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游客 ,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少记风流老来看——盖壤文学日记3680天|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盖壤  阅读:51260  发表时间:2019-02-15 20:44:01
  1960年6月1日星期三晴(1431天)
  辩论“写真实”的问题。午后讨论。
  佟一全小组准备世界观和创作方法问题的辩论,我掌握会场。晚上汇报。老梁同志变了,是个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了。他回校时,到家里看爱人,只待了半个小时。汇报中有的同志问:“我们的道路走得对吗?北京大学55级从来不下乡,人家却写出了文学史。”
  滕书记转脸就此问道:“我们的干部认识如何?你们对这一点必须有坚决的认识!我们是有根据的。我们一定把学生改造好!”
  《女游击队长》的创作任务交给我和其他四名同志了。滕书记问我:“你愿意接受这个任务吗?”
  我说:“咱服从分配,愿意。”
  尹君又盯问了一句:“从心里愿意吗?”
  我说:“从心里愿意。”
  
  附录:辽宁大学61级教学新方案草稿(1960.6.1.)
  
  以办党校的方式办学,贯彻一条红线,两项措施:学习马列主义,创作、劳动。时间:2月--8月末.其中2月7日--4月20日参加落后地区改造。基本达到改造资产阶级世界观的目的。
  今后一段时间,大学毛主席著作和搞文艺创作。
  原则:
  1、马列主义学习与劳动和文艺学习相结合,以实践经验丰富理论;
  2、联系实际;
  3、用群众路线的方法学习,“二百”、“五大”,搞运动,能者为师。教师重点辅导,师生合作,教学相长,农忙少学,农闲多学。
  一、马列著作与毛主席思想学习:
  1.内容:马列主义与文艺思想学习结合。
  ①学好《列宁主义万岁》等三篇文章,彻底批判冉欲达、刘雅文的修正主义。
  a.当前国际形势和修正主义问题。
  b.暴力革命与和平过渡。
  c.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意义;无产阶级专政和党的领导;
  d.批判冉、刘。
  ②马列主义是革命的武器。
  马列主义是在革命斗争中发展起来的,毛泽东思想是当代的马列主义,理论联系实际,实现党的纲领。
  ③学习辩证唯物主义的革命精神。
  a.毛主席发展了辩证唯物主义;
  b.文艺与生活的关系;
  c.最大限度地发挥主观能动性。
  ④学习辩证法。
  《矛盾论》
  革命的实践发展
  批判现代修正主义的方法论
  ⑤历史唯物主义。
  ⑥两种意识形态的斗争。
  毛泽东文艺思想是马列主义的高峰,加强党的领导作用。
  a.批判人性论;
  b.批判创作自由;
  c.批判暴露阴暗面;
  d.关于文艺批评的两个标准;
  e.世界观与创作方法;
  f.继承与革新;(5.18--(共四周)
  请人做报告。搞社会调查和参观访问(要考试)。结合实际,评定学生的业务能力。
  每天抽3--4小时学习。
  二、生产劳动与社会实践
  不劳动是亡党亡国的问题,知识分子会脱离劳动人民。安排两个月的劳动(4.20--8月末之间)劳动要联系实际。这回有人咬不了牙了。
  学习生产知识;
  理论指导实践,实践丰富理论。
  现代农业的四化小组。
  支援四化,推广小球藻、强化气和煤气发生炉。小球藻做精饲料。开现场会议。搞业余党校。农民扫盲由驻地班级负责。搞了卫生,防止水肿病,防胃肠病。组织红色图书馆,对外开放。
  1.不定期的宣传、搞文艺演出。开展农村歌詠活动;
  2.学生下放,参加实际工作;
  3.社会调查与参见访问。
  三、文艺批评与文艺创作:
  创作组:
  歌剧一部要超过《红霞》,《女游击队长》达到演出水平。《双峰山中的红太阳》6月16日拿出第二次修改稿。话剧《黑山教育诗》、一个电影剧本和一个中篇,短篇专集、中篇一部--二部。《青春烈火》作汇报演出。长诗1--2部。
  不同意分段写的办法。西欧派“啊!大海”各有风格。非得集体创作不可,质量第一。诗歌、曲艺、评论各一本。
  计划是否可能?有无补充?建设性的意见?
