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游客 ,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少记风流老来看——盖壤文学日记3680天|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盖壤  阅读:51344  发表时间:2019-02-26 18:41:09
  1960年12月11日星期日阴(1609天)
  《陈国新》改完了。乐于写作,但生活不熟的话,写起来就费力气,多空泛之词。应当向刘白羽学习,他的报告文学充满了热情,读后使人热血沸腾。
  我在变,向好处变。有点想家,这是不坚定的表现,必须踏踏实实。
  
  1960年12月12日星期一晴(1610天)
  看了一上午的稿件,午后讨论。
  晚上第二次看《英雄诗篇》,第二次感动得流泪。马林德队长说:“党的事业,是千秋万代的事业,一个共产党员,心里要有全人类,眼睛要看到千年万代。将来,我们要解放全人类,在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
  解说词最后说:“只有党才能把亿万人民的思想统一起来,只有毛泽东思想才能把人们的精神提高到这样崇高的境界。”
  共产主义者,心胸开阔,目标远大,毫无私利。他们的心灵是纯洁的,他们的灵魂是高尚的,只有好好改造自己,才能把自己的水平提高一步。
  看完电影接着讨论稿件。不要急躁,要用充分的理由去说服人家。今晚我做到了这一点。
  接到张宏毅的来信,他有决心改正自己的错误。这使我很高兴。
  
  1960年12月13日星期二阴雪(1611天)
  雪扑蔌蔌地下,一团一团地飘扬,落在马路上,边下边化。马路潮湿了,雪仍然无止无休,最终盖住了地面。
  上午给作昌、绍英、宏毅写了信。午后读赵树理的小说《套不住的手》。这是一篇纯朴、隽永的短篇,是劳动者的赞歌,越读越有味,令人深思。陈秉正老人是公社的主人,是不断革命的人,待人耐心细致、诲人不倦,在薄脊的土地上,用他那双饱受辛劳的手,为后代开出一条通往幸福的道路;他想把先辈的革命精神传给下一代,他教育中学生要“学习我这手,不是要你们长成的”。你看,幸福、革命的本领不是轻易得来的。
  老人是有理想的,在受压迫、受剥削的年代里,老人充满了幸福的幻想,给孩子编的玩具安排了楼上楼下,在新的时代里,他更用勤劳的手为别人开阔道路,改变一穷二白的面貌,“走路更痛快些”。
  对这篇小说,要抓住它最本质的东西,要好好思考,不要只从艺术上去探讨。
  
  1960年12月14日星期三阴(1612天)
  修改《陈国新》,是体会不深吧?改得不大顺手。
  读了潘照坤同志修改的《八十年来第一台》,政策性、思想性都很强,是值得学习的,改稿也能看出一个人的思想水平。
  社里派吴凤岐同志来联系厂史的插图工作。他脸刮得很干净,棉衣把他裏得溜圆的。
  
  1960年12月15日星期四阴(1613天)
  马路上的雪尽了,到了晚上,路面结了一层冰,踏上去就有清脆的响声发出来。
  《陈国新》改不下去了,午后又到车间,找汽缸车间的工段长李师傅。他眉骨向两旁突出,小眼睛总是快快乐乐的样子,觉得他是个有风趣的人。
  晚上看《中华儿女》。那是一个多么残酷的所代。帝国主义的兽行警示着人们:对他们不能有任何幻想,只能是“起来,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厂方对我们的生活进一步照顾,特殊给我们做菜,或是跟老工人一块吃。发奋工作,这样才能对得起党的关怀。如果把个人利益拋掉,任何个性上的缺点、任何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
  
  1960年12月16日星期五晴(1614天)
  把别人修改过的稿子看了一遍,发现的问题不多。《当代英雄》是一群英雄谱,但人物的共产主义精神面貌写得不充分。
  《陈国新》稿改出来了。我不大满意。
  
  1960年12月17日星期六晴(1615天)
  读稿,改稿
  
  1960年12月18日星期日晴(1616天)
  午后,要找的陈国新来了,穿着皮甲克,皮面磨得发白了。我原以为他是个很虎式的人,见面才知道他很平凡,很纯朴,性情浑厚,总是热情饱满的眼神。中等个头,结结实实的,他现在转变得比较彻底。谈完话以后,我很快把这部稿子改完了。熟悉人,了解人,是写文章的根本依据。
  晚上看《吕梁英雄传》,是部好片子,共产党员只能压倒困难,不能为困难所压倒。
  我在构思一篇《生活是第一需要》的小说,能不能写出来,信心不足,因为思想水平没那么高。
  
