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游客 ,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少记风流老来看——盖壤文学日记3680天|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盖壤  阅读:51327  发表时间:2019-04-14 19:07:23
  1963年2月1日盖如翔致王皙瑛(59)
  玉妹:
  哥哥和英莲的事情怎样了?前天午后,我又到家里去了一趟,想听听家里人的意见。我晚回来一天,利用晚上的时间与英莲谈谈,争取一下。在英莲突然变化的情况下,每个人对此事不十分满意,意见都表示得很明确了,哥哥也怕各方面的压力而影响两个人的生活,当时我也有些动摇了。社领导叫我回农场找一个人回去谈工作,我只好急急忙忙回来了。我看,事情主要取决于哥哥的态度,如果哥哥坚决,还可以通过老毓和纯子他们争取的;如果哥哥仍然有信心,咱就帮忙帮到底,主动和英莲谈谈。为了成全好事,咱落点埋怨,受点委屈也干。愿意吗?我给她写信好吗?
  如果英莲不同意跟哥哥见面,也不要尊重她的选择,别跟别人一样看她,仍然热情跟她做朋友。哥哥方面,今后有机会一定给他物色个好人,人家快毕业了,妹妹应当体谅哥哥的心情啊。说实话,我真希望英莲能跟哥哥好,我觉得两个人在气质上能合得来,,最主要的是能让他们见见面,以后的事情咱就不管了,爱情是靠两个人相互吸引才建立起来的。
  咱俩的话,另信再谈。快写信把情况告诉我,现在我着急使不上劲。
  祝顺利!
  如翔
  1963.2.1
  
  1963年2月2日王皙瑛致盖如翔(60)
  亲爱的人:
  二号我就接到了关于哥哥英莲之间问题你写的信。这封信哥哥也看了,他很愿意了解英莲,但信心并不强。也无怪这样,有些地方真使人伤心,这封信不小心被爸爸看见了,引起爸爸对咱们的不满。这几天英莲还和以前一样来卫生所,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一点也没提,我不好意思再提这个问题。在你走的当天下午,英莲到所里来了,她主动说起这个问题不合适的三个方面,1.两人之间毫无思想准备地见了一次面,不了解,没感情;2.工作性质不合适,学习程度差的多,以后分配工作地点环境上有困难;3.因父亲不同意,今后会因自己一人个引起家庭不和睦。关于英莲的母亲哥哥的意见,一点也没谈。我问了两次纯子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和见解,她也没说出什么,就算了吧,绝不能勉强,何必引起家里的不和?哥哥5号回去,二哥今天就走了。可能哥哥有心和英莲,但见面也不容易了,哥哥准备回北京后给英莲写信。我告诉他也不必要,你可给纯子写信详细地问问,也可直接给英莲写信问问是怎么回事。
  全家照的像已经洗出来了,加洗的三张没洗出来呢,洗好后给你捎去。你们五个人的像照坏了。
  买的黑布准备给你做上衣。我要照弟弟的衣服给你做,做好给你捎去。我的红毛衣也开始打了,你的毛背心我也托人给织了,以后再准备给你打件毛衣。我们结婚的问题,十月一日可以定下来了,爸爸妈妈哥哥他们没什么意见,我的工资也不用负担家里了。这样,我们应很好地安排一下。我认为我们俩的生活费(伙食钱等),我工资将近40元钱,就差不多够了,这样你全部的工资可以准备结婚,问题就不大了,我们应很好准备了。
  我花了10元买了一双白色凉鞋,是出口货,我认为很好看,留下以后穿。你的手套、围巾我准备给你买来,用五六元钱就可以了,你看你要钱不,我可以给你捎去。
  你离开我,确实感到难过,真想啊,想我们生活在一起的情景,我真不能离开你单独生活了。你回来我再也不让你生气了。我调皮,不听哥哥的话,净气人。我们俩总好,不吵架了。
  如果能回来,就来看看我,不回来我也很好,我自己会很好地工作学习生活的,放心好了。
  我希望你很好地休息,多爱护自己的身体,注意饮食,生活规律,千万不要过分想我。
  再见!
  二玉
  1963.2.2.
  
