斗争,改变各种不正常的情况,因为咱们是在阶级社会里生活,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必然会说一些讽刺我们的话。咱们做的事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我们就什么也不怕。自己在帮助这些人的方法上,要耐心的,诚恳的,尽管他们对我们不怀好意,但我们却要好意地去帮助他们。玉妹,坚强起来,斗争下去,胜利属于我们年轻一代!
  我有时候对你想得很厉害,有时拿出你的照片亲吻。可又一想,大丈夫不应当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独立生活,对人也是一种锻炼。好在日子不长,二十天以后,我们又会见面了,在我未回去以前,你一定要坚强地处理一切事情,把话告诉我。
  今天午间就开始对一个地主分子进行评审了,以后的事情会少一些,我抽时间把衣服洗一洗,省得我回去你跟我争着洗。真疼你,爱你。
  替我安慰小Z。告诉他,农村的苞米长到放开五个叶儿了,马兰花开得很好看,像蓝星一样撒在路边,所有的土地都披上绿衣了。把我给二哥的信替我寄去。
  勇敢地前进!
  翔
  1964.6.5
  113
  1064年6月14日盖如翔致王皙瑛(203)
  玉妹:
  今天是端午节,全体工作队员在公社集中过的节,就便开了一个会,把社教最后阶段的工作布置了一下,运动将在6月25号前后结束,看来20号回不去了。我们只好在25号以后再见面了。反正还有十几天了。
  前年端午节,我在农场给你写的信,今年我又在这里写给你写信。你可以看到,这几年我很多时间在农村、在阶级斗争和生产斗争的第一线度过的。这里每天过的是战斗生活。经过斗争的锻炼,我总觉得自己成熟了不少,思想和政治上好像长了一截似的。农民的生活比我们苦得多。他们每年拿出粮食给我们城里人吃,自己却舍不得花一分钱。有时,我觉得吃点苦也不算什么。妹,这次下乡的确有不少感受,等我回去一起告诉你。咱们的暂时分离,为的是革命,为的是使更多人幸福。以前总觉得这些话离我们太远,现在有了切身体会,理解就更深了。
  你的工作还那样紧张吗?玉妹,我很支持你要强的工作精神,在思想上逐步提高起来。我最怕你身体吃不消,像你担心我一样。那咱俩都听话:好好保养身体。
  小Z的身体怎样?还有别人来信没?你又哭过吗?别哭啊,小傻瓜!再有十多天又见面了,高高兴兴地等着我吧!
  如果这封信在18号以后才收到,就别给我写信了,怕回信晚了收不到。回去前,我可能给你拍个电报。
  吻你,拥抱你!
  祝你快乐!
  翔
  1964.6.14
  
  1964年6月24日王皙瑛致盖如翔(204)
  如翔:
  一连三封信都收到了。这几天我把你的衣服都找出来了。给你织好了衬衣,就准备你回来换洗好了。可是,我昨天休息,赵春润告诉我,你们可能延期一个月,就有点让我失望了。而今天又接你的来信,我就一线希望也没了。好吧,不管怎样,别说是一个月,就是再长一点,为的是工作、革命,我也情愿,我也能克服。天气逐渐热起来了,你的夏衣没有拿去,是否还需要粮票和钱,你是否能回来一趟,否则就给你寄去,来信说明。如能和其他同志借一下,回不来也可以。你忙的话就不要给我写信了,我的情况很好。
  有时我还回家。CZ的身体早已恢复健康,后经大家说服,他一星期前回种马场去了。可是由于他在那里没搞好,有时有意无意说些落后话,和同志开玩笑、打闹,说什么青年同盟军等,被组织掌握,曾到沈阳过去他呆的第三糖果公司调查工作情况。
  还有一事,最近我买了一台收音机,是东方红降价,260元-175元-95元,降了三次,95元买的。我托我厂变电所的同志给买的,质量很好。
  我的花裙子已经做好了。我又买了一件天色的羊毛衫。我自己在家一切都好。前几天一边三四天全宿没睡好。过20号等你,天天盼,夜夜盼,是一场空梦。
  近几天好转了。现在休息时间长了,会议少了,照顾劳逸结合,我每天保证八小时睡眠。吃饭也很好。现在食堂净吃白面了。
  好吧,我不想写什么了。三个多月我都等了,最后二十天没问题。千万注意身体。听说你在那生病了,又胃痛,很消瘦,是真的吗?你要和我说实话。
  祝你工作顺利!
  皙瑛
  1964.6.24
  