  层层有计划,有人负责。
  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批判修正主义,大编教材。
  1.批判修正主义。
  2.批判遗产。
  3.编教材三种,达到全国水平。
  
  1960年6月2日星期四阴(1432天)
  晚上参加党的整风会。朱志博作了极不深刻的检查。
  桌子是大板搭起来的,放着两个小罩灯。支委们围着桌子坐着。一本《党的知识》小册子放在桌上,放着红光。
  这次整顿前,朱志博就认为是在整他,要上组织部告状;还要准备收拾行李进监狱。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尹君问他。
  “滕书记说,‘双反’交心我是耍花招,又有一次说‘咱们讲话得用一个录音机’,并且说我有反党宗派活动。”宿说。
  王文炳说:“谁说你有宗派活动了?你为什么把自己摆在罪犯的地位上去?”接着帮助他认识:“在你看来,党是在整你,把党内斗争看成是法庭审问。”
  滕书记说:“党是为了挽救你的,你应当把你的材料重新写一遍。”
  “我就认识到这个程度。”朱志博低着头低声说。点上一只烟,是反抗情结的流露。
  我看到了党对一个同志的耐心教导。对资产阶级反党思想的斗争是严肃的。加入共产党,就意味着共产主义理想的坚定性,一丝不苟,保证思想的纯洁性。斗争、革命,这是一个党员时刻应当想到的。
  回到住处,已经很晚了,但我的生命力是那样充沛。
  
  1960年6月3日星期五雨(1433天)
  早饭后开了支委会,大家做了检查。支委间工作缺乏联系。
  然后我去掌握会场,讨论世界观和创作方法的问题。接着又去写了一份《女游击队长》的创作计划。午后到办公室与滕书记把计划研究了一下。
  “你坐在床上排号等一下吧。”滕书记幽默地说。
  他们正在研究年级规划的修改方案。要技术革命,搞小球藻,搞电化器,把农中搬到乡下来。同志们的情绪非常高。
  临到我说计划了。他嘱咐说:“你们可千万别住在方便地方吃好的去。”
  “不能啊!”我说。
  然后,我跟佟一全列了个经费的清单。本来发现大车费不十分充裕,但都不说。后来提出来,佟一全说:“你怎么不提出来呀?”
  我是虚伪的,不是从工作出发,而想着“信任”两个字。
  
  1960年6月4日星期六阴雨(1434天)
  上午讨论《女游击队长》歌剧创作的行动计划。四个人似乎有畏难情绪。我公开指出这一点:“谁要提出困难并且是为了推掉责任,是要坚决反对的。”大家的情绪高了,计划订得很详细。
  午间,尹君让我写一份自传的补充材料。我却用时间写了计划。晚饭时,他跟我要材料,我说:“我写计划把时间占去了。”
  他不高兴了,说:“你是听我的还是听别人的?”
  我笑了,马上写了一份补充材料。检查入党动机的材料同时交给了孙敏。
  午后劳动。下雨了,大家从苞米地穿过来,踏了庄稼,我把张万林批评了。但干活时,他鼓动大家掀起了小高潮,还对大家说:“你看你们把粪弄哪儿去了?这叫什么改造思想?一点美感也没有!”
