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游客 ,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少记风流老来看——盖壤文学日记3680天|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盖壤  阅读:51278  发表时间:2018-11-27 20:00:34
  1958年3月2日星期日(第648天)
  从昨天起,我们休课,进行对右派分子处理的讨论,将进行两三周。午后4点,讨论中央关于处理右派分子决定的精神,让我做记录,没有发言。
  改造世界包括对人的改造,都要拿出耐性来。
  能不能把右派问题当作人民内部矛盾来处理,完全决定于右派自己悔改的表现如何。
  晚上小组开会,要把卫生工作保持经常,这确实是个有意义的事。
  人要永远做有利于社会发展的事。生在20世纪硬要做出21世纪的饭来,难免徒劳无益。从这一点看来,赶任务的作品是不值得提倡的,它不能抓住现实生活的典型,去打动人心。作家不是不想写出伟大的著作来,只是这部作品不是属于他个人。
  当人有了热情和朝气,面前的一切都是那样新,而觉得自己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对个人要求也严格起来,因为不这样,就辜负了他所生活的时代。一个人如果有了暮气,永远像个没睡足觉的人,灰溜溜的,对事物感觉迟钝,会无所用心,更谈不上严格要求自己了。
  大中讲的许多事情,是我所见的,但我并没有提到原则上来认识,也没像他那样去深刻分析。
  
  1958年3月3日星期一晴(第649天)
  讨论一天,我作记录。“普通一兵”左派社团又组成,我是新编委之一。晚上工作到12点,写大字报,做记录摘要,无限快乐。
  在地下餐厅里,很空旷的屋子,冷风直入,很冻手。大中到宿舍借两件大衣来,给两个女生披上。赵洪利把他的手捂在我的手上,能暖和一些。
  
  1958年3月4日星期二阴(第650页)
  午前继续辩论右派和反革命的区别问题。
  午后给两个女生伴奏。我和宿玉堂二人代表本班,晚上与数学系、前进社、北陵公园、和平浴池、第一商店等单位的代表联欢。系里指定我们出《对花》这个节目。
  几个单位的代表讲了话。北陵影院的代表说,8点以后他们要赶回去作跃进计划,要做到“高兴来而,满意而去”,他对过去服务态度不好表示遗憾。我院学生为他们服务,节省开支15元。
  前进社代表是个十七八岁的姑娘,青棉袄,红围巾。“我们只能多生产蔬菜!”她说。
  “澡堂里做活的人员,过去是下九流。”浴池代表说,“大学生到我们这里支援工作,对我们鼓舞很大。”
  简单的、活泼的、能从笑声中体现出深刻思想的演唱形式,是大家所欢迎的。
  
  1958年3月5日星期三晴(第651天)
  从早八点到晚10点,辩论一天。记录一天,很痛快。言论的精华,像满含滋养的细雨,灌溉我的思想。
  
  1958年3月6日星期四阴(第652天)
  上午看学院整风办举办的反右斗争展览会。我抱着蒐集材料的态度去参观的,思想收获不大。我想的是写作。在生活里,去注意那些可以写作的材料,看书的时候,注意那些与作品有关的的知识,思考的时候,总结那些与作品有关的思想,这些东西把我缠起来,个人主义就铲除不了。某一方面碰到困难的时候,就满身晦气。不珍惜面前可以使自己丰富和坚强的机会,而设想未来的我是什么样子。
  我没有把我思想过的问题完全写出来,因为我觉得自己不应当是那样一种人。本来理智上是有约束的,不应当希望某种事物,思想却常让某种事物的情景出现。总之,我没有把自己当普通人。
  我不想写了。写作对做人没有好处。如果以练习为目的,那就写点日记吧。一切都会自然起来。我不是改掉了害羞的乖僻吗?
  
