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游客 ,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少记风流老来看——盖壤文学日记3680天|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盖壤  阅读:51255  发表时间:2019-03-18 17:42:24
  1962年2月11日星期日晴(2000天)
  雪后的晴天,明朗、清丽,峭寒透肌,令人醒神。
  打算订几个笔记本,几乎裁了一天纸。晚饭后到街上邮信。街上的人好像多起来。
  从街上回来,写了一份工作、学习、劳动时间安排表。读了主席读书的故事。毛主席很早的时候,就有对一生的规划。
  我仍然不大会读书。认真、有目的、解决问题,这样收效便会大些。
  
  1962年2月12日星期一晴(2001天)
  扫前街雪。读特写稿。
  
  1962年2月13日星期二晴(2002天)
  午后章之一(辽人社同事)到编辑室来,就甄别王大学的错误,在编辑室进行讨论。谈了一下原则。大学说,目的是为了提高大家的认识,然后他就去开会了。杨麦就说:“什么帮助大家提高认识?主要就是谈你个人的问题嘛!”
  杨麦说的不对。固然是个人问题,但大学提出的问题,是关系文艺方针如何贯彻的问题,有普遍意义。
  一天都是讨论工厂史的总结,是潘照坤(春风社同事)写的。对编辑工作的作用估计过高了,贬低了刊物编辑部起的作用。
  
  1962年2月14日星期三晴(2003天)
  几天来晚上都是读《勇往直前》的。
  当我看到自己的缺点的时候,对自己的要求就降低了。生活的情调是较沉闷的。爱情不是生活的归宿,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人们需要爱情,它会使人更爱生活。如果没有爱情,个人的生活不同样能够更美丽吗?
  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上去,我的身上就有力量。
  我和党,和团组织疏远了些,能找赵春润(春风社同事,党小组长)谈谈才好。
  
  1962年2月15日星期四晴(2004天)
  对王大学的问题进行甄别。不要用主观的成见去歪曲事实。
  我发了言。对错误的结论——关于是否右倾的问题,与杨麦、潘照坤的意见有分歧。
  晚上读《勇往直前》。生活走上正常的轨道,感到无限的力量。
  建平方面已有信来,应与王大学商量去北京的问题。
  
  1962年2月16日星期五晴(2005天)
  《勇往直前》读完。
  农村劳模会又延期了。编辑开了会。农村史的作者杨若英和李久荣已到北京去了。来信叫我们去人。初步决定让我去。我外表泰然,心里很想去。
  
  1962年2月17日星期六阴(2006天)
  昨天朝阳的孙某某来编辑室谈农村史如何采访的问题。需访问空政宣传部长葛虹同志。是吕家营叫他来代建平编写人谈访问材料的。他不是执笔人,材料带回去也不能用。我决定亲自去一次,尽量争取让葛虹亲自写。到空政去了一次,葛部长开会,未见到他。今天他又来电话,叫我明天去。
  晚看纪录片《友谊舞台》
  写了份学习计划到深夜。
  
  1962年2月18日星期日晴(2007天)
  上午到空军第二招待所会见葛虹。午间在八一剧场看《小刀会》。午后到辽大去。晚间同王作昌到梁旭昌(辽大同学)家。两人都留我住宿,我还是回来了。作昌感到不安。我走得很远了,他还站在月下瞭望。
  
  1962年2月19日星期一晴(2008天)
  这几天的日记是从北京归来的时候补写的。
  今天到火车站去买票,后到太原街书店去了一趟,上电车时,发现钱包遗失了。里面有全国粮票15斤,内部粮票4.5斤,六尺半布票,一个工作人员证。
  大家很关心我的事情。大学说:财去人欢乐。曾昭玉要借给我粮票,耿瑛说大家帮助一人是可以解决问题的。王为平给我开了条子,在食堂借了12斤粮票。呶,搞错了,这是下一天发生的事情。我从北京回来的时候,进门见刘丹华在走廊扫地,打听我在北京的情况,说粮票问题组织帮助解决。这件事发生了,说明可恨的坏德行对人对社会的污染。这事情的结果让我看到了新的时代对人的关怀和同志间的亲密关系。我将此作为终生的教训。刁永祥(辽人社同事)说:“如果你终生不再发生这类事情,那么就是好事了。”
  
  1962年2月20日星期二晴(2009天)
  18点55分乘12次快车到达北京。
  车上的人听说我第一次到北京,争着告诉我北京的名胜和去那里的乘车线路。一位在北京读书的海城人对我讲的最多,他是学法律的。上车之后,他就坐在座位上读自己的笔记。讲话声音浑厚,“中国法有很多问题值得研究。”他说。他很爱自己的专业。
  车外有淡泊的月色。远方的灯火像海上的灯塔一样。经过小丘中间,不高的土坎在车外一起一伏,微有积雪,列车像行驰在无风的云海里,悠然得意状。到了山海关,我跳到站台上。夜色掩盖了古长城的面貌,看不到什么。燕山下的村落廓影微现。北国的咽喉啊,过去的年代,多少流亡的儿男撒着热泪走过第一关。然而,他们到中原找到了党、真理和光明。多少流浪的农民离开低矮的草棚到关外耕种血泪灌溉的土地,开创着关东路。当我经过这里的时候,没有忧愁,没有畏惧,一身豪气,长城内外,一派盎然春情。
  