  1960年12月19日星期一晴(1617天)
  大连的气候真好啊,明媚的阳光,整洁的街市,下了一场雪,马上就溶化了。
  晚到中山广场人民俱乐部看朝鲜平安北道艺术团的访华演出,受了一次国际主义的教育。中朝友谊是用鲜血凝成的。报幕人是一位漂亮的姑娘,穿着淡黄色的纱裙,一位穿灯芯绒旗袍的中国女翻译陪着她,报完幕,她们手拉手回到后台,互相谦让着。中间休息的时候,报幕员用中国话说的,翻译却说了一句朝鲜话,两种说法的一句话包含了两国人民的深厚感情。
  第一支歌唱的是《东方红》。这支歌激荡着东方民族的热血,虽然是一支歌,同时也是一种思想,唱出了世界人民的信心和力量。
  演出结束,姑娘们上去献花,领导人上去握手,最后,两国人站在一起,握手举向空中,纵情挥舞。
  节目大部分是歌颂两国人民的友谊、幸福、爱情。《情郎与村女》是男女双人舞。在繁花似锦的春天里,村女提着篮子在野外采花,内心充满喜悦和幻想,她穿着薄如彩云的绸衣,步子轻盈,明亮的眼睛,活泼的神情,自由自在的步子……呶,手拿耙子的少年郞来了,是要去干活的小伙子。他很调皮,向村女调情;村女故意不理他,少年不肯罢休,把女孩的花篮夺下来;最后,村女终于顺从他了,跟他一起跳舞,像一对蝴蝶在盛开的野花中间翻飞。
  我突发奇想,如果把炼钢题材用舞蹈形式来表现,将之如何?那轰轰烈烈的紧张场面,那工人阶级的阳刚之美,一定会更加激动人心的吧?
  回来以后,接到陈绍英和潘常静的来信。张淑贤和吕云霞都结婚了。在这个集体里,有的进步,有的落后了,有的政治热情消退了,把精力放在经营幸福的小家庭上了。而我,离成功还很远,把私人生活暂且放一边吧。
  
  1960年12月21日星期三晴(1618天)
  厂史编写工作进入了最后阶段。利用一天的时间把没有修改的稿件全部研究了一下,《烈火辛培元》和《土专家的心》两篇稿子交给我修改了。
  晚上到人民俱乐部看电影,是为朝鲜平安北道艺术团举行的告别电影晚会。工厂给我们弄了几张招待票。
  电车站站满了人,几乎全都是采集代食品的人,从排头到排尾,大都是中学生;包着头巾,外面套件衣服,脸和手冻红了。这件事大概不止干了一次,因为他们的手背皮肤很粗糙,被冻皴了。他们背着麻袋包,前呼后拥,倒是很高兴的样子。
  先演了一段记录片《井冈山》,然后演《五朵红云》,是一部歌舞剧,可谓一新耳目,使人震撼。从爱情写到仇恨,从欢乐写到抗争,从祈求自由到为自由而战,每一场剧都在你的心灵上点起了燃烧的火。借着音乐的旋律营造起舞台的气氛,把舞剧的形象和思想灌注到观众的脑海里。这是别的艺术品种不能比拟的。
  舞剧的主人翁是一对夫妻。妻子把婴儿放摇篮,摇篮在轻轻游荡。她的丈夫被国民党匪徒抓去了,她担忧、恐惧。男人的手臂被敌人锁住了,然而他以百倍的力量反抗着,把锁链举过头顶,眼里吐出愤怒的火焰。他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手上,想在石头上把锁砸碎。石头迸出了火花,他要把石头化为碎末……最后,解放军解救了他。这个场面,会使观众长久地记忆。学习其他艺术门类的经验,丰富自己的智慧。
  老张发现我的脸肿了,叫我明天到医院看看。我要热情地工作,回答组织的关怀。
  