  1958年3月7日星期五晴(第653天)
  早晨跑1000公尺。
  “请听听天天吃药面的人的意见。”
  昨晚开文体跃进大会的时候,我给掌握会场的提了这么一个条子,大家都笑了。我说出了我在体育方面的规划:每天早晨打拳,下午跑步,从500公尺增加到2000公尺,争取一年内达到劳卫制水平,四年内达到相当于二级劳卫制水平。(因臂骨折过,某些活动有障碍)。
  生活应当充满朝气。对自己和对别人,都要有一种战斗精神。
  上午讨论勤工俭学、文娱跃进的工作。大家的觉悟确实提高了。但保守是有的,陈某总希望事情能按部就班地来。勤工俭学在下学期,老由在大的形势影响下,说了些模棱两可的话。
  午后继续讨论。别人去跑步,我在家把大字报写出去,报导大跃进的情况。
  勤工俭学的门路很多,节俭的好事多做,开动脑筋,克勤克俭,多尽义务,少要条件。
  晚在实验中学礼堂开会,院里进行安全与选举工作动员,不搞落后小集团,不唱黄色歌曲,还包括政治面貌的改变。
  目前应积极跟上去,像一滴带着新鲜氧气的血,投入这洪流滚滚的队伍中去。
  
  1958年3月8日星期六(第654天)
  在风浪中站稳立场,立志做顶天立地的人,“让我们比学习、比劳动、比艰苦、比贡献,让我们的未来塑造在新人的岗位上,为祖国建立功勋”。
  这是全班男生赠给女生两幅字画上的题字。几天来,人们是在跃进的巨浪中前进的。卫生工作、文体工作,勤工俭学问题,降低助学金,安全工作……齐头并进,人们不觉得这些工作是负担,都在毅力的鼓动下,乘风破浪地前进。
  一个女同学说“以前,我常和他在一起读书、写诗,谈前途”。一个同学说,“我虽然发现了他的一些错误观点,只不过觉得他有个人主义而已,骄傲自大。对一个没有受过锻炼的青年知识分子来说,也总还是可以原谅的。直到他成了人民的敌人,我才明白,要求善良的人遵从错误,那是何等困难的事。当他攻击了党领导下出现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成果,我觉得,再没有仇恨两个字能表达我的感情。这种感情使我的脉搏颤抖,每一根神经像要断绝,我会产生一种奋不顾身的行动,举起复仇的火焰,向着敌人进行报复”。血管在她的脖子上跳动起来,血流像火一样,烧在她的脸上,眉毛皱起来,两个拳头向空中一擂,又落在桌子上,人们的心也像受了沉重的一击,有力的吼声脱口而出……
  晚听刘书记“双反”动员报告,写大字报到凌晨5点。
  
  1958年3月9日星期日(第655天)
  上午讨论班级勤工俭学的规划。午后去黑龙江街捉老鼠,向党委写大字报,至11点半。
  
  1958年3月10日星期一(第656天)
  上午,本4班出现活人展览会。晚上,经过思想斗争,把自己的创作手稿拿出展览。
  
  1958年3月11日星期二晴(第657天)
  我当解说员,说明创作部分。我班想搞一个思想作风展览会。
  
  1958年3月12日星期三阴(第658天)
  外院来参观的人很多,今天的展览会扩大了。我展览会上说出自己的名字。在农学院学习的牟玉和来参观了。大跃进了,来不及写了。
  
  1958年3月13日星期四晴(第659天)
  上午全班去两孔桥捕鼠。下午,院领导引火烧身,要全院师生揭发自己的缺点,晚上开交心会。关于安清素的问题,会后发生一些争论,一个冷落的收场。生活的斗争很激烈,来不及记了。女生有黄色歌曲不拿出来,王作昌提出批评。
  收到显亭信。
  
  1958年3月14日星期五晴(第660天)
  上午中文系一年级开肃清黄毒大会,在胡文彦发言以后,我上台发言,把显亭写来的跃进消息念了一下。
  午后去找老鼠洞。晚抓贼,对盗窃犯打一次歼灭战。我班战到凌晨3点。
  