  1962年2月21日星期三晴(2010天)
  早八点,传来广播员清脆的声音:“伟大的首都北京到了!”我一夜的困倦立刻飞到九霄云外了。北大的学生对我说:“这是在欢迎您哪!”他将我引出站台,把我送到去西直门的电车站。
  站外树立标语牌引人注目,“全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略!”“奋发图强,勤俭建国!”“三面红旗万岁!”看到这些标语,觉得自己是国家的主人,听到了党的召唤,随即加入了前进的生活行列。
  靠北京人的热情帮助,我很顺利地到达了军事科学院,与编农村史的杨若英和李久荣见了面。
  下午睡觉,晚上见了少将高体乾,他是建平几个村史的主要人物。他出生在1911年生,32年入党,在建平组织骑兵队伍,进行抗日活动。现任战争理论研究部部长。
  
  1962年2月22日星期四晴(2011天)
  帮助两位作者结构了文章。
  晚上,我们又会见了高体乾部长(战争理论部,少将军衔)。客室布置得很简单,墙上挂着主席诗词《水调歌头》字画。他爱人给我们倒茶送烟。
  我在将军身上看到了一个真理:个人对革命信仰的必须坚持到底,目的单纯,志向专一。高体乾在学生时代就接受了党的思想影响。他在作文中写过《论<曹刿论战>》,后来又写过《雪地上的洋车夫》。文章中说:洋车夫衣不蔽体,在风雪中累了一天,回到家里吃的是黑硬的窝头,在孩子的凄哭声中入睡了。醒来的时候……
  “又在风雪中拉车!”我自作聪明地插了一句。
  高部长没说什么,接着说:“洋车夫想到太阳快出来了,洋车夫也会有温暖光明的时候。”
  原来,我想到的是洋车夫是绝望的,而高部长却让他看到了光明。
  
  1962年2月23日星期五晴(2012天)
  我和李久荣到城内找厉风。他住在人民出版社,到了以后,发现他回到天津家里去了。我们又到和平门外潘家河沿王伟姨家去,把托我捎给她姨的茶叶送去,人很热情,临走还送我一盒烟。归来时,到人大赵春润妹妹处。
  到了颐和园,昆明湖水色一碧,湖边还留着薄冰,早春的轻风使水面颠动不已。我们站在石舫边,忽有轻爽之感。未来得及到佛香阁,各殿门就关闭了。
  
  1962年2月24日星期六阴(2013天)
  昨晚落了些小雪。
  午后又访问了高体乾。有深刻的爱才能有深刻的恨;有深刻的认识才能有坚强的斗志。将军的身世和情感启示我这样一个真理。
  “高部长那时没有写过诗吗?”我问。
  “我们写过口号:誓以碧血溅倭奴,滌雪国仇;愿以白骨堆长城,复我河山!”
  “没写别的诗吗?”
  高部长站起来,叫爱人把诗本拿来。我翻看了,有革命的胜利凯歌,有怀念故乡和亲人的绝句,风景诗、爱情诗、讽刺诗,风格多样。内有《闻三妹小产流泪而作》一首,尤见其感情之深。《雪后作》有句“笑看雪花落缤纷”,使人记怀不忘。
  
  1962年2月25日星期日晴(2014天)
  访问两家,两种不同的态度。劳动部长郗占元在建立巩固的东北革命根据地时,他曾带领农村工作团,在辽西工作过。当过土改工作队副队长。来到他家,进了客厅,只见茶几点上堆满乱七八糟的小东西—小孩的蜡笔、文具盒、鞋带、画页的残片……
  建平的同志问:“冒风雪到朱碌科那地方,有郗部长吧?”
  郗部长摇摇头,躺在沙发上,玩弄手上的纸片。
  “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去的嘛!”郗部长的爱人提醒他。郗部长撩起眼皮,亲昵地望了妻子一眼,将手里的纸片扔到桌子上,把头枕到沙发背上,说:“多少年了?不记得了,不记得了!”
  孩子们在屋子里闹,将沙袋投向空中,一下落到杯子里,水花四溅。
  “这孩子,在客人面前也闹!”妻子嗔怒着。
  郗部长站起来,张开两手,把孩子哄出屋去。孩子们嘻闹着走出去,部长也跟出去了。
  我们该走了。部长亮起大手,在空中招呼了一下:“再见!再见!”
  下午来到崔自发家,他曾当过区小队武工队长。他妻子罗凤霞说:“老崔等你们一天了,看你们不来,到粮站换粮票去了。”
  她没吃午饭,一直谈到晚七点,我们才出来。
  劳动人民是诚实的。听说“八路狗子夜里抓大姑娘”的谣言,她们就认真地到山里躲起来。后来王区长来了,讲穷人翻身的道理,他们不敢相信,当王区长被杀害的时候,他们才惋惜地说:“他怎么那么心实啊!”
  八路军在山上站岗的时候,她们就大胆地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八路军!”
  “八路是干什么的?”
  “为穷人翻身解放!”
  于是她们就说自己是穷人,是富人把王区长害死的,她们就参加斗争了。
  
