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游客 ,  【登录】  【注册
当前位置:首页|长篇频道|人生百态|少记风流老来看——盖壤文学日记3680天|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优发国际_优发国际平台_(唯一)官方网站

作者盖壤  阅读:51301  发表时间:2018-10-30 11:59:44
  1956年11月8日星期四阴(188)
  晚饭后给合唱团配曲了,搞得不好。
  
  1956年11月9日星期五晴(189)
  晚上起了小风,轻轻撩着我的头发。午后去四分洗浴。在课堂上我偶然想起《笑》里的一个场面。田永春老师在讲三角——斜面三角形特殊情形解法。我觉得那个场面挺活泼。
  睡前看看《古诗源》,选择精华的背一下。
  昨晚与鲁某谈起志愿来,他似乎有些犹豫,自己并无坚定的理想。要我说,他对自己还不认识。我建议他学艺术,因为他很有这方面的兴趣和才能。但我未深说,因为他很轻浮,对别人的话常当耳旁风。但我深信他的天才。在班里,我只看好郭广盛和他可能有成就。老郭是肯干的,但不注意方法。他好沉思,这一点我喜欢,以后可找时间和他谈谈。
  我正酝酿描写家乡的那些官僚们,就算冒险吧,要写写农民是如何罢工的。
  
  1956年11月10日星期六阴(190)
  午后在大众剧场演出《黄河大合唱》。我在为《黄河颂》的独唱做伴奏。我认为合唱失败了,台上合唱,台下却大笑。太冠冕堂皇了,硬要报出演唱者、指挥者等等。
  5点钟,我从大众走出,步行回家。上岭时,天就快黑了,北风强劲,冷。走上那条小河的时候,影子出现在我的前面。回头看看天上,原来是清冷的月光照下来了。山上的树林疯狂地叫啸。我本来想从老尤家的前面过山,做一次冒险。但是失败了,胆小。路过李家门口,从禾谷地里蹿出一条狗,大叫着,我的后背忽然发冷,头发竖起来,真害怕了。回到家里,已六点多。秋天天短了。
  
  1956年11月11日星期日晴风(191)
  上山搂草。那松毛厚厚的,踏上去很舒服。上午二哥没回来,午后回来了,向二嫂要了5元钱。回城里,到四姐家,她刚下班。遇见了陶仁良。吃了点饭,后返校。到报刊亭买了一本《新港》。
  
  1956年11月12日星期一晴(192)
  体力比以前减弱了,当是不常锻炼的缘故。每早在双杠上运动,今后天冷,只好停止了。
  今晚着手修改《有哭有笑》,应有些独到处。
  我想入小伙,目前问题还不能解决。情绪不好。
  
  1956年11月13日星期二晴(193)
  我很兴奋,因为我的小说似乎改得很好,气氛上挺活泼。但愿人家别指责我,这是庸俗的,那是温情的。因为我的胆子似乎大了些,搞点浪漫气氛,本来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我对鲁某说,在探索之中,一切都是正常的,就是不要忘记了思考。他常常用取笑别人来得到快乐,他自己说这是幼稚,但我却觉得这是清高和浅薄。比如吧,他说我和李某如何了,他曾在向日葵下弄得我鼻头出汗。只要把我放在生人面前,我就会像木头一样,让人任意敲打了。
  这次我并未表示歉意,用庸俗的论调去反击他,目的在于,让他也能体会到,他在取笑别人时,对方是什么感觉。结果他没得到便宜。昨晚他好像生气了,因为他不听劝告,只得用理性的语言,加上一点善意的嘲讽,弄得他啼笑皆非。
  我告诉我自己,可以用任何方法,使别人在真理面前屈服。
  