  1958年3月15日星期六晴(第661天)
  抓了一天贼。丁国文的二元钱是于明偷的。郭铢丢一元钱的案子没破。大家怀疑是高东生。
  早给显亭信。
  胃痛严重。
  
  1958年3月16日星期日晴(第662天)
  虽是春天,沈阳还是现出北方平阔地带的特点,多冷风。
  上午去我们的捕鼠区,把上次找出的鼠洞用纸封上。帮助王家奶奶洗涮和清扫一下。
  午后去前进社修水库,因无工具,3点钟返回。
  跃进工作暂停一段落。明日起正式上课。我的思想也跃进了,感觉思想改造只是初步的,以后,通过自觉的思想斗争,使个人主义失败,把共产主义人生观巩固地树立起来。
  生活里有荣誉,也有惩罚,有激动,也有不安;有好,也有坏。一个人,一帆风顺地生活并不好,要学会在斗争中成长——刘少奇
  要自然地去生活,不要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隐瞒自己的个性。如果不是为了事业,不要去做一件违背心灵的事情。
  荣誉不是主观的东西,这不是工作的目的,它只是在工作中自然产生的,是人民看到了你身上体现了人民的情感,才把这种鼓励与希望给了你,即使没有这个,人们依然可以生活得很好,而有了它,就意味着你对生活的责任更重大,为明日的艰苦劳动而感到愉快了。
  梁上君子,会深感悬空的苦闷。当你伤着了他,会有新的打击接踵而至,因为你要相信,生活永远不会是平静的。一切都用自觉的斗争去争取,勇敢的人,会一日千里地前进着。应当很好把这段思想的进步写下来,得出正确的结论。
  
  1958年3月17日星期一晴(第663天)
  今天正式上课了。
  我真得承认,思想改造是长期和复杂的。个人主义思想偶尔袭来。
  午后大扫除,晚上交心会。
  
  1958年3月18日星期二晴(第664天)
  上午上课,下午去查鼠洞。
  张喜元家有两口人,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奶奶,乌眼圈,嘴唇松弛下垂了,儿子六十多岁,以卖扫帚为生。日常不吃蔬菜,只吃咸菜,喝小米稀粥,用味素盒子装点盐,拿起来格棱格棱响。
  晚上把洗过的被单缝上,王桂莲来帮忙。
  最重要是的缺乏毅力,要有强烈的克制力把个人主义打掉。个人和集体的矛盾情形随时会有,这就需要把自己忘掉。
  是什么勇气使我把我的草稿拿去展览呢?人们可以因失去的年轮而感到惋惜,可以为希望而冲动,但对于身边将要凝结的过去,聚集着将来的一瞬间,那价值却不曾懂得。
  10日上午,我在白楼前看文本十班的活人展览,一个铜面灰领的学生向人们自我介绍:“我是个爱讲屁话的人,既浪费了时间又影响了睡眠,而且宣扬了一种庸俗的情调。”
  还有一个教条主义者,歪着脖子,鼻孔掀上了天,一本正经地说:“日本大佐**像是个中国人!”
  在展览会上,除了展出了浪费的物品之外,还摆着一些日记、草稿。当时我为这种勇于暴露自己错误的态度而感动,有一股气流从肺管里冲出来,因激动而流泪:
  “我是生活在怎样一个时代,我个人算得了什么?我有什么不可以牺牲的?”我想。
  晚上,班级动员出一个交心的展览会,党小组长王作昌先站出来,一鼓作气的样子,说:“我想搞诗词研究,这是名利思想!”
  “大跃进,我们必须在思想上轻装前进!”我说,“我愿意把一些日记和手稿拿出来展览。”
  接着,团支书王大中也说:在一个时期,名利思想很严重,他要把寒假时写的一个广播剧拿出来展览。女同学也动员起来,纷纷回宿舍拿东西。她们是有阔气可反的。王桂莲买了两双套鞋,何华楠出高价买乳液擦脸。但她们也有俭朴的好作风。她们跳舞服装是自己做的,头上的珠链是有粉条烧成的,琥珀用闪光的铜片来代替。扇子、纱布衣……都是出自她们灵巧的双手。何华楠的一件衬衣穿了九年。
  第二天,我们都在展览会上说出自己的名字。但是,王大中中途把他准备展览的广播剧拿了回去,他说他的剧本写作动机与我们的动机不一样,而且是是假期写的。我不高兴了。我试图说明他是正确的。他如果不是在前一天晚上说自己有名利思想的话,这本来是无可厚非的。我想通过另一个人把意见传达给他。
  许多外校的人都来了。有大中原来的学校来了四个人。我有了勇气,因为看来我们的展览会是有革命意义的,至于我把我大哥的照片底板都拿出来给别人看了。“我受了反动军官的影响!”我说。
  事实证明,任何一个人对于这样的思想大跃进都不会无动于衷的。那一天的展览也教育了王大中,在当天晚上的交心会上,他说出自己的虚荣心:“一个党员有这样的念头是可耻的!”他引用了另外一个党员的话说。(那个党员想通过写作在班上树立威信)。
  