  1962年2月26日星期一晴(2015天)
  早饭后与建平文联的同志共同研究了写作计划和应注意的问题。他们送我到颐和园去。经过人民大学、动物园,来到人民出版社,费了好多的周折,才在这里住下,和厉风住一个屋。
  
  1962年2月27日星期二晴(2016天)
  参观中国革命博物馆和历史博物馆,又到故宫博物馆一游。
  天安门的早晨,行人川流不息,我沿着红墙走过,心中升起一股自豪感,仿佛在受检阅一样。我想到我们伟大的国家的过去和现在,想到人民英雄和党的领袖。这条路多少人走过,然而他们不都是主人。走过历史的长河,创造光辉灿烂的今天。我走到人民英雄纪念碑下,看着它四周的浮雕,英雄的形象在我心中明晰了。这些英雄们是历史长河的中流砥柱。飞逝的年华一去不返,英雄的名字却永垂不朽。他们是历史航船上的船帆,带动着人民创造新的世纪。
  看了革命博物馆和历史博物馆。在高体乾那里得到的启示进一步明确了。一个人的理想如果能和人民的意志结合起来,并为这种信念献身到底,他的一生是光荣的。
  
  1962年2月28日星期三晴(2017天)
  早八点,我与北京告别了。在北京连个相都没照。因为天安门前照相的人太多了。要站很长时间的排。站排的围着摄影师站个弧形,正好把摄影的围在圆心里,谁站在那里都会紧张。
  华北的田野没有积雪,平坦、辽阔。列车开出北京站的时候,看到农民在地里撒种了。在车上读完了回忆录《在革命的洪流中》。我应当像书中的年轻人那样去生活。
  
  1962年3月1日星期四晴(2018天)
  回到出版社。集体对我多亲切!大学到抚顺去了。我向杨麦汇报了工作。
  
  1962年3月2日星期五晴(2019天)
  我将计划整理了一下,交给组织了。
  和杨麦一起到农业劳模会筹备处去读劳模的材料。杨麦对这项工作是有意见的,搞不搞,如何搞,都是问题。在那里看到了李敬信。他答应给我们写张金厚。杨麦叫我去写,我信心不足,但又跃跃欲试。
  
  1962年3月3日星期六晴(2020天)
  读孙开文的小说稿。
  
  
  1962年3月4日星期日晴(2021天)
  回到母校,回到充满青春与朝气的环境中。看到了贾继英、何宏、唐庆雄,晚到王作昌处一坐。
  
  1962年3月5日星期一晴(2022天)
  大学从抚顺回来,决定由杨麦写高清连,我发张长弓的小说稿。
  晚与毓唐通信。
  
  1962年3月7日星期三晴(2023天)
  晚上到文化宫看哈尔滨歌舞剧院的独唱与独奏演出招待会。女高音张权有一个清亮、幽扬的歌喉,可惜那脸型总是恐怖的、悲哀的,我只好闭着眼睛来听,避免眼官和耳器相矛盾。
  骑的车子坏了,我推着它回来。
  
  1962年3月8日星期四晴(2024天)
  午间张宏毅来,在这里吃的饭。
  晚看《刘三姐》。
  
  1962年3月9日星期五(2025天)
  读张长弓小说稿。
  
  962月3月10日星期六晴(2026天)
  昨晚张宏毅来,约今晚去皇姑剧场看话剧《雷雨》。人的阶级性总是通过人物的具体关系表现出来的。周朴园不是一味地自私、冷酷,善良的侍萍可以让女儿跪在自己的面前起誓,正因为如此,才表现出她们强烈的爱与恨。
  在张那里看到了丁国文。他跟我谈起从事教育工作的许多休会,我的同学都大大地进步了。前几天我接到小赵的来信,他已经结婚了,字里行间透露一股锐气,叫人喜欢。
  
  1962年3月11日星期日晴(2027天)
  早饭后把车子送给张宏毅,归来时收拾一下屋子,把从北京带回的名书法家写的主席诗词书签贴到墙上去,以后我便在这学习了。
  不让日子有空白点,生活就会更有意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