  1956年11月14日星期三晴(194)
  寒冷从四面威逼而来,刺在身上。
  只有你明白、了解了自己,你就不会为了尊敬别人而丧失了个性。
  收到《文艺学习》11月号。
  鲁某的哥哥很进步,支持弟弟去实现一个远大的志愿。鲁把他哥哥的信给我看了,他同意弟弟考文学。我看他的性情,学文学好像不大合适,因为他不大有耐性。为了友谊,我可以帮他,因为友谊不是掠夺别人。
  顺利地写了四页。我的同位崔保堂对我说:“我们真幸福。”我有同样的感觉。我在写作,他在演算物理电学部分的习题,在这明亮的灯光下,有暖气的屋里很温暖,我们为追求理想在努力。
  
  1956年11月15日星期四晴(195)
  午后去四道沟空二军驻地,二哥在那里工作,取了14元钱,交12元伙食费。
  人有可塑性,尤其是年轻人。过去觉得胡某有些麻木和阴暗,但今年却变得温和了。高一时,看他有点才能,我想和他接近,后来因发现他的另一面,就敬而远之了。
  和鲁某谈了选择志愿的事,但他太轻浮,即使是一些有意义的话,也很难引起他的重视,却又没有独断的能力,好像很幼稚。
  
  1956年11月17日星期六半阴(196)
  我们在江堤上漫步,倪、鲁、崔、王。他们说,我们在一年以后,便不会有这样在一起的机会了。我说即使有这样的机会,因为地位和精神面貌的不同,也可能没今天这样快乐了。不过,我不会有变化。
  初冬,江边的芦花散尽了,留下黄色的芦茎。
  鲁某说我说话有时过急,不正常,好带“这个”。是的,最近养成的。由于我不容忍别对自己不尊敬的行为,情绪常因此激发起来。这是不好的。我的活跃只表现在心理上。
  鲁某的志愿好像决定了:北大俄语系。这与他的兴趣很合拍。
  关于考北大,常有一种烦闷之感,我担心我的身体,正因为这个,今天感到沉闷。身上很难受,痰也多起来,一顿只吃一碗饭。
  下午,我为吃小伙又很生气,童管理员跟我要条子(本来没有这样的手续)。我跟谢校医要条子。他说:“你为什么以前吃了又退出来?”
  我说:“没有钱。”
  “为什么不多写出篇稿子?”
  我说:“你得了吧!”
  生气就为这个。这是个毛病,这样泥土会把我早点吞掉。我应当改。
  晚上舞会。有些人很大方。我是伴奏的。
  
  1956年11月18日星期日阴(197)
  朝有雪,山头戴上白色的小帽。入小伙了。
  午后,我拿着那双破了的鞋(是那双用稿酬买的鞋),叫鞋匠给补。鞋匠看了看我的脸之后说:“没有时间,你明天来吧。”
  旁边有宋先生在,致使我没勇气把那双鞋拿起来。贾某拿起来看了看,说:“这鞋能补?我看你再买一双。实在是破,补鞋的不愿意给补,那还有什么可说的!”
  我气得回宿舍躺起来。但我睡不着。想,这几天是这样地不顺心。昨天入小伙时,童某竟担心我拿不出伙食费,我怎么会不变得古怪呢?想改个笔名,如“古心圣”,除了让人家笑话,能获得什么?我不能再念书了,难道我永远这样乞求下去吗?实在无话可说啊。是的,我仍然要战斗,把武器磨得更快些。
  这样,我的信发出去了,对于他们用沉默来对待来稿予以批评,坦率地说出我的生活处境,我的署名是古心圣。
  
  1956年11月19日星期一晴(198)
  午后去四姐家借钱。因今天她不休息,我去三谊制药厂找她。一个女同志从我的头上看到脚下,说:“她在车间里工作。”
  “不能见到她吗?”我说。
  “你找她干什么?”她问。
  “她是我姐姐。”
  虽然是所答非所问,我估计她需要这个答案。
  “会影响生产的。”
  “那我就不见了。”
  我连鞋也没买。到处碰壁。
  教室里开始调换位置。为了避免那些庸俗的谈笑和无原则的争论,我和我的同位认为,我们不换了,这样我就可以少生一点气。“凤凰”同学总说他是个孩子,但我总不相信一个人会一辈子都想做一个孩子。
  晚写出两场来。重要的是我写出了十大段提纲。对社里的生产,对农民的生活问题,要适当涉及。这样,可以有四万字。我很希望能订个小本子,容易找机会和农民见面。工作总得有点效果才行。
  
