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游客 ,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少记风流老来看——盖壤文学日记3680天|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盖壤  阅读:51347  发表时间:2019-02-22 18:32:56
  1960年9月27日星期二阴后晴(1534天)
  这庄严的城市,白天都是静静的,路上行人很少。午后我和王大学到一二九公园去了一次,那里的游人也不多。有几个游人看样子也是从外地来的,他们向园艺工人打听花的名字,园丁们忙个不停,他们把花盆从花窖里搬出来,放在阳光下。亭台楼阁还在修建,花园的范围很大,各种动物都有。湖上水光潋潋,清碧一色。在一些空地上,草锄掉了,种上了萝卜白菜,地头上立了个“第三建筑工地”的牌子,说明这菜地的归属。
  午后刚从公园回来,就接到社里打来的长途电话。18点31分离开鞍山。
  晚上,西面天桥上的行人多起来,手拿着饭盒,脸上留着汗迹,匆忙地走着。自行车铃声“叮零零”响着,伴着电车的鸣笛声。有时,各种车辆挤到一起,弄得路警不得不张开手臂,挡住行人,让车辆先过去。总之,这城市很可爱,使人感到它的力量。钢铁的心脏在跳动,为祖国的昌盛忙碌着。
  在鞍钢半个月,遇见了很多的好人,值得总结的是:
  1.当编辑,对作者的文章要抱着爱护的态度,热情地提出意见,帮助他们把文章修改好。王大学这点就做得很好。我的《革命人》就是在他的帮助下写出来的。
  2.要学习。时事要学,理论要学,这样,尽管是在知识分子的包围中,仍然可以用正确的原则抵制坏思想的滋长。
  3.遇到刘汉山同志,他是那样热情。我们要走了,他到楼下看几点有车。我自己就没有想到这一点。知识分子的堕性要很好克服。
  4.事事依靠党的领导,完成任务要满腔热情,这次组稿能成功,这是第一条。
  
  1960年9月28日星期五晴(1535天)
  果然不出所料,叫我们回来,是为了动员支援秋收和精简机构。秋收,我的思想准备较充分,但长期从事农业生产劳动,思想准备不够。需要很好学习文件,理解它的意义。
  财务给我发了35元的工资。今晚我拿去买了一件秋衣,吃冰果、喝汽水,好像很贪婪。
  被动地去劳动是不行的,需要主动。午后讨论的时候,耿瑛说:“支不支援农业,是革命不革命的问题。”共青团员们无一例外地表示了决心。我表示:要以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不喊口号,要拿出实际行动。吴书记叫我们咬紧牙关,克服困难。
  我准备这样做:学好文件,解除思想顾虑,主动表态,要求下放。
  
  1960年9月29日星期四阴(1536天)
  上午再次听吴振业和张帆同志所作的传达报告和本社的动员报告。午后编辑室进行了讨论。我第一个发了言,目前我的态度实际是不置可否的。总之,无论到哪里,都应当有个战斗者的姿态,踏踏实实为国家做贡献。
  晚上,全社有二十名同志到铁西纸库去搬运纸张,坐在敞篷大卡车上,车急驰着。路边的柳树枝扫在头上,又疾速地掠向后方。国庆前夕,街道都妆扮起来了,有的机关连夜在门前制作庆贺匾额。劳动之后,情绪特别好,晚11点才回到宿舍。我对自己强调自觉这个词,但有时有急躁情绪。
  把巨大的纸捆通过跳板推到纸架上,需要齐心协力的动作。钟宝良的活干得很好,事事走在前面。纸浪费得太多了。工人说,那纸最多能用上一半。技术革新,是大家共同的声音。纸库在铁西兴顺街。铁西的街道很宽阔,行人很少,垂柳在路灯下摇摆,绿叶婆娑,上面弥漫着黄色的灯光。
  
  1960年9月30日星期五阴(1537天)
  国庆节前夕,节日的气氛已经很浓了。窗外传来孩子们的歌声,那样柔润悦耳,门前的红灯也挂了起来,屋子里都做了清扫。
  上午,我又到铁西纸库去搬纸捆。在搬纸的过程中,向工人学了不少东西。那么大的纸捆,在工人手里却操纵自如,有时,搬到上面的纸捆不与下面的纸捆一齐,他们两个用撬杠一别,就取齐了。有一个驼背的工人,本来是在纸垛上拉绳子的,当纸捆拉上去以后,他又跑下来帮助运纸捆,然后再上去拉绳。他总想多干一些。
  午饭是在这儿吃的。刁同志劳动中主动组织大家的力量,吃饭时又给大家分菜。别人添饭,他自己却不添。下午五时半回来。由于发现了工人阶级这么多的好品质,心里很高兴。跟他们在一起,总觉得工人是最有力量的。
  