  补记:盖如翔在“双反”运动思想展览会上的说明词
  入师范学院后,首先想到的不是学好如何担任人民教师的本领,而是学好文学搞创作,达到名利双收的目的。我个人在这方面表现较突出。
  我出身自贫农家庭,有着热爱劳动和热爱乡土的感情,但小时候受了哥哥的影响(他在伪满时当过军兽医),沾染了严重的名利思想。这是我保存他的照片。
  在中学时,由于受党的教育,对于新生活有一股政治热情,写的小说曾在全国作协的刊物《文艺学习》上发表;创作的独幕话剧演出后,曾经得过奖。这助长了我的名利思想。后来写出的东西虽然没有什么毒素,却透露出不健康的情绪。
  这本名为《山村女儿》草稿是描写农村婚姻问题的小说。通过姐妹俩对婚姻问题处理的不同态度,表现女主人公反对父母包办、热爱农村劳动的品质。但里面却表现了小资产阶级的思想感情。
  这本题为《活呀》的草稿,是写伪满一个青年学生参加抗日游击队的一段经历的小说。我本来没有这方面的生活经历,只听别人述说的一些素材,又在报章、杂志上获得一些材料,凑成一篇情节离奇的文章,准备在辽宁作协参加第六届青年与学生联欢节的征文比赛。因小说情节拙劣,又宣扬了一种个人英雄主义的感情,未被采用。
  这本《羞》是写中学生如何正确对待劳动、友谊与爱情的小说。在紧张的反右斗争中,为了修改完成,到深夜不睡,严重地影响了身体健康。
  个人主义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是不断碰壁的。因此,我常对个人前途抱着悲观失望的情绪。在高中得肺病的时候,写了一些颓伤的诗,毕业之前,有一些右倾思想,写在我的日记里。
  几天来,在大跃进的感召下,觉得不拋弃个人主义包袱,就不能在思想上轻装上阵,就不能跟时代一起前进。我愿意把脑子里的肮脏东西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革命的烈火把它烧毁。
  盖如翔
  