  1956年11月20日星期二晴(199)
  午后到大众剧场看《春•秋》。在内容上,近乎《红楼梦》。但人物有反抗性,暴露残酷的封建制度。人物描写十分感人,爱憎分明,观看中强忍着眼泪。在“秋”里,觉民打了四叔一个耳光,真叫痛快。如果放在我的手里,可能打十个乃至百个。写得很真实。
  觉新是一个忠厚的人,也是一个软弱的人。某种程度上,是招人恨的。结尾的转变合乎我的意愿。
  不要因为自己无才,把一切问题都简单化了。把一个庞大的“家”,用一个小小的笔来控制,需要才能。
  晚上写了几个字,再也写不下去了,因为心情沉重,是为古人担忧了。
  
  1956年11月21日星期三阴冷(200)
  黄昏的时候,落起了细碎的雪。远方的树在雪影里摇动。
  接到《文艺学习》退回的《游子吟》。信中指出的缺点是:生活面广,写得不深,对巴腊的经历写得不够细致。但我觉得他们没谈这些事件对人物的作用。生活材料再多,可能会使人物更臃肿,写信问一下?
  我又读了一下原稿。对它的修改,我有很大的信心,因为读着读着,自己也激动。
  我多么需要多读书和了解生活啊!这几年的时光,实在是浪费了不少。
  
  1956年11月22日星期四晴(201)
  窗外眺望,土地盖了一层薄薄的雪,盖了半截的楼房只好停工了,红砖在日光下干晒着。
  看了一段高尔基简传,又一次激发着我的热情,难道我就不能做时代的鼓手?即使我不能,我也拿出最大的力量去做,人们,我不会辜负你们给予我的一切,一个人诚然要生活得幸福,但我也愿意让自己为革命的烈火燃烧。
  不要以唱抒情曲而满足吧,我也要喊出地动山响的声音来。疾病和死,有什么可怕?只要我有足够的热情,有什么可悲的呢?
  接到他们的退稿信,我觉得我自己确实应当认真地做事。对语言的表达能力,是不能满足现状的。我的日记里也出现过文理不通句子。所以,我把《有哭有笑》拆掉29页重写,要加强人物关系的描写,加强故事性。
  把心情放宽些,这样,我才有动力和希望。
  
  1956年11月23日星期五晴(202)
  不要轻易去写。接受影响很重要。当你在脑子里穷搜极索挤出一点东西来,常常是对生活的理解不正确。头脑清醒一点。我常怀疑自己的记忆,有时瞬间的抑制和紧张,使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多疑的心理也常常抑制智力的发展。
  
  1956年11月24日星期六晴(203)
  今天的晚霞很美的,它像酒的火焰。
  晚上很无聊,既不能写,也不愿看。午后与郭某谈理想和志愿,我们在个性很合得来。每个人都应当有个性,那个性是应当受尊重的。
  
  1956年11月25日星期日明(204)
  今天的晚霞像一幅画,在波涛汹涌的海上,有一层蓝色的云,夕照从云里透过来,给画面增添了艳丽的光彩。
  靠毅力把高尔基的一个专集读完了,否则,我想上街去白跑一趟。
  最近有种心里不安的感觉。大约一个进入青春期的人都有这种感觉吧?那是对未来美景的热烈期望,对爱情的试探和幻想,对友谊和切身问题的思考。这使人沉闷和烦恼,也使人兴奋,心里发痒。渐渐的,这些问题像雪花一样,把你包围起来,你不得不注意自己会不会迷路,不得不注意脚下的冰会不会把你滑倒。渐渐的,你安静下来了,觉得人生的路是不平坦的,成就不是容易就能获得的。
  月古同学写得太快了,看出他对写作不是很严肃。他拿一篇东西给我看,我不得不谦逊地提意见。我有一颗易于感化的心。
  