  艾荫范打趣说:“这是世界观和创作方法的问题!”他笑嘻嘻的,还朗朗地唱着小调:说“花儿和毒草都没有了。”说他为买不着烟卷不满,还说王大中没弄着筐,装粪的大筐瞅着不好看,放下不用了。
  1.对立党的领导观念;
  2.学习党的知识。在这时,自觉性非常强烈地促动自己,理论是最发挥作用的时候。
  
  1960年6月5日星期日阴(1425天)
  明天要下去了,滕书记还没回来。副书记李恒桢找我们先谈谈。
  王大中说:“接到任务,心里热乎乎的。过生活关不是消极的,不犯错误,从思想上接受组织的考验,刻苦学习,维护政治上的团结。”
  李桓桢说:
  1.要有充分完成任务的信心,从困难的地方着想。农场领导满口答应,但会有意想不到的困难,应从最坏的地方着想。困难估计足了,才能完成任务。信心不足,仗就打不好。整风后,文艺思想也整顿过了,和平主义、人性论、世界观问题都解决了,主客观条件都具备,坚决拿下;
  2.依靠党的领导,坚决按照党的要求做。仔细研究党的决议、指示,然后去做。全国一盘棋,场部赵主任说:‘你们能来人,我们一定支持。’与党委配合起来搞,当地党委一定大力支持,群众也会大力支持。
  3.依靠组织和集体。经常写信,发挥集体的力量,发动当地群众的力量。我们考虑年级、学校,这就是力量。当地的积极分子要发动起来。要依靠组织工作。党的领导,群众运动,是战无不胜的。
  4.政治挂帅,有斗争,敢斗争。没有斗争是不可能的。争论之后,才有提高。严格要求,要分析,提高到原则上来。放弃了要求就不能提高。以党员的条件衡量自己,以红专知识分子要求自己。有更高的要求,低了的话,就会泄气。反右倾,不断革命,互相敞开思想;
  5.经常学习有关文件,这是武器,经常务虚,用三篇文章、政治理论来要求自己。生活上要三同。单搞创作就搞不好。艰苦、朴素、有革命乐观主义,像个战士。把肖华的讲话带上。完成任务,机动灵活,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有饱满的政治热情和乐观主义精神。团结要搞好。认识分歧、思想分歧,进而组织上也分歧。相信大家三丰收:思想、创作、劳动得到全面提高。
  这是一个大跃进,破旧立新,胜利完成任务。
  赵老师:
  1.任务要明确。战线展开了。你们是两个游击队,希望战斗取得大的成绩。任务只许搞好,不许搞坏。客观上已经给我们创造了条件。革命的客观实事已经创造出来,问题是反映,摆上舞台和银幕。
  主观上,经过批判,都提高了。马列主义树立起来了。任务是光荣的、艰巨的、一定得完成。
  我们是一支党的战斗队伍。是党培养起来的共青团员,是马列主义武装起来的。党的队伍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完成不了的任务。
  2.紧密团结,同心同德完成任务。与他们打成一片。不能让人家照顾,给我们让路。协助他们做工作,也做了我们的工作。当然,主要是完成我们的任务。
  3.有事情经常联系。材料带着,游击战争的原则要学习,重要章节要很好体会。军民关系、党的领导,艰苦奋斗,三篇文章,都是武器。
  把写的主题用主席的理论观点贯彻进去。有问题及时商量。搜集素材,反复研究,有把握再动笔写。不同的看法先来个争论。革命斗争是我们要写的,要世界上最高的速度。
  在工作中要自觉地受教育,得到提高。把革命的思想贯穿到创作中去。看女游击队长是怎样工作的。革命地理解党的方针政策,才能写出革命的诗篇。
  问题在于自觉革命,回来时不仅要写好作品,而且思想上也有新的面貌。通过创作实践,把阶级立场、思想感情来一个基本的转变。
  
  1960年6月6日星期一晴(1436天)
  天气异常暖和。顺着麦田中间的土道走到车站,四处是绿油油的。
  昨天,歌剧创作组的任务和人员确定下来,说是第二天早晨走,任务是创作一部歌剧,写光复后辽北根据地建设中涌现的英雄人物王峰。我和佟一全分别找了几个人谈了话。我找了PCJ、LL和ZFD。我和佟一全把我这个小组和他那个小组的同学带到卫生院,党支部副书记给我们讲了话。讲话的内容是:党的领导、政治挂帅、改造思想,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李书记先让大家发表意见,我把困难摆了摆,表示一定完成任务。L书记把创作的有利条件提了提,给同志们增添了信心。佟一全对大家说:“谁有什么话就说说吧!”
  “你们都替我们表示了。”大家说。
  “祝你们成功,有事要来信。”李书记最后向大家预祝胜利。
  我被指定为歌剧小组组长,一班的ZLG为副组长。组员有二班的CZJ和LZL。还有王大中和我,都是5班的。他的行李打得大了些,大家都不大满意。因为昨晚已经告诉大家:行李要轻便。他也担心路上会出事,走到八队的时候,他要把行李打开,放下一部分衣物。我怕浪费时间,就说:“算了吧,锻炼锻炼!”
