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游客 ,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少记风流老来看——盖壤文学日记3680天|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盖壤  阅读:51297  发表时间:2019-04-15 17:35:04
  1963年3月5日星期三晴(2249天)
  为了把这段日记接续下来,得写一下前面不平静的心绪是怎样平静下来的。
  上月21日,钟宝良回来的第二天,我就要求回去。我回去以后,老郑说玉给我一封信,在他的手里压着。看了信,我才放下心来。
  前天晚上,王光找我谈了一次话,一共提了四个缺点。1.我有些主观,不谦虚。我们的马要给五三社送去一匹,原来的两匹马是在生产队里,想牵回来养一养。后来生产队提出一个农场还办不办的问题。头一天,我想和王光一起研究,两匹马先留一留,如果农场不办,送一匹好马给五三社搞协作关系岂不更好?第二天,王光突然决定把红马拉去,把昨天研究好的意见变动了。我有些不冷静,早饭后与王光顶撞起来,“没有照顾领导威信。”
  2.没有充分理解党的劳动锻炼政策。前天早晨,王光说周广弟因为搞了一年整风整社,算完成了任务。我说:“我也搞了整风整社将近半年呢!”王光说:“你半年不行。”“不可以积累吗?下放一年,业务都扔掉了。”他说:“那你劳动观点有问题。”
  3.学习和工作总发生矛盾。“怕麻烦,怕影响学习。学习是不是带有个人主义成份?”他说。
  4.本来希望我起更多的作用,对全场工作有好的影响,只完成本职工作,是不是一种中游思想?
  王光谈话的愿望是好的,只是我以为有些不合实际的地方。应当说,我这方面都存在问题,但戴上帽子是不对的。
  今天早晨车没回来,我干别的活了。午前郑桢派我和泥,从收容所请来两个瓦匠,在屋里打炕。我怕供不上他们,事先把泥和好了,瓦匠对我和的泥很满意。
  家里只剩下一条毛驴。驴笼头前几天就丢了,驴变成一个二流子,在院子里晃来晃去找东西吃,晚上,就自己到圈里躲起来。我挑和泥的水时,我把它唤过来,它就跟我走,温驯老实的样子。它这样听话,我为了奖励它,从窖里拿出一个萝卜,一口一口地喂它。
  晚上车回来了。DYK披着大衣,脖子缩到衣领里,我说:“现在这里不冷了,不用再躲了。”他说:“不行,这里还是比家里冷。”
  晚上,听了雷锋同志生前的录音讲话。应当像雷锋那样听毛主席的话,一丝不苟,照样去做,就一定能对党和人民做出更大的贡献。
  
  1963年3月6日星期三晴(2250天)
  马车今天进城去拉酒糟了。早晨起来挺早,提前把马槽和饲料拿到车上了。午后我没事,抽空把炕炉子修理一下,在炉膛里套了泥。郑桢帮我挑泥。
  现在有几件事要做:总结一下自己的思想,帮助玉提高思想,把要写的东西整理整理。
  
  1963年3月7日星期四晴(2251天)
  我的心情竟这样的烦躁,真有点火就着的意思。晚上开团小组会,看那意思,好像是专门为批评我而开的。叫我先发言,我偏不发言。后来我还是谈了我的意见。两个人都对我提出了批评,大都是头一天的意见的补充。在考虑别人的时候,动不动就先在动机上打主意,应当先考虑意见本身对自己的帮助是否大。
  马圈太湿了。睡前,我将铡草剩下的格荛撒到圈里去,马躺下去的时候,不至于把身子弄脏。
  思想这东西是不能原地踏步的,不进则退。
  今日予崇礼、倪凤鸣、潘英喜信。得沈有铭信。善良的东西,最能引人同情,促使保护自己的行动。
  我从今天开始戒烟了。烟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我不能因这事叫小调皮难过了。一定要坚持下去。对自己的要求更高些,更高些,更高些吧!
  