  姐夫让我问你:你处能用豆饼换苞米不?能的话,姐夫有二三十斤豆饼,就托你给换一下。
  
  1963年2月2日盖如翔致王皙瑛(61)
  玉妹:
  前天的信收到了吗?哥哥的事情怎样?要不要我帮忙?
  那封信寄出去以后,我就想写这封信,写了两天,稿纸撕了一张又一张,也不知道怎么写好,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屋里屋外直转悠,后来就爬到行李上哭起来,哭我没有理解你的处境和心意。咱们俩的爱情到了这一步,彼此交出自己的全部了,如果我还说些别离之类的话,比揪心割肉还难受,是挺要命的呀!你说我不好,本来是孩子式的傻话,我不该往心里去的,就算是真话,在这个时候,我也应当表现出更大的克制和忍让。如果因为我的言语不当而给爱情造成裂痕,我就是死也对不起你,对不起我自己。因为在保护爱情的责任上,主要是在哥哥这方面。
  这一年来,你的变化很大,我的变化也很大。因为咱俩在这一年里确定了终身,你把纯洁的心都给了我,必然使那些对你有好感的人失望,有的人继续留恋你,有的人甚至恨你。你曾在一封信里对我说:“谁能责备爱情这咱神圣的情感呢?爱上一个人,就必然伤了另一个人,伤人也没有办法。”但你绝不是那种没有良心的姑娘,可以随便把别人对你的好心都忘了。当你决定把宝贵的爱情献给我的时候,对没有处世经验的你,是经过了多少的忧郁的思索和考虑啊。你爱的到底是我这个普普通通的人,既不想我挣多少钱,又不想我长得怎样英俊。当你觉得一时心烦,我不应当去苛求你,责备你。当我用言语伤你的时候,反而使你后悔不应当过早地处理爱情问题。
  妹妹,我写到这里的时候,眼泪又不自主地流下来。我想,你是一个多好的姑娘。我为了爱你,反而把你带进一个难于处置的境地。九个多月以来,我虽然不在你身边,你早晨孤零零地一个人去上班。上夜班因为想我睡不着觉,给我买衣服、补袜子,洗这洗那,本来可以跟别人一起玩,因为想我却不愿意玩了。我每次回去,你那样亲热地对我,跟我一起受别离的煎熬。你一直对我忠诚,对爱情坚贞,我为什么要一狠心来伤害你呢?妹妹,叫我哭个痛快吧!我恨我为什么一时竟那样没有心肝。虽然我知道我自己不是个窝囊的人,当我看到你流泪,看你难过的时候,我的心像刀剜似的痛,看到你那样,我能不理不睬吗?玉妹!你别后悔了,你的处境不能使你不处理这个问题,既然处理了,咱就一心一意的要好,否则,咱俩会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我到底是不是被你选错了的人啊?如果你不愿意结婚,晚一点结婚也行。眼泪不仅是伤感和脆弱的表现,想到你为爱情问题难过,真是动了我的心了,哭一场,心里会好受些。虽然我下决心不让自己再哭了,但是,眼泪总是不听话。唉,你本来是个好心的姑娘,我怎么会这样呢?想到这里,眼泪好像又变甜了,自己傻笑一下。爱情就是这样叫人又哭又笑的吗?
  妈妈告诉我,你常常那样一个人不说话,心里烦。当时我没有很好地理解,就硬往自己身上拉。后来我想,你和处境和我不一样,你曾经对我说,过去你伤过一些人,你的心又是那样善,对一些事情总是忘不了,大概怕引起我的伤心,这些事情你不大愿意对我讲,而且把一些信都烧了,当看到过去认识的一些人和遇到的一些事情对你有影响的时候,你心里就挺难过的。特别在这一年里,一些同学度过了她们的少女时代,找到了她们的爱情归宿,结了婚,你和他们之间的接触就少了,其中个别不讲信谊的人,尤其使你难过。有些事情,你最好告诉我,我帮我处理好吗?把这些事情处理好了,你会高兴起来的。
  朋友变化了,不如意的事情过去了,勇敢地生活下去,还得靠自己。一个是进步,一个是学习,是咱俩面临的共同问题。如果咱俩的爱情不能正确处理,会浪费很多光阴,会影响一生的幸福。玉妹,你说你今年要求入团,我真高兴,我要争取入党,咱俩比赛好吗?看谁进步更快,向崇礼二哥学习,他挺进步的。你的工作也很好,将来会是同学们的榜样,也给弟弟妹妹树立个榜样。只要你爱我,我就一切都放心了,一心一意地搞工作,在业余时间里写我的作品,一定会写出点东西来的。
  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我的劳动任务就结束了,玉妹,等着我吧!你的身体怎样?多多保重。
  我哭了一场,心里好受多了。以后我想每天都写点东西寄给你,这可以使我们在不见面的日子里互相安慰。
  哥哥他们都回校了吗?你以后要常给他们写信,特别是二哥,他们会帮助你的。
  今后我一定好好对你,不再重复正月初三、初四的事情了,如果我有不对的地方,批评我你骂我,恨我都行。玉妹,你舍得这样对我吗?舍不得是不是?
  亲你!
  永远爱你的哥哥如翔
  1963.2.3.
  玉妹:朋友间可能在一些具体问题上产生分歧,也别难过,隔阂会慢慢消除,只有你和我能相互了解了。爱情高于友谊,你我只有互相依靠了。
  我的稿纸写没了,你给我买一本捎来吧,交到收发室,把信封也捎来。
  
