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游客 ,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少记风流老来看——盖壤文学日记3680天|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盖壤  阅读:51322  发表时间:2018-11-25 18:58:43
  1958年日记
  
  1958年1月1日星期三阴(第598天)
  早饭后踏着霰雪,到孙怒潮教授(教古典文学)家去拜年。教授是个相当可爱的人,我叫他在日记本上题词,他写道:“五八年是新的生产高潮年,祝你学习再提高一步。怒潮58元旦。”
  午后看话剧《双婚记》,好。
  给凤鸣、显亭信。
  胃痛,顾不上再写了。
  
  1958年1月2日星期四晴(599天)
  接临炳、显亭信。给外甥们回信。
  
  1958年1月3日星期五晴(第600天)
  胃病叫人担心,因为吃不下饭去,不能多吃,上楼都没劲。
  日记虽然写得少了,思想却在活动,每天都在研究生活和人,为的是能正确地认识,也是为了认识我自己。
  我在心中修改我的小说,每天都给他们谈话,常常批评他们。
  
  1958年1月4日星期六晴(第601天)
  晚上,我们班女生的舞蹈《赞美人间》,参加全院晚会的演出。演完,几个人很早就退出来。
  月色晧洁,天空是淡蓝色的,月亮的光辉显得冷,映照在白雪之上。星星冻得躲藏在天河里。我们走进银白的世界。秋天新栽的白杨凝立在寒风里,我自己清瘦的影子投在雪地上,现出美妙的图案。像这样的夜,感觉有点严肃和坚毅,心里怀着一种不太严重考验的、平凡的幸福。我们在谈论演出的感受。历史系的独幕话剧《一枚校徽》写的不太好,选材不当,没写出典型人物来。
  
  1958年1月5日星期日晴(第602天)
  给周临炳回信。看《黎明的河边》。胃痛。
  
  1958年1月6日星期一晴(第603天)
  午后和三班一起在179教室辩论。
  胃痛。曲大夫叫我从四院转回来,做“浴血疗法”。
  
  1958年1月7日星期二晴(第604天)
  天气这样暖和,寒风也软弱下来。
  看峻青的小说,真使我感动。那庄严的生活、残酷的斗争,活动在其中的人们,让生命放射出灿烂的光彩。我相信那都是真实的。我钦佩作者能用理性的眼睛看待他们,跟他一起欢乐和哭泣。这是诗。小说中,重要的是人,技巧只为把人物的行为表现得更完美。
  我又在想小说里的一些事情了。也许环境不太艰苦吧?使我觉得改造思想总是那么不大有力。我知道这是一种自欺的考虑。张光年在《人民日报》上发文章说:个人主义是灵魂上的毒瘤。我一定要割掉它。为此,我必须向党剖白我自己。
  踏着月色从教室回宿舍。操场边上的柳树挂着白霜,像披着棉花;不,像裏着丽纱的白雪姑娘,幽静而恬美地站在月下。当楼上的灯光照下来的时候,显得那样妩媚。微风带峭寒,萦绕在滑冰场上。滑冰的青年们,一路欢声笑语,带着袅袅地寒气从身边飞驰而过,接着传来冰面的滑擦声。生活里的人们也像冰上健儿一样,每个人都在前进。当污痕从身上脱落的时候,心就像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儿,自己也产生了飞跃的感觉。
  我曾对大中说:忧郁本身是一种病,这种病不使人轻松。假如一个人还有其他病,他就会像掉进海里一样,缺乏勇气的话,他就永远别想回到岸上来了。
  与一切社会生活比较,学校的生活是平静的。但这也是生活,是充满希望的生活。要了解别人,就从改变自己做起。这不是生活吗?
  
  1958年1月8日星期二阴(第605天)
  午后看“反革命与刑事犯罪分子罪证展览会”。王庆佐,伪满特务,用美人计软化抗联领导赵尚志部下的一个队长,未遂;后来制造巴木东惨案,杀死1500多中国人。他经常化装成老道,外出化缘,打听抗日游击队的消息。抓住游击队长,杀后把人头挂在树上。坍塌的茅屋、废墙断壁上染满了血污。
  谁忘记了人民,谁就和罪恶靠近了一步。
  给四姐、二哥、三哥信。
  
  1958年1月9日星期四晴(第606天)
  上午去医院,拿大粒丸。
  午后和晚上全系在小礼堂辩论青年知识分子阶级属性的问题。我受了教育。
  澹泊的云中,一个豌豆种似的月亮发着浑黄的光,与地上的灯光相互映照,一幅好景致。
  