  1960年10月1日星期六晴(1538天)
  这是一个晴朗多彩的日子。庆祝国庆,沈河区是一个分会场,游行的路线也不长,海洋一般的鲜红彩旗队伍走在前头,后面是少先队的队伍,穿着白色的衬衫,蓝裤子,手里的鲜花高高举起来。队伍像一股红色的河流向前涌动。晚上,秧歌队也上街了。
  晚上到辽大去,同学们热情地欢迎我,那种充满活力的青春生活是我永远难忘的。
  23点在光陆电影院看电影,《聂耳》这部片子很好。它描写聂耳走上革命道路的成长过程,不像外国一些传记片所写的人物那样如何有超人的才能。聂耳是有才能的,但他成为音乐家离不开革命斗争的锻炼和党的培养。他是第一个给中国工人写歌子的人。它出身劳动者家庭,挨过饿,有过苦力生活的锻炼,在触目皆是资产阶级糜烂生活方式的环境中,他站稳了脚跟,树立起了远大的志向,把自己的一生贡献给伟大的革命事业。
  
  1960年10月2日星期日晴(1539天)
  今天读完了一本好书:《创业史》。作者了解农民的祖辈生活,对老农民和新农民刻画的那样深刻。一个作家要有高度的马列主义的理论水平和思想修养,对生活的观察认真,细致,给了我很大启发。梁生宝那个小伙子写得那么可爱,是一个有理想的新型农民,聪明的头脑,敦厚的性格,朴实的感情,结实的身材,是为一个目标而矢志不移的、有作为的人。消灭农村的私有制的思想来源于他的经历。买稻种蹲车站候车室的时候,他想起了自己在地主地房檐下睡过觉的情景,从不同的苦滋味中获得了幸福感。他的高尚品格使人感动。他想的是“照党的指示给群众办事,就是享乐”。只有那些时刻盼望领赏的人,才会久久不忘为群众吃的苦。
  
  1960年10月3日星期一晴(1540天)
  吃得多了些,好难受。
  把周扬的报告又看了一遍,然后看《红旗谱》。浓郁的生活气息——呼滹河上的流水,河堤上的千年古柳,开着红花的棉花,茂盛的紫穗槐……这一切都给人以美的享受。
  读了这些革命精神很强的作品,给人以向上的力量,更加热爱生命,更愿意为新世界的成长贡献力量。
  吸烟,对我的坏处很大,气短,嗓子里堵得慌。
  
  1960年9月4日星期二晴(1541天)
  今天,我第一次处理了一份稿件,是一篇小说,题目叫《太阳刚出来》,写农村公社化敌我斗争的。作者没有按照故事的中心线索展开,反面力量过于猖狂,给人的感觉是不真实。
  上午编辑室又把工作安排了一下。大学、德昌、张慧、白瑶明天去秋收,我和潘照坤后天去大连,帮助机车厂改厂史。
  精力挺旺盛,要做更多的工作。
  
  1960年10月5日星期三晴(1542天)
  毛主席说: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就不倒。这是个普遍规律。思想领域里的东西也是如此,不经过斗争,是提不高的。
  童风才的《赵老爷爷的一家》处理完了,是一部粗制滥造的作品,写这样的东西,是浪费生命。但描写爱情,作者投入了热情,自我表现的地方,感情充沛极了。
  明天就去大连。我当了财政部长了:借款、买车票。
  列宁说:只有劳动中和工农打成一片,才能成为真正的共产主义者。是这样。这种生活是有意义的,追求物质享受没有意义。我最近感到了这个问题。无限的贪欲是满足不了的,精神的充实,才是快乐的源泉。
  