  他笑嘻嘻地答应了。当我拿他的书包时,他不让,说:“你先头走吧,开证明,买车票。”
  ZLG为了让在另一个组的佟一全走得快些,把自己的轻快行李让给了他。但ZLG的情绪似乎不大高,在双庙子上车之后,我让他把小组的经费管理起来,他说:“我连个小本都没有,怎么管理哪?”不耐烦的样子,眼向一边看,不想掩饰自己。
  我不冷静地说:“你当副组长不管这个管什么?”他是胆小怕事,在吃多少粮的问题上,他试探地问我:“吃多少?咱们今早省了3两粮!”在昌图站下车后,我叫他去问话。回来时,他马上把省下来的钱交给我,说:“我不能拿,我的棉袄连个兜都没有。”他穿着件青旧小棉袄,左胸前破了个洞,他的钢笔就插在洞里。晚间来到昌图县,我问他:“你不愿意管账目吗?”
  他说:“让大中管吧!”
  他说他嗓子疼。我说:“老z可别病了呀,明天还得上路呢。”
  可是,他在想些什么呢?我还是摸不清。在困难的时候,才能真正考验一个人,他对事业是充满信心呢,还是见异思迁呢?在昌图站下车后,LZL就要求到书店去。我说:“别去了,汽车一会儿就会来的。”
  “材料是不是应当计划一下呢?”他有些抱怨了。
  我把小本拿出来,列出清单,准备到昌图县分头采购。我和王大中到两家子农场办事处联系拉行李的大车。桌前坐着一个黑色面皮的年轻人,大中笑嘻嘻地走上前去说:“我们是辽宁大学的……我们的任务是市委给我们的。”后来知道他是办事处的王主任。他说:“现在是农忙的时候,打电话联系车得转五六个交话台。”
  回到站前,确定了两个方案:今天到昌图镇,然后到金家镇,后天到两家子。但小组大部分人同意打电话给两家子。人就在这儿等下来。我说:“这么样:我自己到昌图县委开介绍信,你们如果把电话打通了,我回来等两家子派车来接咱们。”
  因为汽车被出席县委召开的技革会的代表们包下了,我没上去车。心情焦急地等待着。ZLG回来说:“高粱米一碗三两,咱们吃几两?”
  “吃三两吧!咱省着点儿,吃多了,一旦两天赶不到,第三天就没粮了。”
  “咱们早晨可吃的是菜团子啊!”ZLG细声说。
  LZL非常不满地说:“算了!我们不打电话了,干脆顺金家镇走!”
  意外的喜讯来了:王大中把电话打通了。他说:“场部团委高书记接的电话,他一定派车来接我们。”
  大家都高兴了。ZLG问:“你认得高书记吗?”
  王大中说:“我自己的家乡在印象里已经淡薄了,参加落改使我又有了一个家乡了。”
  LZL说:“哎呀!我们离开落改地区,百姓热烈欢送的情景真使人感动!”
  “这回可行了吧?”CZJ的意思是:这回可以多吃些了吧?
  我和LZL去昌图镇开介绍信和买资料。路上,他谈起家庭的影响,我也跟他交了心。到了镇上,两人分头行动。我到县委宣传部开介绍信。
  宣传部办公室屋子里有一个中年人,叫我坐下。我把此行任务向他做了宣传。他拿起电话,摇了两下,接通了,说:“他们一共五个人,要写王峰,姓盖的是领导,希望能协助……车能不能来?好吧!”
  他放下电话对我说:“正是农忙季节,大概不能单独派车来了。其实,你们不带行李也成嘛!那么大个场子,怎么还没有你们盖的被?”