  1964年6月26日盖如翔致王皙瑛(105)
  玉妹:
  近来怎样?身体是否好了些?家里的情况怎样?大概光等我回去了,小傻瓜!就是不给我写信。接不到你的信,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似的,怪不好受的。人家想你嘛!
  关于运动的情况,我上一封信里已经谈了一些,现在还按计划进行。28号还去公社开会,估计不会有什么变动。到7月15号,如果不叫我搞下一批,就会按时回到沈阳了。
  我手里还有14元钱。你叫刘淑贵捎给我10元钱,25斤粮票,一件背心,别的就不用什么了。现在事情不像以前那样多了。我的身体很好,别念着我。
  你和家里的情况写信叫刘淑贵捎给我。
  祝你健康!
  翔
  1964.6.26
  我给我借20斤粮票,随信寄来。
  
  1964年6月29日王皙瑛致盖如翔(106)
  如翔:
  昨日晚,刘淑贵把信交给我了,信的内容我全理解。天气近来很炎热,我想你处也同样吧?信上你要粮票、钱及背心,上封信因为我已寄了12斤,因此,我这次给带去15斤,钱10元,背心一件,线衣一件,你回来就不必再到小Z他那去了。如果你愿意看看他也可以,因为我爸请了两天假去了一趟,昨天晚上回来的,说是已经说服了他,现在他已经安心工作了。
  中间隔了一个多月没给你写信。正像上封信说的,如过了18号收不到你的信,就不必回信了,因此我一直等你,没给你写信。使你很着急,我很理解的。你说如果不留你在其他地方搞这方面的工作,七月中旬会回沈阳的。这也很快,我想你会定期回来的。如真有工作需要你,那也得听从分配,坚持下去。
  最近几天我的情况一直很好。工作中遇到了些问题,也都很好地解决了。我的身体已经很好了。正像上封信我写的那样,我和家的关系也很好。有时回家看看。现在普查户口,错的地方改过来。我的民族是满族,因家里已经改过来了。这你放心,我喜欢穿的东西根据情况来买,我能吃什么就吃点啥。我还劝你,你的身体的确不太好,希望你千万保重。
  因为你很忙,如没什么不必要的事情,就不必着急给我写信了。原因你快回来了。
  最近虽然很忙,但会议较少,休息的时间多了。这样对我还行。我的精神很好,在工作中也很好,这你就放心,不是不和你讲,而是没有什么问题和事情。
  你回来时,我们就快结婚一周年了。那时我们再好好庆贺一下,在一起玩玩,你高兴吗?
  就这样吧,我不再多写什么了,放心吧!我在家好好等你回来。
  玉1964.6.29
  
  1964年6月30目盖如翔致王皙瑛(107)
  玉妹:
  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们在七月四号开始休假,我在七月五号早晨就可以到家了。
  中央又开了会,对农村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又有了新的指示。现在省委正在研究,指示还没有下达。
  听说咱们有收音机了,多好啊!我回家可以听收音机了。大“东方红”是不是太大了?放在桌子上能好看吗?反正是挺便宜的。
  你一定打扮得很漂亮的,我会更喜欢!
  我就是瘦一些,别的病没有,不信回去你看看,可精神呢,我一点也不哄你。农民比咱们还苦呢,咱们再累也赶不上人家累。
  别的等回去再谈。你盼我回去,但要好好睡觉。别人不写信,说是来个“突然袭击”,我怕你惦念,才告诉你,你要是不好好睡觉,咱就不该发消息了。
  好好睡觉!亲你!
  翔
  1964.6.30
  