  1963年3月8日星期五晴(2252天)
  在邮递员的手里同时交换了玉妹和我的信。小调皮怪我不该为收不到信而难过。我上月的日记,有许多地方是冤枉她了。玉给我买衣服,对我的生活照顾得很周到。只要她觉得幸福,我再不希望什么了。
  为了保护我的爱情,我曾诅咒这个环境给恋爱带来的不便。可是,这种爱情不正是在劳动中建立起来的吗?在这支动人的歌曲中,表现了劳动的豪迈,引起人的自信和骄傲,爱情里如果没有对劳动的尊重,眼泪和伤心肯定是无能为力的。
  
  1963年3月9日星期六晴(2253天)
  天气暖洋洋的了。今天开始大量地送粪。
  
  1963年3月10日星期日晴(2254天)
  本来打算今日写信给玉,因为是星期天,邮递员不来,就没动笔。给北京的崇义写了信。
  在我认真考虑了王光和大家的意见之后,觉得大部分是对的。是从高标准提出善意的要求。我以前只愿意听表扬,不愿意听批评,固步自封,就不会更快地前进了。
  前几天读了雷锋的材料,使我觉得,一个人只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党的事业奋斗终生,他的能量可以得到最大的发挥。我担任喂马工作之外,还承担了铡草任务,还要起圈、挑水,能负起责任,干得利落,要是和别人比的话,我纵是半个嘴也说得出口。但共青团员对自己的要求应当更高些。这种要求,不是以领导的表扬和同志的印象好坏来评定,而是要看主观能动性,对革命有无自觉性和一贯的忠心。只有这样,才能对自己要求更严一些,也更希望别人对自己要求严一些。
  应当说,雷锋精神在我们共青团员身上,是有些体现的,可能只是一时的表现,或是不能做到全面,但通过学习,严格要求自己,就一定可以做雷锋式的人。
  在雷锋精神的鼓舞下,帮刘中挑了一担水。老马搬家,刘中替他做饭,他身体很弱,不能挑水。我愿意向雷锋学习。
  
  1963年3月11日星期一晴(2255天)
  给玉写了信。
  晚上农场的党团员在一起开了会。王光讲了今年搞好生产的几个原则和方法。第一点是集中领导和民主管理相结合。我在服从领导方面做得不够,尽管对工作能提出意见,但好动情绪,无助于问题的解决。而且我自己在工作中有时也不尊重别人的劳动,就像年后在指导郑桢怎样铡草时,态度就不好。他总把刀往右侧偏,刀不快,一偏就容易在草上滑刀,而且铡下来的草容易跳过刀背跳到人这边来。他坚持说只有偏刀才能铡得利落。午后找铡草人的时候,老邓主动要求和我一起铡草,我说:“我希望找个干净利落的。”他说:“那就不伺候了!”怏怏不乐地走了。我有觉得话说得不妥,反而说:“不侍侯也不会把草铡完的。”晚上,酉酉怕我早起生炉子劈柴出声影响大家睡觉,就提前把柴火劈好了。他劈完时问我:“这些够不够?”我一看是不少,就说:“够了。你那意思是不是叫我表扬你呀!”老邓皱着眉头指着我说:“看你这嘴多臭!”
  王光强调了学习和思想改造的问题,指出了当前的阶级斗争所在:黑市投机倒把、贪污盗窃和农村的单干风、腐化等。在我看来,思想意识的斗争体现在自己的思想里也是不无存在的。修养问题也是个斗争问题。
  王光还说:“我们当前办好农场,是一种发奋图强、自力更生的表现,我们宁可花两元代价去生产一斤粮食,也不能向修正主义借粮。帝国主义欺负我们,修正主义给咱们压力很大,我们得争一口气。”
  这些话使我涌上一股激动情绪。就在这里,在小小的农场里,也可以感受到时代激起的浪花。
  思前想后,夜不成寐。
  
  1963年3月12日星期二晴(2256天)
  早晨读《论共产党员修养》,修养的唯一目的是革命实践,是在群众中实践;因此,要永远和群众团结在一起,不以恶言伤人,以玩笑人讽刺的态度嘲笑人。前天吃肉,大家都剩下一些,唯有老D都吃光了,他见大家今天还有肉吃,他说:“你们吃,我看着,昨天我一顿都吃光了,肚子还受了罪。”我夹了一块大肉递给他,说:“看你为一块肉而忏悔,何必呢!”他毫不客气地夹起就填嘴里,说:“你拍我的马屁,我不会给你什么好处的。”我又夹起一块肉递过去,当他又来夹的时候,我却收回来,放进自己的嘴里了。这种嘲弄态度显得不尊重人。
  去年打场,剩了些麦核,我把土筛了喂马。
  午后,装粪的人分成两拨,门口的那拨,只有郑桢和禾果两个人,我去帮他俩装了。以后我想每天做一件有意义的事。
  