  我打听解放战争的史料问题,他说:“档案室里能有一些,地图在民政科里有。”
  还有一件事:我们到昌图图书馆借书,人家连证明都没要。我到县委去也没拿什么证明,依靠当地组织,也说明国家大统、四海一家,党的光辉照耀四面八方。
  这些事对大家的鼓舞很大。我马上决定把车站上等待的三名同学找回来。
  晚上,我们住在澡堂里。我在算账,其他几个人已经在讨论歌剧创作问题了。
  生活关没出问题。今天每人吃七两粮,吃两份青菜,跟在家里差不多。不过,不应当放松。困难会有的,但我们的集体已经显露出力量了。大家都认为不能辜负党的培养,能让我们出来搞创作。
  我说:“党对我们是多么信任,一次一次派我们下去,给了很多方便。”
  LZL说:“特别是这一次,更是对我们的信任。”
  我说:“写不出作品,内心有愧呀!”
  CZJ说:“岂止是内心有愧!”
  日记是在昌图站浴池里写的。
  
  1960年6月7日星期二晴(1437天)
  早晨3点钟王大中和LZL就起来去联系大车。ZLG时常被万一不利条件吓住。大车的售票口挤满了人。我们是最早去的,坐在凳子的一头,但售票口是在另一头。老Z说:“一会儿站起来买票咱准在后头!”
  我说:“不要紧,咱是排在前头的。”
  他说:“谁承认你在头前?”
  他着说:“要么没有大车,就是有,也得先尽老人和带孩子的妇女。”他讲话那种声音仿佛是从咬着的牙根里发出来的,然后是不信任地转过脸去。他平时都是这样。
  往宝力方向去的大车开始卖票了。ZLG着了急,说:“你赶紧叫三个人也来,要是一个人只卖一张票,就完了!”
  王大中到里边一联系,就在里屋把票买了。带小孩的妇女直吵吵:“不是说先卖给抱孩子的妇女吗?”
  她们一下都跑到前头去了。我把她们的钱都收上来,到里面替她们买了票。
  早晨吃了六两饭。走到大兴的时候,CZJ就对LZL说:“饿的慌,头迷糊,由金家镇到两家子,30里路干脆不行。”
  L、王、Z坐在头前的车上。到了金家镇以后,他们就到国营食堂去吃饭了。吃了两个菜,一个驴肉炒韭菜,0.35元,一碗菠菜汤和两碗高粱米饭,花了0.95元。我和CZJ赶到了,C买了两个韭菜。菜没上来,T瞪着眼睛问:
  “韭菜为什么还不来?”
  王大中和LZL同样又买了两个韭菜。饭后,我说:“咱们务务虚吧!”
  大家就到屏帐里围桌子坐下来。我把两段路上的情况总结了一下,说:“生活问题得注意。咱们不能太过分。买两个韭菜就不大好。党告诉我们要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遵守纪律要靠自觉。咱们只拿了两天的粮票,有人就打听吃多少。到两家子生活条件可能好一些。如果我们在这方面放松了,势必会影响我们的创作任务,而且咱们带的钱较少,得节省着用。”
  CZJ低头盯着桌子,不满地说:“有人遇到困难不冷静,其实我们也没遇到什么困难。两天来,领导的思想完全正确,我买了两菜,浪费了钱,很不好,关于打听定量的问题,主要是不了解。”
  会开完了以后,老C对LZL说:“完了!坏事了,买两个菜,我没看见ZLG,不知道他没买两个韭菜。
  LZL说:“好好认识就行了。”
  坐在大车上,随便唠起我们要写的王峰的情况,这个人物在县内差不多是人人都知道的。金家镇县属小学教导主任说:“县兵役局有关于许之县长的革命活动记录,还可以到文化馆找姓陈的,这部分材料是他搜集的。”
  两家子一个姓吕的老头说:“王峰是个女的吧?那时候领导我们贫农开会,讲的好啊!”