  1963年2月2日盖如翔致王皙瑛(62)
  玉妹:
  你决定教课了吗?锻炼一下思想和意志,这是个机会。我只怕把你的身体累坏了,以后又该苦恼了。每周三节课,加上备课的时间,每天要工作十个小时以上,能坚持下来吗?如果能坚持,我就由反对派变成促进派,支持你,帮你的忙,因为这是件好事,对大家和自己都有益的事。
  我仍然是喂马。这是到农场第十个月份了。我打算把一年来的生活总结一下,更快进步,把以后做的事情计划计划,按计划学习和写作。
  你的身体怎样?心情要舒畅些啊。我一切都好,心情也很好,别挂念我。一定要爱护自己,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好身体干啥都会很吃力的。要听我的话呀!
  我一心一意地工作、学习,把要写的东西提纲先写下来,以后我再告诉你。我打算给二哥写信。
  吻你!
  如翔
  1963.2.2.
  
  1963年2月4日盖如华致盖如翔(63)
  如翔弟:
  春节好!前几天接到你寄来的邮包,内有各种玩具及手帕和糖,孩子们都高兴得不知怎么好啦,小琦看到她王姨给买的发卡子,乐的都合不上嘴啦,天天念叨王姨好。她的照片也收到了,看见照片很年轻,好像十八九岁的样子,小琦说俺王姨真漂亮。
  另外,我们在等你回来过春节,可是到了最后一天还没回来,以后才知道你不回来了,孩子们念念叨叨想你。姐姐们都很好。我们也很好,今年生活比去年看好些,可是,我的脑子比过去差了,记忆力不好,字也不能写了。工作越来困难越多,越干不好,大脑不听支配啦,暂时只是凑合吧。就这样吧,以后常来信吧,代问他王姨好,祝你们工作顺利,精神愉快。
  四姐如华
  1963.2.4
  
  
  1963年2月5日任云清给盖如翔的信(64)
  亲爱的舅:
  您好!近来你的身体还好吗?
  我听说舅舅您有个相好的朋友和你对象了,你二姐——我妈听到很高兴,我妈想和你要一张照片看看,请把照片寄来一张,今年我们社里收成很好,每个人都有陆百多斤口粮,生活很好,你二姐的身体也很好,日子过得很好,请舅舅见信及时的来信吧。
  此致
  敬礼
  云清
  1963.2.5.
  
  1963年2月8日王皙瑛致盖如翔(65)
  如翔:
  今天是灯节,元宵我没买着,真遗憾,等你回来再补这个缺。昨天我在医学院做了鼻窦穿刺手术,鼻子流了很多血,今天不流了,没有什么可怕的现象了。当时受点罪,现在好些了。这两天卫生所的门诊量很大,较忙些,其他工作就没有抓,每天诊后头就胀痛,又因为这几天感冒,鼻炎又重了,到医大说必须手术,就做了。
  衣服已经送去做了。你说的那个样子,我认为布太厚,那个样子穿着不随便,所以仍然做立领,三个暗兜制服。
  这两天我在家休息呢,前两天我看了两个电影《仅次于上帝的人》、《停战以后》。这两部影片还比较好。在前三天,区红旗夜余大学文学系招生,地点在第三中学,当时我有心去考,后来我又想,一连四年,我还要上医大业余学校,就不能坚持夜大中文系的学习,就没报名,你同意不?
  我每天就像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完似的,心忙,可是细想一下,又没有什么事。这两天睡觉还很好。
  信纸不知你喜欢用什么样的,以后就买那样的。以后我再详细给你写信好了。李英莲这两天叫我帮她办点事,以后再告诉你。照片也给你带去。
  瑛
  1963.2.8
  
