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游客 ,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少记风流老来看——盖壤文学日记3680天|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盖壤  阅读:51335  发表时间:2018-12-06 08:59:43
  1958年7月18日星期五晴(第762天)
  早饭后坐火车返校。8时半火车到达沈阳。下车后,见街上的男女已穿上轻便的夏装,白的、蓝的,翩翩而行。行人很注意我们的草帽。
  又坐在八人的宿舍里。窗外的稻田浓厚的绿色铺展开来,屋子里闷热得很。土地干旱,一踏一包灰;树叶焦黄,落了一地。
  到小书店去把劳动期间的账目清理一下。王波说我们晒黑了,健康起来了。
  沈阳市今晨三时起举行反对美帝国主义武装干涉黎巴嫩的游行。我院的劳动大队也参加了。
  疲倦了,写得少了些。
  午饭后洗澡时,看见五金公司零售部有无人售货部。
  
  1958年7月19日星期六晴(第763天)
  11时,下了一点雨。地上掀起了热烘烘的尘土,与蒸汽相混合。
  上午讨论办工厂的问题,大家很少发言。这里保守。
  潘常静、贾继英、李长庆还有我等四人组成班级通讯小组,给中文系的刊物写稿。午后开了会,杨书记给通讯小组的人讲了话,把创作作为政治任务提出来。办刊物的目的是:
  1.学中文的,创作是它的特点之一。“双反”之后,把资产阶级之风整没了,无产阶级的风也没了,仿佛一创作就是个人主义;
  2.积极改造思想;
  3.培养辨别香花和毒草的能力;
  4.破除迷信。
  晚饭后,举行反对美帝武装干涉黎巴嫩的游行,走到北行。那里有庙会,到处五彩缤纷,光辉灿烂。
  争取在下学期开学前写出10万的作品。
  
  1958年7月20日星期日晴(第764天)
  通讯组的几个人在家写作,别人去捕苍蝇。上午给哥哥、凤鸣、大舅写了信,去商店买一斤绿豆糕,回来与继英等几个人会餐。今天两顿饭,我们给自己准备了三顿饭,怕的是胃病再犯。
  本来想写长诗,把《放声歌唱》拿出来模仿一下。灵感很活跃。写了四首。
  
  1958年7月21日星期一阴雨(第765天)
  一个闪电,屋子里充满了蓝光,“咔嚓”一声巨雷,震得山摇地动。
  写了一天小说,结果还是撕掉了。暴露时很深刻,歌颂时情感却不丰富。大约还是痛苦的余孽吧?去他妈的,不写了。可惜班级白给我两天的时间。
  蒋文思的肠结核又犯了,体温38度5。我到卫生所去问大夫病人不吃饭,又发热,有无危险?他们说,打了糖,不确诊不能打针。
  把我的诗念给何宏听,他说民歌的形式不能表达大学生的感情。
  
  1958年7月22日星期二晴(第766天)
  上午讨论办展览会的事情。陈绍英说我“双反”时现身说法的材料可以拿出来展览。“有人揭发了!”我说。大家都笑起来。我接着说:“我那些东西‘双反’后本想烧掉,想不到还有点用。”我心想:那本来都是摒弃的东西,现在却要从里面找黄金,实在是徒劳。好在这是整风总结,过去的就过去吧。
  午后,审判反革命罪犯叶棠生等六人,在扇形广场举行。宣判之前,法院院长给大家讲话。他戴着茶色眼镜,右眼受过伤,四方脸,宽肩膀,语气谦恭,却字字果断,好像是尽义务。他向大家作法律宣传。几句话以后,大家感觉到,他是个很亲切的人。
  晚上看报,中东局势很紧张,舆论不利于侵略者。中国有两千万人游行。打击侵略者,我不怕走上前线。
  蒋文思要动手术,须献血。下午由罗广武照看他,午后又送他入院。“就怨他自己。”小赵愤愤然,“不能去劳动就拉倒,开了个论断书,颠颠地去了;闹成这个样儿,看你把大伙忙活的!”
  