  1964年7月20日盖如翔致王皙瑛(108)
  玉妹:
  我昨天就收到你的信了。听说耗子把面袋咬了八个洞,把我笑坏了。唉呀呀,把你气成那样,叫我又发笑又心疼。我不在家,耗子、蚊子也来欺负你,它们是大坏蛋,得想法给予打击。再弄点药蚊子的药水,等你早晨上班时,把窗户关上,喷药水把屋内的蚊子捕灭。但最好的办法是不让它进来,先把小窗装上纱布,最好把一面窗户也装上,费一点事不要紧。治耗子的方法,一是用夹子打,一是用药药。听说氰酸卡里合上面很好使,千万注意别弄到食物里去。
  玉妹,你说得对,个人要服从整体,服从党和革命的需要。你这样支持我,我在这里工作就没有什么顾虑了。我怕你太寂寞,因而影响你的情绪,听说你要好好学习主席著作和学习业务,我很高兴,也很放心,在不影响休息的情况下,有意义地度过业余时间,生活就不会感到空虚了。玉妹,两个月的时间,在一生中是不长点时间,许多革命先烈还住过几年监狱,咱比他们幸福多了。你说对不?在两个月中间,我还可能回家一趟的。唉,咱们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了,我一方面告诉你想开点,另一方面心里在想你。有时我想,能不能让咱俩一起下来;可是,这只是胡思乱想,咱们各有各的岗位呀!咱们不在一起,如果时间利用得好,都会有不少长进,还是个锻炼呢,你说是吗?有时我想,我挺没出息的,总想自己的爱人,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不会有大出息的。今古许多英雄人物都对小家庭不十分留恋,我应当向他们学习。你有独立生活能力,我信,而且有进一步要求,咱们不去苦熬这段时间,而是做更多有益的事情,长点英雄志气,好吗?
  我们在县里学习已经五天时间了,还要再学五天,直到24号。这次学习,一方面学习中央和毛主席关于阶级斗争的指示和全面划定阶级成分的问题。你们学过“九评”了吗?那篇文章里的最后一段,有许多话是毛主席写的,阶级斗争要搞一百年和几百年,在思想准备上,要做长期打算,要革命一辈子。今后,下乡工作不会少的。听说,省委指示省直机关单位,要抽40%干部到农村搞两年的运动。一个成千上万的干部下乡形势就要出现。在“九评”那篇文章里,特别强调了革命接班人的培养问题。那里面提出了六条要求。要真正做到这六条要求,是很不容易的。但咱们有信心,一定能做到。二哥回家的时候,你要和他好好交谈一下,我要好好向他学习,你也能好好向他学习,是不?
  玉妹,我要向你介绍一本书看看,就是《南方来信》。自从日内瓦协议以后,越南分成南北两部分。住在南越的许多革命青年都北上了。他们的父母、兄弟、爱人、未婚妻都留在了南越敌战区,和自己的亲人有八年没有见面。亲人在南方遭受敌人的残酷迫害,虽然生离死别,但是,住在南越的兄弟姊妹,从来没有失掉生活的勇气,他们英勇斗争,对战胜敌人满怀信心,乐观地对待学习和生活。我读了以后,很受感动。再拿他们和咱们比较,咱们就应当向越南英雄儿女们学习了。请你读了以后,写一篇读后感给我,好吗?你看,我给你布置了这么多任务,你不生气吗?妹妹,你别生气,我是好心哪!学好《为人民服务》,就得建立一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生观。
  我走后你身体不大好。是不是又犯病了?可能是累了一些?天气热了,你要注意卫生,若不是,就容易犯病。你可娇呢,小鬼!
  另外,再不要因为好奇听台湾广播了,咱们年轻,分析能力差,小心上了他们的当。就连苏联的对华广播也不要听。
  在县里开会费钱,我的钱花没了。开薪后,你再寄给我十元钱吧。其他东西,就以后再说吧。你忙的话,就不用给我写信了。再写信,就寄到公社去,我24号以后就回公社了。
  祝你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
  亲你!
  翔于昌图城
  1964.7.20.
  书,我另外寄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