  1958年1月10日星期五晴(第607天)
  接显亭信,其母去世,即回信。
  当你爱一个人,你就应当对她有更大的责任。
  
  1958年1月11日星期六晴(第608天)
  二哥邮来棉裤。附信说三哥的对象要妥。我自然很高兴。
  胃痛得厉害,我很担心。
  
  1958年1月12日星期日阴(第609天)
  阴风凛冽。
  今日入教工食堂吃饭,纵吃得少,胃痛也不轻,又饿得无力。这病竟比肺病还讨厌,弄得我气血枯槁,怀疑是否有胃癌。
  看到面前的种种艰难,不免心灰意懒。个人主义的打算这时像一个愚蠢的蜗牛,也只能从勇士身上看到自身应当有的品质。
  本来,对于天才和一个珍重天才的人,永远不挑剔有利无利的东西,而是把一切知识当作培育天才的营养。
  我丧失了斗争的力量了吗?不会的。假如人活着是为了斗争,那么,只要我活着,这种力量就不会从我身上消失。
  对于爱情,我默认我的失败。没有和别人交手,只在心中殴斗着。我宽慰地劝告自己:凡是属于别人的,就随他而去,不希望命运对自己的什么恩赐。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用微笑把痛苦掩盖,
  因为我不希求怜悯。
  但愿有一颗善良的心,
  献给一切爱你的人。
  凡是可以使别人幸福的,
  人们尽可以拿走,
  除知识之外,我愿是个无产者,
  永远不对命运叹息、呻吟。
  写到这里,我又高兴了。于是拿出语音课来复习,迎接期末考试。
  
  1958年1月13日星期一阴(第610天)
  好大风,凛冽刺骨。胃仍痛。
  辩论一天,关于青年分子阶级属性问题。
  接到外甥们的来信。我的话能使他们产生前进的力量,我很高兴。
  解读:没完没了的属性。
  
  1958年1朋14日星期二阴(第611天)
  风飘雪,冷得很。
  给本枝信,并接到二哥寄来的挂号信,内有10元汇票。
  诚知知识是一点一点积累下来的。以前读书的时候,只是为了充实个人的生活。对于人物的语言、表现手法,则研究得很少。不要以为对人物和社会有些看法就自以为明白了什么,虽然不算固步自封,却翻过来掉进过去地玩弄着人生或生活的字眼儿。
  
  1958年1月15日星期三晴(第612天)
  雪后初晴的日子,白雪茫茫,树木间好像疏远了许多。
  对于我的病,我应当尽到我的责任,除此而外,我不能对它有什么特别的偏爱,尽管我背的是一块沉石头,然而我始终是在走我的路。
  读书,应当先读一个人的,顺着别人踏过的路子走几步,然后从别个地方取些石子来,使这路变得更平阔,这条路也就变成新的、自己的路了。若总是站在十字街头,会使人贪婪而失之迷茫,那路始终走不出自己来,没什么风格。
  
  1958年1月16日星期四晴(第613天)
  要把明天的事情拿到今天来做,而不要把今天的事情拿到明天去做。
  胃似乎好了一些。
  压倒个人主义,刻苦钻研功课。
  下午去四院,请西医开了张病情介绍,诊断是“慢性胃炎”,又到中医那里开来瑞生丸、舒肝丸。
  
  1958年1月17日星期五晴(第614天)
  上午把《心理学》复习完了,午后大扫除。
  从阅览室出来,滑了几圈冰,因为冻手,急忙跑回宿舍,洗了几件衣服。
  胃病是可以战胜的。
  现在只能说我在思想上撸掉了一些枝叶,根子还没挖掉。我应当如何改造自己呢?
  我个性的一个缼欠就是不善于交际,不善于在别人面前装出殷勤的面孔来。
  “假如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服务、最能实现人类幸福的职业,繁重的负担就不会把我压倒,因为这是为大众而牺牲的,我们就不会产生那可怜的、有限的、利己的快乐,我们的幸福乃是属于千千万万的人们。”——马克思
  
  1958年1月18日星期六(第615天)
  思想的变化,使沉寂的生活活动起来。我一定可以把《嫁给土地》和《羞》改好。
  
  1958年1月19日星期日晴(第616天)
  我一再劝告自己不要幻想,一个为个人利益打算的人,永远不能成为一个学问家,因为他吸收的知识,只是为眼前的利益服务的,因而就容易满足,而明天又有新的幻想,就永远不能积累下什么东西。
  
  1958年1月20日星期一风雪(第617天)
  下午在看哈代的《短篇小说集》,高中同学鲁德双推门进来,我们谈了一会儿。他告诉我:王殿齐因政治问题被学院勒令退学了。
  
  1858年1月31日星期五晴(第618天)
  1958年1月19日—1月30日共12天的日记是用拼音文字写的,连自己都认不清楚。还是当文字改革保守派的好。(字母和现在的不一样,其中19、20两日,是外孙帮我破译的。)
  上午考语音。午后看电影《安那•卡列尼娜》。在典型化的过程中,事件和人物永远是不能孤立的。人物的思想成熟了,才能在事件中表现得更充分。人物应当按照他们自己的人生观去生活,把对生活、对于人的感情、行为,用精湛的语言表达出来,在事件的发展中,激发观众的爱憎。
  晚看《女蓝5号》,在体育学院礼堂。
  两个组员跑来向我汇报。我和大中一起,和她们谈了些思想情况。
  