  1963年2月11日盖如翔致王皙瑛(66)
  心上的人——玉妹:
  照片、信纸和信都收到了。相片照的技术不坏,只是我的上嘴唇怎么给照没了啊?平平的,像在那里逼了一块板似的。
  我知道这次休假的人回来会把你的信带给我。等你的信已经成为每天的功课了。现在,我的心比任何时候都平静,我有了精神的依托,感情的依靠。好像夏天赶路,遇到了一片似水的绿荫,树叶的影子在脸上拂动着,像你的小手似的。不知从哪里飘来一股花香,从天上?从地上?都不是,是从小妹的身上来的。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耳鬓厮磨,春风满怀,有说不尽的柔情,唱不完的歌。只是,你是个贪睡的小家伙,睡新娘?睡美人?太旧了点儿;睡姑娘?又不新奇,那么,就叫你睡阿狗吧。那我是啥呢?不知道啊。
  姐姐们来信了,二姐跟你要照片呢。我一共寄回四张照片,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没给二姐,她就来要了。给不给?我手里有张小的,寄给她,你再给我一张大的,好吗?小琦说,王姨长得真漂亮。你给他们买的礼物他们多高兴啊!大概你小的时候跟她一样乖,那是谁呀,光屁股照相,咧着小嘴笑,打她一下才对呢。我把她们的信寄给你看。那个叫云清的,是二姐唯一的女儿,大概是18岁。原来是三门不出,四门不入的姑娘,给我写信写的那些话,什么“相好”呀,“对上象啦”!感觉傻傻的吧?我的亲属就是这样一些质朴的人。咱俩要去二姐家的话,她准得把正下蛋的鸡杀了招待。
  我这些日子很好,只是活儿累一些,喂马要起早睡晚,白天还得铡草、挑水,本来这些活都是别人干的,因为人手少了,我只好自己担当起来。现在我的情绪可高呢,因为我想到你,好像你在我身边似的。但你毕竟不在这里呀!我想,是这个时代把我们结合在一起的,咱俩是按这个时代的道德规则来挑选爱人的,重视人的质朴和精神世界的内在的美,重视情感的交流而克制日日厮守思恋,就像词人秦观所说的“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就是你说的“越好越幸福”。玉妹,咱可别再闹误会了,在别的方面咱说笑话,说玩话,说傻话,怎么说都行,只是涉及两个的感情关系时,是含乎不得的。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再爱另一个姑娘了,我的心永远是属于你的,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我也认为你是最好的。
  鼻子好些了吗?这次治好了,以后要注意,天冷时就带上口罩。春天到了,冷热变化大,人最容易得病,棉衣要晚一点脱,把工作安排好,好好休息。你的健康就是我的幸福。
  稿纸就是这种带格的纸。我想买规格和写信这样的纸一样的,以后把咱俩的信钉成一本,想起恋爱的过程,多有意思啊,明天大车进城,我叫老丁给买。
  衣服那样做很好。后来我也想到那种布不适合做套头装,硬梆梆像纸扎似的,像个啥?剩下的布还能做一条裤子不?你穿,好不?
  最近,手怪痒痒的,总想写一点作品,爱情问题解决了,又该追求我的理想了。现在不是一个人,而是和我的小伙伴在一起,我的信心更足了。
  我很同意你将来上医大,不学中文。因为对你来说,文学只是个爱好,懂一点就可以了;本行是学医的,医道越精越好。我也学一点你的专业,以后就好互相帮助了。
  给你敬个礼!
  永远爱你的傻孩子如翔
  1963.2.11
  刚才接到消息:生产队跟我们农场要地,我们的社长和这里的场长都不想办下去了,看来要收摊了。不过你先别高兴,今天场长回去研究后才能决定。
  
