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游客 ,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少记风流老来看——盖壤文学日记3680天|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盖壤  阅读:51342  发表时间:2018-11-13 21:22:17
  1957年9月18日星期三晴(第493天)
  上午讨论,下午仍然是讨论:问题:为什么说反右斗争是政治上和思想上的一场革命?
  认识事物的本质,要先抓住事物的表现形式。
  我的哲学基础太差了。今天借书证发下来,得好好计划一下如何多读书。
  晚上与高中同学胡文彦和王明富闲谈。
  收到安东一高寄来的团组织关系。
  
  1957年9月19日星期四晴(第494天)
  看准了方向,就要向那条光明的道路上走去。结果如何,不能设想,因为个人的发展有客观的安排。我写日记好像是给别人看的,这是需要改进的。
  上午团委书记的报告。午后过组织生活。
  晚看《桃李劫》。刘校长对学生抱着期望,但他却没有解决一个最根本的问题:革命。
  
  1957年9月20日星期五晴(第495天)
  图书馆每次可以借五本书。我首先借了一本图书目录来,拟订一个半年的学习计划。这半年要达到的水平是:能独立看懂古书,要读遍古典文学的各种选本。另外,要打一个哲学基础,再考虑读几本新出版的古代小说和外国名著。应当把“五四”以来的各家的选本读完。
  上午参加批判于的大会。午后我班的特色大字报《普通一兵》出刊。
  生活渐渐就绪了。天天早晨起来跑步。
  
  1957年9月21日星期六晴(第496天)
  上午学习鞠可真(历史系讲师)的右派言论材料。午后参加全院参加斗争徐公振的大会。他在会上说:我反反右派。
  你知道吗?你正处在一个革命的风暴中,这战斗的生活就在身边,为什么不以百倍的热情投入战斗呢?既然是革命,就不要怕牺牲。
  晚王吉国来到宿舍。我跟他谈得很投机。
  晚修改《羞》到两点。
  
  1957年9月22日星期日晴(第497天)
  上午睡觉。
  我的身体不好,这是乎是同学们很注意的事情。安东一高同来同班的赵洪利摸着我的脸颊说:“你自己摸一下看,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指读书)。朝鲜族同学安凤烈说:“老盖!你要爱护自己。”我有什么办法呢?
  晚上,新旧学生开联欢大会,在航校的礼堂。节目都很动人。向舞台上的各种表演看去,可以把生活范围扩大开来,发掘每个角落里的事物,成为人物活动的很好的场景,或一个情节的线索。
  
  1957年9月23日星期一雨(第498天)
  上午讲座,下午仍然座谈。
  给显亭信。
  
  1957年9月24日星期二晴(第499天)
  接景翔凤鸣信。
  我的胃仍不好,现在未痛。适才拿四年前的照片一看,相貌与现在相差无几。
  
  1957年9月25日星期三晴后阴(第500天)
  上午全院辩论会。鞠可真洋洋万言,说得有滋有味,从不同的立场出发,得出不同和结论。他竟说左派的中间人物也是右派。我有时想,右派净是些特殊人物,多为野心家。那种狡猾心态使人又气又笑,究竟想不想做人了呢?
  接到王学礼的来信,即回信。
  
  1957年9月26日星期四晴(第501天)
  上午与鞠可真辩论,全院参加。个人主义有的是政治野心家,今天受到打击,因为在集体中,是得不到属于自己的东西的。
  来院后,我没有按照想象的那样去安排生活。我有时对自己的理想丧失信心,但我一直把自己放在集体之中,把个人努力作为共同事业的一部分。我相信,即使理想不能实现,我有什么可惜的呢?我会觉得做每一件事情都是有意义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是因为与历史潮流抗逆而能得到成就的。
  假如我打算写一部小说,我必须首先提高政治水平,然后提高艺术水平,了解学校各方面的生活。
  各种批评,我以为无论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自己都应当接受,因为它起码可以堵塞错误和缺点发展的道路。
  因为胃痛,晚饭没吃。
  收到家信,心里高兴。我毕竟不是一个孤零零的我。
  
  1957年9月27日星期五晴(第502天)
  上午斗鞠可真。午后去卫生所看病,打一针阿托品,拿了一包药。晚上联欢会,与中文2、9、14班一起。
  
  1957年9月28日星期六阴(第503天)
  因病,精神颓然。开了一天座谈会。
  我明知小说《羞》结构松散,却不肯分开来,好像故意显示自己对题材的组织才能。我总想不平凡,然而什么工作不是从平凡开始的呢?
  一定要分开来写。
  