  1958年7月23日星期三晴(第767天)
  上午把展览会的材料写一下。《劳动日记》小赵给我保存得很好,我附上了一张红纸,装订了一册,当作展览的实物之一。
  蒋文思动手术,要输血。大中动员,全班就在红纸上签了名。何宏也签了。他把发表在《北方文学》上的《扫路歌》交给系里的刊物,大约想让人知道:何宏在我们学院里。14班的孙盛泰说:“如果血不够,他们班可支援。动手术很危险。”滕云阁说:“可以全片动员。”
  午后团总支召开会议,动员整团工作。从处理原则中可以看出团组织对青年的关怀来。大中在会上提出了问题:“我们支部有两名团员,在过去的运动中,一贯把自己的思想包藏得很严。要求上说,要做到自觉革命,这样的团员怎样处理?”
  “这个问题不大。”团委组织部的杨部长说,“白旗要自己拔,互相拔,大家拔。”
  总支书记于国凡讲话指出:“有一个团员,说苏共处理马林科夫是闹宗派,中国以前对南斯拉夫所采取的态度是错了,错了为什么不检讨?反对学院的政治复查。所以支部要采取一般地批判,要慎重考虑,因为这显然是政治立场问题,而不是生活问题。”我觉得这指的是我们支部。
  不要做落后群众支持和赞扬的事情。我有这样的缺点,比如在昨天班里提出展览会拿实物,我想提出大中写的广播剧。
  每次批评都要使人们靠组织更近一些。
  教育组又多了一个张淑贤。展览会要一份小组的规划材料,是大中写的。我们得在工作中很好地锻炼一下,成为一个具有高尚情操的人,能做一切事,在一切人面前都不陌生。
  晚上在阅览室看到周立波就《山乡巨变》回答读者提出的一些问题。讲到观察人的时候,要注意他的衣著、语言、动作、心理,重要的是掌握其规律,这就有了想象和虚构基础。不错,文学技巧是从生活中来的。学习大师的经验,也只能在对生活有了深刻的体验之后,才是有用的。
  观察人,要使人像了解自己那样了解别人,这就要不断提高自己。关于写大学生的作品,这个梦仍没飞过去。作品中,思想是主要的,语言和技巧是次要的。要抓住主要的东西,看看自己缺什么,然后在这方面提高。
  艰苦过去了,要警惕,不使个人想得太多。不吉祥的预兆是:胃又痛了。上午心烧得慌,不重,午后又胀了,午间吃了四个馒头的缘故,最怕饭后睡觉。晚饭也是这样。
  
  1958年7月24日星期四晴(第768天)
  上午写总结,讨论咱们教育小组的规划。梁旭昌也参加了。这样,小组就有了五个人。
  午间没睡觉,去看蒋文思。一个屋子七张床,一股闷热气。他这几天只喝牛奶,没一点力气。他说:“我想出去,光打针吃药……”
  我向他说明学院最近的中心工作,对他说:“对疾病斗争要有耐性,病没好,回到学校还得麻烦大家,对治疗也没好处。”
  他让我给他买绿豆糕。系里让我把五元钱交给16班的韩兴林。她在一号病房,割扁桃腺。
  回来时,大中和几个人正在宿舍找中东局势的宣传材料。我抄了几首歌曲。
  晚上,班里集体读报。说快板抽去了不少人。
  
  1958年7月25日星期五晴(第769天)
  上午做整风的思想总结。
  早晨,小赵领我和继英一起练拳。绿树茂发,黎明的雾是薄薄的玫瑰色,在道路上、在稻田里弥漫着。太阳高升以后,雾渐渐地消隐在空间,轻纱中的绿色更加富于幻想,比早先浓重了;风吹来的时候,雾在绿丛中流动,看不出是雾在飞还是树在走。
  午后听刘书记关于中东局势的报告。晚上大讨论,我提出两个问题:伊拉克革命的性质和印度的中立态度目的是什么?
  
  1958年7月26日星期六晴(第770天)
  早饭后,宿舍里坐着一个从安东一高来的学生,名叫陈秀。他谈起安东市的变化。安东一高建立了高炉,有拖拉机和实习工厂。唐剑光对实习工厂很有贡献,受到过奖励。化学教师王维礼研究出了塑料。高中要建立化工厂。安东建立了四个土大学,一般的马路都铺上沥青。25岁以下的妇女都要登记,到工厂里当工人。我想,我的意识活动很缓慢,要急起直追。
  我一听集体创作个什么东西有了我,我就满身不舒爽。个人名利仍然很严重。
  自觉地注意生活中的人和事。这能使自己的目光更敏锐。但那些过后即忘的小事,在文学上也许是有价值的。那些无意识感到的东西,常常是生动的。在《论写作》一书中,作家谈到的经验里,几乎都有这样一条:思想修养、生活经验、平时与生活的联系。生活在某个环境里,自己要去做一些获得集体荣誉的事情。
  
  1958年7月27日星期日雨(第771天)
  上午去维德街宣传中东局势。那些妇女和小孩一味地吵吵,只讲了20分钟,我们便退出来。
  “不能拿我们的觉悟去要求街道妇女啊!”我说。当时我想,他们每天想的就是吃饭、丈夫和孩子……
  在路上,广和问我:“在我的思想里,个人主义思想与集体主义思想经常斗争,这是不是个人主义?”
  丁国文说:“斗争胜利了就是集体主义。”
  岳又提出:“沉默地进步好不好?”
  “不好。”我说。
  他又问:“当别人叫我做我不明白的事情,我就不愿意。”
  小赵说:“胆子不大不行。”他谈到他参加宣传的体会,“我们去了三个人,他们都不讲,结果推给我了。”
  思想总结写出了一大部分。
  晚上,在俄专礼堂开勤工俭学汇报演出大会。有《劳动赞》诗歌联唱,《丰收舞》、《高唱凯歌庆丰收》(快板群)、《垅河畔上高粱红》(三幕四场话剧)。
  头一个节目最好,语言有鲜明的形象。真没想到,民歌那活泼的节奏能适合大朗诵;第二个节目有两个缺点:音乐反复多次,缺乏变化,有贫乏之感,舞姿较原始,不富于变化。快板群后尾太不热烈了,演员的情绪也不饱满。
  最后一个节目只是些素材堆砌,可以用独幕剧来表现,没有一个贯通全剧的线索,人物转变不能服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