  1963年2月16日王皙瑛致盖如翔(67)
  如翔:
  两封信我都收到了。四姐的信我也看了。我真喜欢小琦这个孩子。四姐对我们很关心,以后我们一定和他们搞好关系。二姐女儿云清的信我也看了,他们都对这个老舅这样关心,我也借个光。有时间的话,各方面都得见见面。
  接到你回去的第一封信,我看了真让我不好受,看到你难过的那个样子,我该多么心疼啊。以后可别再自己折磨自己了,自找苦吃。
  大哥前天来信了,他说他们都很好。大哥本身每天在实验室里,准备毕业设计呢,不太忙。他还考虑英莲这个问题,要求我和她再谈谈,有希望让我告诉他。英莲和我的关系仍然和以前一样,这几天她没有过来,我也很少见到她了。你说我有必要找她吗?我没有胆量找她再谈这上问题了。
  你说多巧!前几天我看见了几年前的老同学马孟春了。她是第一师范中专四年毕业的,在我家前面的小学教书。在春节期间,社里一个同志给老钟介绍了。当时她没有答应考虑,年龄大些。现在她有些对老钟有意思,委托我给打听打听。小时这个女孩子单纯活泼,听我介绍老钟的情况,她对他很满意,可是现在晚了吧?信上听你说,老钟有朋友了。
  毛衣都打成了。你的背心打小了,就得以后再重新打一件,原因是毛线不足,求人家打的,因此小了,但样子很好看。我的毛衣自己也织成功了,比较合适,你回来就能看到我穿着好不好看了。
  你们农场让我乐了半截,黄了就黄了吧,有什么舍不得的?我这样想,人家该说我没出息了,办就办吧,我还能享受点呢。你看我个人利益多浓,不然怎么办?我就得支持,你别着急,再等两个多月,就会回来了。
  前些日子我的鼻子还淌脓血,头也疼。休息在家,又休息不好,后来就上班了。这几天好点了。你不用着急回来看我,我会很好地自己照顾自己的。不放心的是你,怕你在农场累着,怕你想我难受。你要好好保重你自己,我就高兴了。
  这几天经常开会,晚上六七点才能回家,这样时间就不能做别的用了。
  患者很多,开处方手腕子都写疼了。我的鼻子不能到医大去治疗,还要给我手术,我更没有勇气了。有时一阵阵心烦,过一会也就好了。希望你回来,安心工作吧。
  姐夫要求你的事别着急,办不了就算了,也别放在心上。
  我已经给哥哥写信了,也准备给纯子、老毓写信。
  祝你自己好好生活。
  玉
  1963.2.16.
  
  1963年2月18日盖如翔致王皙瑛(68)
  玉妹妹:
  从十一号寄出那封信以后,我就盼望回信了。从市内回来的人,大部分是午后三点或是五点多钟来到农场的。每天在这个时间里,我就会出来张望,就像孩子盼望出远门的妈妈回来似的,望着那块坡地、那坡地上弯曲的小道。我多么希望那里出现一个人影。偶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心里就会一阵高兴,可是走到跟前一看,原来是一个过路的陌生人,好几次都这样失望了。早春日落的时候,天上没有一只飞鸟,地上没有一点积雪,望去是一片光秃秃的田地,河边的老柳树在风里呻吟着。实在看不到什么,我就回来,在院子里跟小狗玩玩,或是跑到场院里看孩子们放风筝。可是,总也摆脱不了心里的惆怅,像丢了什么东西似的。到了16号的晚上,我终于盼来了一个人,可是他笑呵呵地告诉我:没有信。今天下午,老丁回来了,把杂志、书交给我,还有叫他给我买的稿纸和邮票。我在杂志和书的页码里抖落着,希望能从里面掉出一件我要的东西来;又没有。本来买东西剩下六角钱,他要给我,可是我心里想着别的事情,以为他是跟我要钱的,当我拿出六角钱给他的时候,他却笑起来;原来应当是他给我钱!多好笑啊!
  玉妹,快给我写信吧,盼你的信,我都要变成个傻瓜了呢。我想你呀!一个多星期,我不知道你的身体怎样,手术是否成功,相隔两地,我不能给妹妹一点安慰,一点照顾,尤其在接不到你信的时候,我分外难过。我怕你难过,有些话我不敢告诉你,我多想在这个时候去看看你,我有多少话要对你说啊!可是,这里大部分人都回来了,去开会的,休假的,治病的,泡蘑菇故意拖延几天的……场长进城开会的时候,把一切工作都交给我了,生产队天天为要回土地的事儿上门来找麻烦。再等几天,等老钟回来的时候,我就回去看你。因为他是党员,我可以把事情都交给他,也可以向他请假。他们不在的时候,我只能向自己请假。看看这一大摊子,人吃饭,喂马、喂猪、喂牛,安排每天的活计,再加上应对生产队前来要地的“地主”们,都不给我假啊!
  前天场长走的时候对我说:我和老钟下放到了一周年的时候,就可以回去了。妹妹,还有两个月我们就永远在一起了。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周年,因为我是在这块土地上收获了爱情。一般的女孩子轻视这份劳动,眼里只看到虚荣和浮华的时候,不重视美好心灵和人品选择的时候,不以专诚的心来创造幸福的时候,妹妹把爱情和身心都交给了我,我可说是死而无怨的了。亲爱的小妹妹,我会用终生的爱来报答你的。
  祝精神愉快!
  如翔
  1963.2.18
  写信直接寄到农场来吧,我能快些收到,邮递员天天到这里来送报,不会丢的。
  地址:沈河区古城子公社施家寨出版社农场
  