  1958年2月1日星期六晴(第619天)
  上午听邵凯市长的录音报告。下午听院党委刘书记的报告,谈知识分子的阶级属性问题。他讲得很随便,却能出很深入的道理来。
  1958年2月2日星期日晴(第620天)
  上午开座谈会,大家谈了半年来的收获。创造内因,加强自我认识,积极改造思想。大家对我们班级的工作很满意,团结得很和谐。
  午后,与罗、张、何送别。
  为了加强同学间在寒假期间的联系,班里做了一些“接力贺年片”,要大家互相通信,介绍同学假期的生活情况。
  今天应当记一件很值得注意的事情:
  下午5点的时候,我到职工食堂吃饭,因小食堂作为外语系听报告的分会场,没散会,我便先去洗澡。有一位穿灰大衣的40多岁的老师问我:“你为什么不听报告?”
  我说:“我是中文系的,昨天已经听了。”
  当我走浴池的更衣间,听见浴池里传来大声地朗诵声,我以为是谁在背演出的台词或是朗诵诗歌。屋子里有热气,瓮声瓮气地听不清楚。
  我跳进浴池里一看,原来是“右派分子”贾连城。我们曾参加批斗他的会。浴池里就他和我两个人。他先是坐在水里,双手捂着胸膛,然后从水里跳起来,面对浴池的一角站着,一只脚放在水泥台上,一面大声呼叫,一面向台上戽水。大叫了些什么我没听清楚,只是重复地说着痛苦、情火、愤懑、正义、疯狂……几个词。
  “闯王,当年横扫北京城,不可一世。但三十年的功业,如今却落入山中,在老寺里当了和尚,钟声宏鸣,你敲吧,敲吧……
  “啊小姐,你为什么要胆怯?你为什么向我疏远?小姐,像从前一样,大胆地爱我吧!别人不会知道,你纯洁的心在我手中,像珍珠在大海底层……
  “去他妈的,他是我儿子?他是我爸爸!
  “啊,我不会忘记你的话!我要做一个正义的人,我不怕死,我要做英雄!
  “啊!多么痛苦!情火在燃烧,我还记得你红唇热烈的吻!
  “谁说我没有力量?我还能冲锋……我疯了吗?啊,当理性得不到发挥,我又怎么能不疯?
  “到处流浪……”
  他哼着《流浪者之歌》,向浴池外的过道走去,把门关上了。在我走进浴池的当儿,有一个人在脸池前洗脸。我进入水池的时候,他已出去了。贾连城不叫了。他出来穿衣服,我也出来穿衣服。他的衬衣是暗粉色的,穿着黑大衣、黑皮鞋,蓝色劳动布裤子,一顶青羊皮甲克式的帽子。
  我细致地思考了一下,他使我看清了右派分子的反动面貌。一种反动的信仰会使一个人陷入怎样死腐的地步。人生观主宰着人的行为,他的生命是和他的目的联系在一起的。那歇斯底里的叫喊,使我从他身上看到别里柯夫激进的一面。
  不要把敌人看简单了,他们所要保留的东西,正是他们据以为命的东西。
  我们的高尚和伟大不能与敌人的反动与死腐相对比,这也正是需要提高我们对信仰感情的原因,敌人并不会珍惜你的温情和体贴,他们手中有武器。对于他我不能有丝毫的怜悯。
  晚上看神话片《鸽子姑娘》,好极了,给我带来了清新的情调,流水一样的情节,单纯而朴素的感情。在木桥上,用对唱的形式打灯谜,鸽子姑娘与大平之间的爱情十分完美。大平用锄头刨地,鸽子姑娘在旁边歌颂劳动时,我把这与我构想中的“南山浪子”情景联系起来,那感情一定会达到这样真挚而朴素的境界。
  
  1958年2月3日星期一晴(第621天)
  今天改《少年的心》。但对人物的个性掌握得不十分清楚,失败了。我很悲伤。
  “当我碰上了工作中的困难烦恼,
  当我因为疲乏而感到生活是平凡而且单调,
  我就想我是一个战士,
  一个简简单单的兵士……
  “去过那寻常的日子,
  去在那平凡的事物中睁大你的眼睛,
  去以自己的火点燃别人的火,
  去以心发现心。”
  ——何其芳
  
  1958年2月4日星期二晴(第622天)
  《少年的心》重开头。结构太松散。
  晚看《奥赛罗》。恨得深沉。写人物也一样,要有鲜明的爱憎。
  
  1958年2月5日星期三晴(第623天)
  我多么想突破我自己,更提高一步。
  
  1958年2月6日星期四晴(第624天)
  结束《少年的心》,还可以。
  开始写《嫁给土地》,很顺利。
  
  1958年2月7日星期五晴(第625天)
  雪化了,天气暖烘烘的,春天来了。
  继续写,晚上11点才睡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