  1957年9朋29日星期日晴(第504天)
  今天没有休息,仍然座谈,有鸣放性质。午后站队进行游行演习,这和中学生差不多了。
  晚改小说。
  
  1957年9月30日星期一晴(第505天)
  秋高气爽,正是写作的好时候。我正写着,崔保堂和周临炳来。同往北陵荡舟。湖上莲花飘零,花茎直立,残叶杂乱。我欲呕,才知身体衰弱。在北陵照相。
  晚仍改小说。
  
  1957年10月1日星期二晴(第506天)
  参加国庆游行。场面比安东的庆典壮阔。开会时满天焰火,如凤尾。每人拿一束花,到12点,与洪利从东边返校。
  我被一种思想所折磨,竟不能相信自己是何种模样的人。小说中似乎暴露一些不健康的思想,改数次仍不成章。创作,苦矣。
  “应当做有爱的诗人。”如果一个诗人不写男女之间的恋爱的话,那是一个奇怪的诗人。人类男女结合,是世间一件美好的事情。一个诗人如果不描写土地、天空和海洋,也是一个奇怪的诗人,因为土地是祖国的土地,天空和海洋也是包括着许多诗的。诗人应该永远向别人显示出事物和人们的本质与天性。
  “……诗人如果有人民和自然界的力量,他可以走得非常远……有了这一切力量,诗人就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人。”(智利聂鲁达)(摘自《文汇报》)
  
  1957年10月2日星期三晴(第507天)
  早在院外的稻田边散步,归来时在院内遇见王殿齐,与他同往北陵。后回宿舍与明富他们打扑克。听战斗英雄郅顺义的报告。晚全院的晚会。
  
  1957年10月3日星期四晴(第508天)
  今日正式上课。大学生活正式开始了。我对于生活总是保持着这样的新鲜感,却没有把握它;什么东西能让我对于这纷繁的生活找出一些有条理的线索?
  我的身体不好。每想到这里,我就有种生怯的感觉,自叹与人不如。我对未来仍然保持着强烈的愿望,虽然我想到可能的困难、打击和失败,或是生活来一次出其不意的袭击,一种孤高的个性在我身上强烈地表现着,也正因为这样,我在困难面前,正消d耗着精力和身体。我仿佛用黄金去换小孩的玩具。
  斗争下去,改造我。我违背自己心愿写下这些话,但这能看出来,青春是用什么样的步子,在生活的浪涛中渡着。
  我想这样做:
  每天一小时读报纸、杂志;
  午后一小时锻炼;
  一小时练小提琴;
  其余时间用于阅读。
  
  1957年10月4日星期五晴(第509天)
  情绪总在变化。有时回到高中一二年级的时候,我喜欢我的小说,因为它使我感到青春的美好。只要它是纯洁的,那就大胆去写吧。向苏联文学学习。
  
  1957年10月5日星期六阴(第510天)
  胃仍不好,加是经济危机,精神好郁闷,没出门,没看电影。本来可以去舅舅那里去,但我没去。晚上与洪利到百货公司买了几个本子。
  我相信我有力量去抵抗疾病和经济的困难。
  孔宪功来信,予回信。
  
  1957年10月6日星期日晴(第511天)
  浑身没劲,像得了虐疾,是感冒了,嗓子痛。
  王吉国来,与座谈。
  
  1957年10月7日星期一晴(第512天)
  把写鸭绿江的几首小诗改一下。如何宏所说,原来有几首的比喻不统一,主题亦不明确。
  乐观起来吧。我喜欢我这人的性格,有时激烈,会把月亮当手球,有时静思,像树木那样无语,有时高兴,像湖上的一叶偏舟。希望和斗争,我享受这生活的快乐。认清面前的道路,跑过去吧!尽管会有苦闷,但后面一定是快乐。
  
  1957年10月8日星期二晴(第513天)
  我还是乐观的我。
  把写鸭绿江的小诗寄给《长春》。
  
  1957年10月9日星期三晴(第514天)
  感冒稍好。课余改小说。
  
  1957年10月10日星期四晴(第515天)
  上午去沈阳车辆修配厂参观。那巨大的火车头在人的手中诞生,不能不钦佩工人的创造。
  晚看意大利影片《多难的情侣》,描写一些不懂生活的人,在革命的环境中如何成长的故事,描写了真实的生活。米里奥的爱情不可称道,但所写和生活使我们了解他们是单纯、洁白的人。揭示人物的真实感情,有了生命力。
  