  LZL喜欢用外国人的眼光看中国的事物。到了红石槽,天已大黑了。看到了林丛和河流,他说:“这像布达佩斯,城市在河的两岸。”
  晚九点钟来到两家子农场,场部的人已经下班了。值班的王百川把我们领到工人宿舍,借了行李。
  
  1960年6月8日星期三雨阴(1438天)
  上午下着雨,饭后与农场党委宣传部王部长接洽工作。宣传部赵主任当即介绍了许多采访线索。之后小组讨论了行动计划,七一前就不到别处访问了,就在此地把初稿修改好,一勺成。这是大家一致的意见,我也同意,需向党支部请示。
  午后,我和LZL到白壕沟去,王大中到三家子,CZJ到双堆子,ZLG到八叉,分头出去采访。
  白壕沟就是新华大队,我们向一个小学教师打听王峰的情况,几乎是人人皆知的。LZL去开证明了(到通江),我就地劳动,谈出一些情况。
  王大中在三家子主持了一个座谈会。
  目前获得的是一些零碎的感性材料。要从当时党的工作布署和策略上去研究这些材料。同志们决定让我回学校开一个“满天飞”的证明。
  
  1960年6月9日星期四晴(1439天)
  我要离开其他四个人,十分不放心。昨晚LZL就有些不耐烦了。“胡子”到底是什么性质的呢?他们的认识是模糊的。老乡们说:穷人也有当胡子的。
  今早他们俩起床晚了半小时。我分别找LZL和CZJ谈了话,嘱咐了几句。C说:“你就放心地走吧,我们几个商量着办呗。”我笑了。
  ZLG说:“回学校不请示党支部一下能行吗?”
  坐了场部的大车,八时半从两家子出发,在车上看《怎样做一个共产党员》,在党组织不在跟前的时候,应当根据实际情况和党组织布置的精神,做出利于工作的决定。书上说,如果一个共产党员对事业失掉信心,他就会在任务面前感到疲备,情绪低落,把党的工作看成一种负担。我正是这种情形。但书上的话鼓舞了我。书中举了方志敏在在法西斯匪徒面前显示出的坚强性格: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却动摇不了我们的信仰,我们的信仰是铁一般坚硬的。
  什么困难不能克服?什么任务不能完成?难道你生命除了共产主义这个伟大目标之外,还有以外的用处吗?坚决、顽强、带着朝气……我想,回去以后,一定把四个人的情绪鼓舞起来。
  我是和宣传部的赵主任一起去昌图的。我把我们的计划对他说了。他说:“到县委去开证明,一定能行。”赵主任也是到县委宣传部联系学习毛主席著作的工作。
  接待我们的又是刘欣同志,倒水、让座,并主动问起我们的工作情况,说:“根据现在的情况,剧本能不能编出来?”
  我说:“现在是感性的、零碎的东西多了些,需要用党的方针政策把材料整理一番。”
  “这方面的材料不多,我们没掌握。”
  到金家镇的时候,遇到金星小学教导主任,他说许之写过一份材料,现在不是落在文化馆就是落在兵役局,“我给你打电话问问。”
  文化馆果然有这份材料。我先到旅馆挂个号,然后到文化馆,把那份《大事纪》抄录下来。文化馆的陈凤岐同志说,他们也正想做这方面的调查。
  我说:“我们一起搞吧!”
  他说:“我们抽不出人力啊。”
  “我们把歌剧写完了,材料可以给你们!”