  1960年12月22日星期四晴(1619天)
  上午修改《土专家的心》,午后读《辛培元小传》的有关素材。
  
  1960年12月23日星期五晴(1620天)
  上午与孙瑶谈辛培元的材料。之后赵部长来了,共同研究定稿事宜。
  继续改稿。
  
  1960年12月24日星期六晴(1621天)
  昨晚落雨。早晨在茂盛馆吃烩饭。
  
  1960年12月25日星期日晴(1622天)
  《辛培元小传》稿上午改完了。孙瑶给我谈材料时提到采访对象对描写这个人物的意见:“这是个无名英雄,应当好好写一下。”接触这份材料时,我怀疑能否写好,但是写出来了。算不得创作。原稿中有许多形象的描写,我只是集中了一下,关键处细致地勾勒了几笔,文字表达能力是大提高了。思想和写作技巧只有在不断地写作实践中,才能得到锻炼。
  
  1960年12月26日星期一晴(1623天)
  旅大几乎没有冬天,早晨的雾霭重一些,天上一层白色的云,看不见蓝天。
  上午赵部长来了,党委郭久恒书记对厂史有四点指示:
  1.写出我国工业化的道路——自力更生,党领导下的群众运动;
  2.写出工人阶级的革命干劲;
  3.大写英雄模范人物;
  4.注意工厂的特点。
  赵部长平易近人。他给厂史写了前言,叫我提意见、做文字加工。我有些惶恐不安。老杨跟他要烟抽,他把两张烟票都拿出来,给我和老杨一人一张。他经常是干劲十足。
  要好好学习。将来独立工作的时候,会有许多严肃的问题自己拿主意,表达明确的观点。
  社里财务科的佟乃林来了,到造船厂要钱,住在这里。他愿意写东西,我也想写点东西。《生活的第一需要》酝酿得很久了,但细节尚不成熟。
  《套不住的手》中的陈秉正老人的品质,是在阶级斗争和生产斗争中过程中表现出来的。他的性格的同一性有这样几个方面:过去——现在;理想——现实;斗争——享受;个人——集体,可以写一篇感想之类的东西。
  《山乡巨变》的续篇读完了,通过细节描写表现人物性格,作者从来不加评说,对话生动活泼。比较起来,我更喜欢杜鹏程和王汶石的小说,要很好学习。
  
  1960年12月27日星期二晴(1624天)
  机车厂史的工作今天正式结束。我比较习惯和热爱编辑工作了。和工人群众接触,和一些勤勤恳恳为党工作的同志在一起,我学到了不少东西。工作中既要谦虚,又要勇敢。
  
  1960年12月28日星期三晴(1625天)
  和潘照坤一起从旅大回沈阳。
  
  1960年12月29日星期四晴(1626天)
  上午报账,下午上街准备买一双大头鞋,没货。
  晚上在大厅和同志们一起布置新年晚会,到凌晨一点才睡。
  
  1960年12月30日星期五晴(1627天)
  晚上和地质局的同志一起,在大厅里开晚会、出节目、跳舞。幸福树上挂满了幸福的果子。新年老人叫姑娘和小伙子去摘,果子里面可能有一首诗,或者叫摘到果子的人出节目,或读一首诗让别人出节目。得到果子的人就得到了荣幸,也就得到了幸福。
  
  1960年12月31日星期六晴(1628天)
  晚上到辽大原班级去参加新年晚会。
  王德福念了一首来年持续跃进的诗,张峰德念了一首《快乐的大苍蝇》的诗。晚11点从学校回来。
  与王作昌谈了一阵。他说:“到新的单位,党组织是要考验你的,仍然要注意进步。”
  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同志啊,我们在一起便嗑瓜籽便聊,同坐的还有李桓桢、宿玉堂、安洪烈。王作昌下放到食堂已经两个月了,他去的第四食堂的伙食现在是全校最好的。别的班级递贺年片来,没有浆糊沾。李桓桢从兜里摸出一个小纸包来,原来就是浆糊。他说他到办公室锁门,看见屋里有剩下的浆糊,就带出来,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这是一个实在人。
  我荣幸在1960年的最后一天能和老同学一起度过。他们艰苦奋斗的精神又一次教育了我。我觉得我落后了,应当快一点追上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