  1957年10月11日星期五(第516天)
  生活不像中学那样有规律。不复习课程,改小说,效果不佳。
  
  1957年10月12日星期六晴(第517天)
  晚看《伊凡从军记》。我似乎从那个脑力劳动者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发现,我的人生观正在形成之中。我走的路是一条不平坦的路。资产阶级个人主义是我的致命伤。这种思想的产生,从童年就开始了。我力图改造它,却无时不在为它辩护。虽然弄清了历史的动向,为国家未来的远景所激动,但我加入这个行列的目的,是从中获得自己的好处,认为一个默默而生的人,一无价值,因此挥霍了自己的生命。达不到目的,很快失掉了生命力,于是变得一无所有。我尽量把自己表现得很忠厚,然而我常常不关心人。更主要的一点,就是我明了这一切,却没有使自己转到正确的轨道上来。我懂得什么是正确的人生道路,在外表上我采取符合于它的态度,形成了表里不一致的性格。
  写到这里,我流泪了。在我短短的生命中。为了追求这个,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我还不曾想想我的道路错在哪里。到目前为止,它的危险性愈来愈明显了。
  我本来可以向别人乞求,过一种平平常常的生活。在小学时,冬天穿着蹶腚棉袄,穿着破鞋,脚冻伤了,我忍受着。怕上学晚了,自己起来做饭。考中学的时候,我早饭不吃,拖着生冻疮的脚,一步一瘸地往学校挪,到安东中学的考场,已经晚了。我向陈颖校长哀求,他问了我的成份和家庭,才引我进了考场。天晚了,我本来可以到四姐家去。但我怕她因为自己的生活困难而不高兴。我又一瘸一瘸地回家了。当我考取了,评上了三等助学金,还是得回家向哥哥要钱。在中秋之际,我回家没要出钱来,哭着往回走。我的被子破得不像话,棉花透亮,常因为检查卫生,站着难堪。学校要伙食费,我白天躲在墙后哭、晚上趴在被窝里哭。我终于毕业了,我获得了什么?得了肺病。
  教语文的王纲治老师在班上念了我的作文。从那时起,我努力,看准了文学可以达到我的目的。我曾拒绝别人对我的萌芽的爱。我相信,我成功之后,一切都会达到。
  去年,我获得了一点点成绩,发表了我的处女作。我更加相信自己了。我用一切办法战胜了疾病。
  然而现在如何呢?我骨瘦如柴,终于无力把我的小说改好。难道那些致命的东西还不暴露出来,借助于外力,使自己得到改造吗?这还不是衰老的表现?我的年龄和我的思想经历多么地不相称!
  靠近党吧!唯有党才能把我从痛苦的深渊里把我救出来!《伊凡从军记》中的彼得罗夫说:“人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掩盖他的丑恶。”而我要说:“人的一切行为就是为了毁灭它自己。”
  “不为生活的勇士,就被生活所埋没。”
  “你不统治别人,别人就统治你!”
  看看我的丑恶思想吧。一定要把自己的思想谈出来。
  
  1957年10月13日星期日晴(第518天)
  早晨起来,又觉得没什么。但今天的我与昨天的我又不一样。
  今天到舅舅那里去。这位耿直、慈善的老人把我的眼睛打开了。我对他说起了我几年的思想。老人用亲身的经历和现实来说服我:“我们活着是为了创造世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要求人们有多大力量使多大力量。”从这一点上看,我没有走错道路。另外的道路是没有的。
  我说我有名利思想。他说:“升官发财是知识分子追求的东西。但旧社会不溜须捧盛就别想升官,不贪赃枉法你就别想发财。今天当人民的官,就要给人民办事,不联系群众,群众就反对,今天的官也发不了财。”
  我谈到我的努力和我的思想的危险性。他说:“你吃苦,那算了什么?我那时比你怎么样?说起来,人们工作,就是为了生活好;但你想自己生活好,也要让大家生活好。自私也不是不好,但要把这个私化开来,就是化私为公。”老人对我谆谆教导,“要克服困难,国家培养你,说明你还有些用处。”
  他的屋内摆设很简单:三个沙发,一个茶几,一张书桌。桌上堆放了一些书籍。舅父仍然在不断地学习。无怪他的一些见解那样正确。
  窗外有几盆花,天竺葵、海棠、石榴之类。床上的行李也很简单。
  大舅把卖报的四元钱给了我。唉,我有什么理由停下脚步?
  靠近党!
  
  1957年10月14日星期一晴(第519天)
  午后院党委刘书记作报告,号召大鸣大放。晚上开座谈会,表态度。我说:“世界在改变,解决矛盾的时候,往往是用和平的方式,大至世界上的和平共处、议会斗争,小至国内的和风细雨与说理斗争。这是矛盾对立双方面力量的对比变化了,采取了新方法……
  “全民整风就意味着,不仅是为了整共产党的风,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改造我们自己。”
  我们宿舍的矛盾都不能统一,各人都不很谦虚,这使人很生气。
  收到张新乙、鲍传喜信。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