  1956年11月26日星期一晴(205)
  晚团支部会,讨论工作。预备支委会搞鉴定。
  季评出来了,成绩尚好。
  
  1956年11月27日星期二晴(206)
  午后去市图书馆找一点抗战史料。它们穷得很,连一本《牢门脱险记》都没有。对小说的修改我有不少忧虑,我是不是歪曲了中国青年形象?对我的前途也思考了许多。我的病还不好,早晨上楼后就喘起来,痰多,饭也吃得少。我能干什么呢?青春时光,不能随便放掉。
  
  1956年11月28日星期三(207)
  在俄文的课堂上,向外望了一眼,窗前飞旋着细雪,山坡上有一道弯曲的小径,现在如一条银蛇那样躺在那里。雪下得并不厚,正因为这样,山上灰色的树、红色的岩石,都像用白绒围巾围起来一样,更加美丽了。
  午后的团支部会,讨论王某的入团问题。我不愿发言。
  生活是复杂的,人的关系也变化万端,要时刻注意你的行为和今后你对这些事情的看法,你不会后悔吗?不愿承认自己错误的人,我很讨厌他。
  
  1956年11月29日星期四晴(208)
  午后时事测验,之后我给他们判卷。很累人,可以体会到老师们的辛苦。
  
  1956年11月30日星期五晴(209)
  暖和得很。午后与鲁某到江堤散步。谈一些彼此的印象。他说不应过早地出头露面,这是对的。我的处境尴尬。如果不是我的身体不是那么虚弱,我的生活就得另外安排了。我告诉他,不应局限俄语一个科目,因为他有全面的才能。
  
  1956年12月1日星期六晴(210)
  晚上在大众剧场看《大街上发生的事情》。这是一群好孩子,真正的工人阶级形象,描写了真正的爱情,歌颂真爽的工人,讽刺了那些头脑空虚的、虚伪的知识分子。米沙,这个野性的小伙子,在爱情的束缚下变得驯服了。影片对人物的处理很适当,毫无矫揉造作的成分。描写自然而大胆。中国应当向外国学习,用复杂的人物关系造成误会,很有戏剧性。
  昨晚有小雪。
  
  1956年12月2日星期日阴(211)
  早晨起来,外面是一片灰蒙蒙的世界。浓霜把树木装饰起来,树挂满枝,像白珊瑚,连电线都是银白色的。西山上的松树挂着积雪,朦胧地睡在云雾中。
  午后到评剧院看《孔雀东南飞》。评剧有生活的真实感。
  在四姐家借了10元钱。四姐已成候补党员。她进步了。我的个性跟她有共同的地方。她劝我不要悲观和一味想出头。
  我的剧本大概丢了,让它沉默吧。
  
  1956年12月3日星期一晴(212)
  午后,班主任江老师找我谈一些班级的情况。他对我们的工作很不了解,在评助学金的工作上受了些刺激,对班级的工作不够深入。
  他对我说,应当注意休息。我是应该注意了。我较盲目了,对事业的追求常比身体看得重。注意吧,生命!悬崖勒马,现在还来得及,要争取,不要颓废下去,以后会有机会的。
  
  1956年12月4日星期二雪后晴(213)
  一团团绒球似的雪落下来,碧绿的扁柏顶着雪帽,景致是这样的美。
  仍然要克制。注意吧!你的生命还小得很,何必这样挣扎着追求,还有明天呢!
  晚把《游子吟》取回。何老师没提出什么意见,使我很失望。我得找机会和他唠唠,可惜我不能和大舅谈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