  1963年3月13日星期三晴(2257天)
  天气好暖和,就像冬天坐在暖炉旁边一样。
  午间我找了一条凳子,坐在暖洋洋的阳光下面编驴笼头。家属的孩子站在我身后,硬要拿我从皮套上卸下来的铁箍儿。我瞪着眼睛吓唬他们,他们就远远跑开,歪着脖儿,笑嘻嘻的,又调皮,又招人喜欢。等我不理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偷偷从身后一把抓走了铁箍。我哄他们,他们就乖乖给送回来了。
  狗在门口叫起来,原来是邮递员送信来了。他手里拿了块石头,高高地举起来,单手骑车到院心,笑呵呵地逗狗来咬他。他把报纸拿出来,里面夹着玉妹给我的一封信。
  玉告诉我,应当严格要求自己,这样对工作有好处,对自己也有好处。我总是想玉妹,品味着未来家庭的幸福,生活上的体贴,精神的寄托和爱情的甜蜜,有她一切都好,没她一切都不好。
  从禾果那里借来《六十年的变迁》第二部来读。
  
  1962年3月14日星期四晴(2258天)
  读《六十年的变迁》。季交恕从日本留学回来,看到上海租界里的腐败、欺骗、贫穷,看到革命党人的消沉,为找不到革命出路忧虑。季交恕的精神是高尚的。人应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方能有所造就。
  每天早晨,我把马饮完了,回来给同志们做壶水,留着干活的回来洗脸用。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把别人没叠的被叠起来,把屋子打扫干净。
  时时刻刻地注意自觉地去工作。
  
  1963年3月17日星期日晴(2259天)
  早晨决定,让我先回去休假。午前在这铡了许多草,马喂完了,喝完了豆浆,我就回城了。
  春天的大地,平展开阔,垅上有一层水气,水仿佛是从地下的小管子里流出来的,滋润了地面,河里的水也开始流动了。沉寂了一冬的土地,像一个调皮的小姑娘睡醒了,伸了伸懒腰,眯起眼睛,对着蓝天嬉笑。她多么希望有位姐姐出来给她打扮一下呀。
  我的心像春天一样的喜悦,因为我又要看到心爱的姑娘了。晚上5点多到家。玉见到我又想讲这,又想讲那,有些事情前因后果我还没听明白呢。她告诉我她的一位同学得流感死了,讲她跟患者吵架了,小姑娘可野呢……
  后来一起到了社里,有多少话也讲不完哪!
  
  1963年3月30日星期六阴(2260天)
  前天写了一首诗,今天给玉寄去了。这诗是我读了法国诗人缪塞的诗以后想到的,用了同样的题目——
  《请你记住》
  是3月12号吧,是玉妹的休息日,我让她到社里的招待室来休息。我喋喋不休地讲起结婚的事。玉说:“总讲那个破事干啥?”我说:“咱可别像姐姐那样总打架。”她说:“你能赶上姐夫就好。”接着又说:“我就不说话!”后来她要回家,我帮她穿衣服、扣扣子,她问我:“你怎么了?”
  “我觉得你不尊重我!”玉站起来生气地说:“你总这样,我也有个想法。”后来坐在椅子上,气愤的样了,说:“我有怨都无处诉去!”
  “我不知道你的脾气这样大!”
  “你不是了解我吗?”
  “你不原谅我吗”
  “我不原谅我自己!”
  这就是两人的对话。两个人好像进入了性格的调适阶段。我想,第一,我不应当提出更多的要求;第二,我不应当跟她一样使小性儿。她的个性如果是出于本性,会慢慢好起来的;如果是某个背景下产生的,就可能是产生不良后果的根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