  1958年3月19日星期三阴(第665天)
  上午上课,午后挖蛹,晚上交心会。
  王大中引火烧身。他首先检查了自己的思想:
  1.群众观点差。这一点,同学们给他提的意见最多。跟别人谈话的时候,见了他就困。跟他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就觉得不舒服,想说话,又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也不能端起碗来走开。我知道我和他一起走路是很尴尬的,无话可说时,宁可哼一声歌曲。他觉得,党小组长王作昌一不在,工作就没了主张。希望跟14班的几个老朋友接触,人家班里搞个什么活动,他就赶快推广,没有创造性。别人找他谈话的时候,他说没时间;掌握会场的时候,有意将别人的意见控制在某一点上。他发言也总是带有结论性的。对待同学,停留在一点上去认识,不注意一个人在运动中的变化,即使检查自己的思想,也觉得比别人强。他说他的进步是一帆风顺的,有政治上的优越感。别人到街道上打扫卫生,用行动说服了骂人的老太婆,而他只去了一次,却教育同学要注意态度问题。
  2.事物主义。支书工作本来应当注意在思想方面,可他什么都去搞,至于大字报的内容,都要他亲自口授别人去写。开班级的文体规划会不吸收文娱委员参加,在体育工作方面,总是他下了命令才去做。
  3.娇气。他过去剪头,总到校外花4角钱去剪。这次在班里剪,他自己说是革命了。在外面剪了以后,从来也不戴帽子。可是,在班内剪头以后,因为感觉不好,找了个小帽戴上了;干体力活,怕沾着挂着,拍拍打打,干完回来,直叫苦呀累呀……
  4.思想跟不上形势,使用单打一的工作方法,各项运动都开展了,就认为这下没法收拾了。运动来了以后,总是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然后才慢慢跟上;虽然工作开展了,总是落在后面。工作主观,本来“五四”前,学好普通话是困难的,他却在会上说这是可能的。
  我在会上也严肃地提出了意见。
  
  1958年3月20日星期四晴(第666天)
  切莫去想是不是遭到不幸,需要准备走上任何斗争。保卫真理,保卫你所爱的,而不要去想会给我带来什么后果——赫尔岑
  我的胃痛很严重,但我想得不多。下午又去卫生所。总是带着不愉快的心情去那里。挂号室是个小伙子,还在写除掉八害的标语。
  “请把我的病志找出来。”我说。
  “不挂号了。”他毫无表情。
  “为什么?”
  “时间到了。”
  “现在才四点半。”我看着钟。
  “挂号的时间到了。”
  “是由于人多吗?”
  “不挂了。”
  “如果人多的话,我去跟大夫说一声。”
  他把手一挥,说:“你去挂急诊吧。”
  病志找出来了。我去找曲大夫。
  “你怎么的了?”曲大夫用力支撑着眼皮,问。
  “仍然胃痛。”接着我向她说明胃痛的情况,午饭后和晚饭后都痛,脐部胀的难受。她再没说什么,又给我开药面处方了。
  “大夫,是不是给我详细检查一下。”我说。
  “不行。”她说,“腹部透视咱不能介绍,人家不给透。”她有些厌烦了。
  我问:“你知道我得的是什么病吗?”
  “我们只根据上级的医院治疗的。”
  “可是,他们也没说我得的是什么病,你根据什么给我开药呢?”
  “你看你这个同学,我跟你解释多少次了。我介绍你到第四医院,主要是帮助诊断;现在诊断出来了,我们治疗并没有错误,而且我们不能介绍腹透。”
  “可是别的同学有介绍去的。”
  “那是极严重的。”
  “我的病不需要吗?”
  “不是不需要。”
  “那根据什么治疗?”
  “根据胃痛治疗。”
  “不知道具体情况,能治好吗?而且这药我吃了一点效果也没有。”
  “我不跟你说了。后面还有这么多人,给你病志,你去找所长吧!”
  就这样,我被赶了出来。我并不是不想与他们和气地讲话,但我的病是如何严重到这种程度的呢?
  我得了胃病以后,先叫何大夫治疗,她说不出什么病来,我要求去营养灶,她不让。后来她叫我到所长那里说我的病她没法诊治,所长要曲大夫给看看。
  曲大夫说,可能是结肠炎,介绍我到四院。经过化验,说是结肠痉挛,到中医那里治疗,曲大夫要我转回来,做溶血疗法,回来以后,她又要我做肺部透视后做组织疗法,而现在这种疗法没做,又给拿药面了。
  开学以来,这实在不愿到卫生所去了,只吃从四姐那里拿来的一些舒胃散和胃活,病是轻了些。最近几天又失掉了效力。
  我实在很气愤,我只想把这些梁上君子们写得更可恨些。我尽量不让这种情绪影响我的进步。
  晚上,何宏和我交换意见,我表现得不好。我确实对他有些成见地看法。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