  1960年10月6日星期四晴(1542天)
  早10点14分乘32次列车到大连。潘照坤、辽宁作协的肖贲同志同往。人们好用金色来形容秋天,可是在辽南,列车两边的景色有如春天。路过太子河,铁路两边都是灾区,展示在面前的不是荒凉,而是绿油油的菜地,一片连着一片。有时,被高粱地给挡住了。越过高粱地,远处还是幽然一碧的蔬菜,那样青,那样鲜,和远远的淡云连起来。这大概是灾后抢种的结果,很难想象这是灾后的风景画。
  列车在赤红的岩壑中间驰过。岩石靠车窗太近了,窗外瞬间泛起朵朵红花,打着旋儿,像波浪一样,随着转动的车轮咆哮着。岩壑过去了,窗外是山的漫坡,紫色的草茎里,灿然地涌出簇簇野花来,黄的,如金色的阳光;蓝的,如秋夜里的星群。收割完的稻捆,像醉汉一样,懒懒地拥抱在一起。小杨树的叶子黄得最早,水黄的颜色,不亚于盛开的秋菊。
  还是用焰火来形容苹果园吧,只是它没有烧起来,大红苹果点点的藏在绿叶中间,像刚点燃的火炭,渐渐的、一点点的向枝头扩大,终于红遍了树冠,终于浓烈地灿烂起来了。
  金州那边就是海,远处看海是水墨色的,只有两艘渔船扯起了白帆,徐徐地移动着。金州市面比铁路要低,房顶全是白瓦,绿树从白色中间挺立起来,显得个外别致。
  晚上跟机车厂党委宣传部的赵部长谈了一下情况,然后到市立二院去看望本社政治室编辑李长功。
  
  1960年10月7日星期五晴(1544天)
  读稿子。
  《北方的星星》是长辛店机车厂的厂史。法国留学生预备班的同学很早就在厂子里勤工俭学。毛主席的教育思想从那时就开始实践了。
  我产生了要到农场去劳动的强烈愿望。
  
  1960年10月8日星期六晴(1545天)
  晚上到旅大艺术剧院去看《同志,你走错了路》。
  
  1960年10月9日星期日晴(1546天)
  午后与肖、潘到黑石礁去了。生平第一次见到了海。海,辽阔无边,站在她的面前,使你充满了力量;海,碧蓝一色,那样清澈,应当有她那样纯洁的胸怀。今天在海边看见了辽大的教古典文学的阎简弼教授。他在干部疗养院疗养。光着身子,只穿一条裤衩。有人在用甩网打鱼,他帮人去拉网。鱼打上来了,都是些小青鱼,还有几条绿色的针鱼,阎教授把两只手搭地膝盖上,哈着腰,看得很贪婪。
  晚上,三个人到剧作家胡令家去了。胡很爽快耿直。桌子上、墙上放了许多瓷做的猫、狗、塔、小电话等玩艺儿,看来他是个有趣味的人。他正在写一部歌剧。
  他家的墙上有一张版画,是古元的作品——秋天的原野,一辆花轮车满载着庄稼,车老板扬鞭驱马,在村路上奔跑着。天空中,轻云淡远,群鸟盘旋。墙角横着块隔板,有一张眼睛微笑的女孩相片,正在向远处看。右侧有一个放在凳上的案筐,用白布蒙着,从格空里可以看见里面放的文件。桌子上放着一部歌剧草稿,后面的书架上放着一个布做的小猴子。
  
  1960年10月10日星期一晴(1547天)
  马加那篇文章并不理想,词藻堆砌的很多,缺乏激发人的热情。
  我怀疑肺病可能复发,午后去工厂医院透视,没事儿,只是感冒引起较重的气管炎。
  张帆和王大学来了。赵部长热情地谈起工厂史给青年人的教育。他说话的时候,眉毛高耸,眼睛瞪得亮亮的;有时突然把手一扬,使人吃惊,一下把听讲的人的精神提起来了。
  读了工人的运动史,我的感想很多,不是矫揉造作,而是发自内的感受。过去,工人组织个读书会,要悄悄地到树林里去,放上岗哨监视鬼子、特务。现在怎么样?晚饭后一位身体壮实的工人走进阅览室,黑黑的脸膛,虎生生的眼睛;拿来一本小人书,坐在我的身边看,默默地拿出小烟袋,默默地把我手里的烟拿去点他的烟。文化馆的门前,树立着灯柱,灯光从上面照下来,花坛里的美人蕉、扶桑花,都被这光线罩住了。
  工厂史要写一个月以上,需在工作中好好学习。
  
  1960年10月11日星期二晴(1548天)
  干些什么?这篇日记在第二天写的时候,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就是说,这一天过得意义不大。
  老子在《道德经》里说过这些话:“合抱之木,始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对于享受的追求,使我心情越来越差。俗语里说“越闲越懒,越吃越馋”一点也不假。时刻警惕自己,不要退步。不要自暴自弃,毛病要一点一点地改,“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克服缺点也是这样的。
  