  1963年2月21日皙瑛致盖如翔(69)
  如翔:
  我再等六七天就能见到你了。等你的滋味可有些太不好受了。这几天还好些。前些日子,可太难过了,有时头痛,有时全身不适,这还不算,想起来你在我身旁的情景,回忆起往事,我们相识的初期,相处的阶段,疏远后、要好时期的情况,后来两个人不愿分开,这是个曲折的过程,也值得叫人珍惜、留恋。我们永远相好下去。现在我都不敢想,我们简直成一个人好了,是不可能分开了。我希望我永远留在你身旁,生活成长在你跟前,不愿你再离开我了。但是,为了工作,又有什么办法呢?我能想得开,我有独立生活的本事。我一定支持你正当的工作,必要的离开。
  我的内心话:你是我最理想的人,因为你的心是世界上最好的。一切不能相比。我有了他,什么也不需要了。春节你回来,我让你生气了,说你有时好,有时坏,你可千万不要相信我这不成熟、未加考虑的傻话,有时我后悔,有时恨你太傻了,应该更好的理解、了解我。以后再不要有矛盾了。
  两封信我都收到了。姐姐生了一对小女孩,一切很好。两个哥哥都来信了,二哥要求你给他写信。他的信我也一起寄给你看看。我也纯子写信了。
  医务所从车间搬出来了,条件还很好,自己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目前还觉得满意,工作学习起来还很方便。今后天长了,家里的事情较乱,我就准备早晚在卫生所里做事、看书。这样对我身体都有好处。我以前给那个孤独女工看病、打针,现在她已经全部恢复健康了。你的上衣已经做出来了,做的还好,不知你穿上合适不?
  你等我信这样心切,我没及时写信给你,是因为这几天我心情不太好,乱事也很多。有些事情写给你,怕你着急,对你不利,就不想写了。这倒影响你了,真是我的罪过,以后我一定常写信给你。可能上封信你没接到。我还希望你别挂念我,放心吧,我会很好地照顾自己。这几天同学经常找我玩。
  我现在心不安,总觉得我应做的事做得太少了。工作的担子很重,事很多,好多事我都拖拉了,有时因患者多,有时心情不好,有时身体不适,就没有办成,板报没写,避孕课没讲,孩子妈妈、保育员、月、季课常识也没上呢。又到车间宣传的时候了,这回得好好安排一下了,抓紧时间,好把这些任务完成,就放心了。我还得复习课程,准备考夜大,因为又要到时候了,念不上我是不甘心的。真是气死人,我自己想得很好,破身体不给我做主,你要强,它偏坏,一天一点不如愿。我一定和它做斗争。今后注意锻炼身体,有很多同志、同学、老师都劝我休息、养病,到医院也同样叫我休息。可是我哪能这样做?条件不允许,工作时间短,医务所人少,脱离不开;另外,我从心里不愿意休息,不安心于休息。我相信我会很好坚持工作、保重身体的。就写到这里。
  你应到休假时再回来,我好好等你。
  祝你愉快!
  玉
  1963.2.21.
  大哥地址:清华大学工程化学系化30310-22干
  二哥地址:清华大学土建系建五||447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