  “那可好极了。”
  他叫我在楼上抄写。明月上升了,小镇街道传来嘈杂的人声,屋里被黄昏的暗光笼罩,小镇渐渐地安静了。楼下的绘画室里,两个人正在画宣传画,表扬畜牧方面的两个模范人物。姓于的馆长,脸儿园而黑,个头不高,睫毛很长,说话柔声柔气的,正在起草一个挑战书,准备在文艺宣传大会上宣读的。
  抄到了晚11点,我回到了旅社,为了节省开支,我没有要行李,把鞋放进裤兜里圈起来当枕头,用衣服把身子一裹,就睡了。这就是真正的艰苦生活,简朴,满怀热情,然而我们五个人还有完全理解这种生活的意义啊!要让自己明白,这种生活目的是为了共产主义,每个人都毫不犹豫地放弃对优越生活的幻想,为了这个目的紧张而严肃地去工作。
  对于一个投机的人,在严肃地考验面前会暴露出原形。我的信心不足,但为了表明自己已经做了党的驯服工具,在没有好好研究完成这项任务的可能性的情况下,便接受了任务,纵然一时的狂热会使头脑灵活一些,但“我”字挂帅,对于党,我首先考虑是的党会不会责备我,还埋怨别人没有志气,结果,包袱压缩了聪明,立即觉得自己是灰溜溜的。这就是个人主义的本色,个人利益和党的利益在思想里斗争着,“我”只能挣扎;因为生活道路是不可阻挡的,难道我能退却下来吗?回答只能是:不能!记住:你虽不是党员,但你现在要学做一个党员,不是一个只为了“光荣”的“我”的党员,而是为了党的事业任何困难都压不倒的党员,是与集体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的党员。
  
  1960年6月10日星期五晴(1440天)
  上午把《大事纪抄》抄录下来,跟文化馆借了几张蜡纸,连地图也印了,又借了一本《敌后武工队》。
  本来,我打算下午返回年级党支部驻地双庙子,把新的计划跟党支部研究一下。后来冷静地想了一下,这样回去,没有更多的情况可汇报,回去的目的不过是述述苦,为完不成任务的时候找个退路。况且,开采访证明,县委可以解决。我决定不回去了,在昌图站两家子农场办事处给党支部写了一封信。
  午后,在建筑科借了昌图县地图,因为太大了,我不能拿。在建筑科的炕上躺了几个人。我想,这些人倒是很轻松,将来如果当个中学教员也不会太累吧?我写这些,是真实的,原来我是这样子的呀!
  县委宣传部的同志对我们的工作大力支持。我一次一次地麻烦刘欣,而每次他都搬凳子、倒水、送出门,满足一切要求——向档案室和兵役局要材料、开采访证明……
  两家子农场赵主任来县研究学习毛主席著作问题,农村宣传工作要以主席著作为纲,大力宣传先进人物,全县树起八面大旗。我看了昌图县志,汉奸、贞节之士在那里受到了至高无上的标榜。敌人是很会利用宣传武器的。我们的革命英雄为什么不能大力歌颂?凡是要战斗的人,能不感到这是一种责任吗?回两家子要以此为内容,过一次组织生活。
  鬼真正地出世了,来一次打鬼运动!
  
  1960年6月11日星期六晴(1441天)
  昨晚我跟办事处主任借被,王主任说没有了。今早醒来,看见身上搭了一条绒毯。办事处的更倌王大爷对我说:“快起来吧,老板要把你扔了!”
  我急忙一面穿衣服,一面跑出去。车老板看了我一眼,说:“不让你坐!”
  我也顾不上他让不让,跳上车,说:“你不让我坐怎么能行?其他四个同学还在场部,没人领导,党的任务怎么完成?”
  农场党委办公室的会计周桂芳同志帮我说情,这才把我拉上。
  早晨很凉,后半夜的空气有些发潮,更增添了透骨的寒意。东方现出了一抹金黄的曙光,照着天上几朵墨蓝的云,田野绿翠千里。道旁的柳树荡里已经有鸟儿在叫了。
  午后三点到达两家子农场。LZL躺在炕上看歌剧理论。我把《昌图三年大事纪》放在他的面前,然而他并不兴趣。他说:“大家都谈得太空洞,不具体,有一些东西是不适合歌剧表现的。”善于动作的眉头又动作起来,语汇按着逻辑堆砌起来。
  晚上,小组开会把几天的情况兜了一下。我先汇报了我两天来的工作,说明了县委大力支持我们,各个部门也很支持,所以搞这部歌剧不是我们五个人。大家情绪很活跃,唯独LZL沉默着,他最后一个发言。
  6.11日小组汇报情况的记录:
  ZLG:6月9号访问了大湾、小注,CZJ去通江口,LZL访问白濠沟,王大中在三家子。几天来生活紧张,访问地点都在15里地以外。LZL每次回来都是叹息,CZJ晚上开碰头会不发言,只访问了一个孙林,是从里地招呼回来的,他帮助送饭。9日晚上信心不足,认为线索多没必要。王大中回来的晚,认为情况谈得少、不具体。LZL说:“不仅要了解社会背景,自然背景也很重要--如山、水、青纱帐树林、苇塘……真有意思,还有船。”在白濠沟开座谈会,李峰谈被捕的情形。L问脚镣怎么戴,穿的什么衣服,怎样挺胸……
  生活问题:
  怎样把一斤粮吃得好?10日午间吃馒头,L早晨吃2两,午间吃7两,晚上吃1两。王大中也如此。ZLG问王大中:“晚上开座谈会,你吃一两能行?”王说:“行了,反正没超量。”认为馒头量太小,午间吃饭时他变为吃6两。LZL有两次没写小菜钱。问他,他说:“我今天吃,明天写。”
  ZLG对我讲了昨天的情况。他要派王大中跟LZL一起去三家了。林说那就让王大中自己去得了,或者是全组都去,去两个人不值得。”他以为两个人是在监视他。
  
  1960年6月12日星期日晴(1442天)
  早饭后,按计划是就采访材料对王峰的性格做综合分析。CZJ到新立街访问柴国喜,柴与王峰曾一起工作过。我先找LZL谈了谈。他说:“如果是我自己写,我愿意怎么写就怎么写,可是大家写,我有些惧怕心理。”
  晚上出去采访的人都回来了,捉风捕影地讲了一通,再一追问,什么也没有。我说:“现在王峰同志怎么吃饭的细节都了解到了,还不算细致吗?”
  “那样的细节对于歌剧创作有什么作用呢?”
  也找王大中谈了话。他采访的户头不少,因为怕累,不愿往远处去。ZLG叫他到新立街去,他说:“你打听好了吗?别稀里糊涂地,那么远,跑过去扑个空。”
  午后把各个人对王峰的形象分析了一下。这是一个高大的形象,她有坚定的革命理想,当撤退的时候,她说:“我们会回来的,将来天下是我们的!”她有爱憎分明的阶级立场,不受地主的贿赂,地主送来的东西她叫大家吃。她对自己的阶级兄弟爱如嫡亲;她教育革命不坚定的张斌不要忘记自己的阶级仇恨,对于叛徒毫不客气.一有空就学习,她最刻苦,自己的马经常给别人骑,东西不够吃,先让别人吃。对敌斗争讲策略,很机敏。
  我们每个人都受到这个形象的鼓舞。王大中说:“我们来个大部头,展示出一幅广阔的历史画面。我看写成电影剧本最好,好几个镜头已在脑海里形成了。”他说。
  LZL是最后一个发言的,一般的争论他不参与,一旦别人需要他回答问题的时候,他就说:“行。”
  晚上过了一次组织生活,我讲了好的一面,大家对党给的任务采取了严肃的态度,在工作中有自觉性,能刻苦,但也存在一些问题:
  1.不把创作和深入生活的过程看成是思想改造的过程,而单纯追求适于歌剧表现的情节;
  2.有畏惧松劲情绪,埋怨组织把时间卡得太紧,而不是积极地提出建设性的意见;
  3.生活不够紧张,起床晚,注意吃的。
  ZLG和我带头做了检查。我就不能大胆地开展工作检查了对党支部工作安排的曲解。LZL觉得丧失了自由。他的小眼睛始终低垂着,用手抠脚丫。他说:“一个孩子趴在桌子上都可以吃5两,一个旅客可以自由地买烧饼,而我们却没有这个自由。这是不利于改造的。”“当然,我是错误的。时间为什么卡得这样紧?就不能给个人一点时间?看一看与歌剧有关系的东西吗?”
  他有点抵触集体生活,因而情绪不高。我说:“时间是我们大家研究后定下来的,我看,首先是个人主义使你不自由了,暴露思想,得很好认识才行。”
  “我提问题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问题,并不是为了埋怨。”他说,“老盖对我不了解。出发前就说我的风格有问题,到昌图坐汽车,又问我写过歌剧没有,这显然是成见和不信任。你在支部面前表态时,你就担心别人会出问题,仿佛你自己不用改造了。”
  他指出的最后一点是对的。个人主义最能敏锐地感到个人主义的弱点。
  问题暴露出来了,要斗争,要团结。
  宣传部赵主任去三家子了。我想在搭架子这两天五个人到白壕沟去住两天,赵主任同意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