  1960年10月12日星期三晴(1549天)
  编写机车厂厂史的一些问题由赵部长和张帆同志一起向市委做了汇报,指示定了下来,组成编写小组,明天就可以开始工作了。
  上午与潘照坤一起到大连造船厂去了一趟,码头上是一艘艘等待维修的各色轮船。标语口号到处都是。站在海港上,人显得渺小了。
  晚上,老潘和肖贲到诗人方冰那里去了。我从文化馆回来,就坐在会议室写这篇日记了。王大学走进来,问了我的一些情况。他亲切地对我说:“要求自己要严格一些,社会上有很多东西可以学习,对毛主席著作,要特别学好,他是世界人民的领袖啊。目前,人民普遍有了社会主义觉悟。作家从‘七一’就开始发工资了,如果作家拿的钱多了,就可能不更好地为人民服务,会在钱怎么花出去上面打算盘了……你想写东西是完全可以的,首先得明确为什么写。为个人写和为六亿人写怎么能相比?前者的动力有多么小啊!”
  
  1960年10月13日星期四阴(1550天)
  有时心里烦得很,总看别人的缺点,甚至对自己也不那么信任了。别人谈论孩子、谈论市场上可买的商品,我不愿意听,可是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孜孜以求呢?想吃好点,穿好点,打扮得时髦一点,得不到满足,心里就不大痛快。我是不是缺少朋友呢,是否缺少时刻能振作自己的政治力量呢?我热爱集体,一失去它,我就失去战斗的能力。当有了集体的时候,我又有点不大习惯。
  胸怀开朗一点,待人热情一点,当这些基本修养成为自觉的习惯的时候,心情就会好起来的。
  王大学和张帆今天回去了。
  高瞻远瞩,做任何事情都不能从个人出发,这就好了。生活的惟一内容就是斗争,而斗争是现实的、具体的,从个人生活到工作。
  
  1960年10月14日星期五阴(1551天)
  上午读《红旗》这篇稿子,是写150机车制造过程的特写。那斗志昂扬的场面,使人鼓舞。有了大战麦收关的直接经验,就更容易理解这种跃进精神。
  午后开讨论会,研究从1945——1949年这段工厂史的写法。
  
  1960年10月15日星期六雨(1552天)
  秋雨打在身上,有点透骨的凉。雨点落地溅起水泡,一个追着一个,向路边低处流去。
  
  1960年10月16日星期日晴(1553天)
  午后到医院去,拿了两盒大粒丸和一瓶药水,气管炎快好了。
  与潘照坤和赵春野同志去访问老工人房树清同志,他很自然地谈起过去的苦楚,他的眼圈红了却微笑着讲起自己的过去。也许是笑自己幼稚吧?也许是责备自己:今天生活这样好,为什么要流泪呢?这就是感情,我今天才真正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感情。阶级压迫和阶级剥削在他的脑海里有着最深的记忆:“过去出厂子门,就是过鬼门关和望乡台,出门证得按一定的姿势拿着,大拇指得按的是地方,就是你拿对了,说不上为什么,他也会揍你。现在年轻人,进了门,出门证还爱拿不拿的,我看了都生气。”
  这人面部丰满,高颧骨,典型的山东人的脸。眼睛睁得大大的,挺严厉的样子,即使是笑,也是目光逼人。他是一个工段长,对来办事的人,说话很耐心。
  把我分担的修改稿件又读了遍,理出了头绪,找出了问题。
  今天我出去启罐头吃了,这很不好。对自己革命也要耐心。肖贲说,一个老工人得了胃溃疡死去了。我得过胃病,要做一个有出息的人,为什么不爱护自己呢?在更大的困难面前你会怎样?我原谅自己,是生活条件允许的,当真到了艰苦环境,我会战胜自己的。否,条件是不允许的,贪吃,35元工资花光了,出差的钱也花了10元。售货员找钱给我的时候,下意识地拿了一包糖给我。“这是什么?”我问。售货员发觉弄错了。但是我却想:这包糖如果我不吭声拿走了,也是可以的。这个念头难道不很可耻吗?
  不要气馁,我会战胜我自己。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情,但一旦成了坏习惯,就会“你不打,它就不倒”的呀!
  今天给王作昌写了信,告诉他为他买的“毛选”放在家里,叫他自己去拿。给显亭写了信。与景翔断了来往,挂念得很。童年的朋友哟,你怎么样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