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看点·红尘】姚三(小说)

作者双双喜  阅读:1762  发表时间2019-07-10 20:10:45

   婆娘匀称的鼾声宣示着夜已深沉,然而姚三却失眠了,反复碾压的床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即使如此也依然惊不醒酣睡在身侧的婆娘。
   棚屋内的空间狭小,棚屋木门中间有一条两指宽的缝隙,由门缝中间射进来一缕细细的月光,正投在姚三的脸上。他摸索着坐起身子,摸索着划亮火柴,点燃了床头的一根蜡烛头。小屋墙体糊满了黑泥巴,黑色墙体吸纳了投射的光照,如豆的烛光并没有给这间小屋增添多少光亮。他伸手从床角摸索出一盒香烟,抽出一颗叼在嘴上,脑袋探到蜡烛近前狠狠嘬了一口,随即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浓烟雾围绕着依然酣睡着的婆娘的脑袋,婆娘使劲儿咳嗽了几声。烟雾散尽,又传来她匀称的鼾声。
   姚三瞄了婆娘一眼,嘴里轻声嘟囔了一句:“没心没肺的娘们儿!”随即又狠狠嘬了一口香烟,吐烟的嘴角微微上翘,脸上堆积出一缕淡淡的微笑。
   姚三是发自内心的微笑。这段时间他一直沉浸在幸福的遐想之中,满脑子晃动的都是一穗穗硕大的尖椒,还有一摞摞捆扎的钞票。
   去年夏天,姚三用家里所有的积蓄建了这座二百米的蔬菜大棚,种植了辣椒。两口子对这座大棚很上心,精心管理,棚内的辣椒更是长势喜人,看上去要大丰收了。姚三昨天就去蔬菜市场查看了行情,辣椒奇缺,价格更是高得惊人,每公斤十元。姚三算计着,大棚内的尖椒一茬子能摘两千公斤,那就是两万元啊!照这么计算,只需要这一季辣椒就能收回去年投资的所有成本。姚三的脑海里经常浮现出这种幻觉,满大棚的绿色植物慢慢幻失了它本来的颜色,变成了满地的粉红色的百元大钞。他微微一笑,吐出嘴巴里那团憋闷了许久的烟雾的时候,喉咙里发出一阵嘿嘿的笑声。
   烟雾再次包围了睡着的婆娘的脑袋,婆娘再次接连发出急促的咳声。咳声顿止,她谩骂了一句:“三更半夜不睡觉,就知道抽。呛死人了,上外面抽去!”
   姚三并没驳应婆娘蛮横的谩骂,却乖乖地立起身子,蹑手蹑脚地拉开木门去了外面,生怕再次打扰到婆娘的美梦。其实他很心疼自己的老婆,他知道她整日在蔬菜大棚里忙碌,难得睡一个安稳觉。
   自从去年冬天蔬菜大棚栽上辣椒苗儿,他和婆娘就搬到这座大棚里居住,把这里当成了家,甚至连过年一家人都没在一起。老婆孩子在家里吃了年夜饭才给他送到大棚里来,他端着满满一碗水饺,瞅着长势喜人的椒棵吃得很舒心。这满棚的蔬菜已经成了他生命的全部,也是他所有的希望和寄托。
  
   二
   一轮满月悬在正空,被风吹得摇摇晃晃,好像随时都会跌落下来。大地被月光染透,远处一排排整齐的蔬菜大棚在水月中闪着银光。姚三的这座蔬菜大棚并没建在规划区,而是孤零零地伫立在旷野里。
   姚三去年建大棚的时候农业区已经没有多余的土地,他只能在自家的可耕地里建棚,为此还掘了地里的几堆老坟头。他也不知道那些坟堆里埋的到底是谁。爹活着的时候曾经告诫过他,说这是姚家列祖列宗的坟墓,决不能铲除。他顾不了那么多了,这些年左邻右舍种大棚都发了家,他也要种大棚。他琢磨着无论到了什么时候死人得给活人让路。孩子上学、翻拆房舍、以及孩子强烈要求要买的冰箱电视,这些都是他急需要办的事儿,而办这些事儿哪一档子也离不开钱。
   蔬菜大棚前面紧邻一条东西走向的柏油马路。柏油马路的十字路口长着一棵瘦弱的小槐树。正月时节,寒风料峭,槐树还没催出新叶,秃枝在清冷的风中抖着,看上去似乎马上就要被冷风冻死了。
   姚三蹲在棚屋门口抽了一颗烟,又抽出一颗叼在嘴上,刚从口袋里摸索出火柴,一直盯着柏油马路的目光倏然定住了。他分明看见那里蓦然间亮起一团蓝火。是蓝火!只是突然闪了一下便消失了。是什么?他的神经突然紧绷了起来,定睛细瞧,小槐树底下影影绰绰地显现出两个人的身影。他吃了一惊,心陡然间提到了嗓子眼儿,这么晚了谁会站在那里?不由得想起了去年铲除的自耕地里的两座坟头。
   他开始疑神疑鬼了。
   姚三蹲在棚屋门口不敢动弹,小槐树底下的两个人的谈话声被微吹的东南风清晰地送入他的耳朵。
   一个男声说:“这小子太可恶了,坏了咱俩等了上百年的轮回之道。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被自己的重孙子清走了。”
   “唉!”是个女人的叹气声,“他毕竟是咱们的重孙,原谅他吧!”
   “原谅他?”男人的话音带着愤怒,“这小子拆咱们的房子也不打声招呼,害得咱两口子无家可归。”
   “不知者不罪嘛!”女人仍然劝解。
   “他耽搁了咱俩多大的事儿?等我投胎做人了,一定不会饶过他。”男子的语气仍然带着愤怒,“若不是他拆了咱们的房子,去年九九重阳之夜咱俩就投胎做人了,害的咱们还得等到现在。”
   “明天可就是正月十五了,是咱俩唯一的机会,可不能放过那对夫妻了。”女人说着,反问了一句,“你记住那对夫妻的相貌特征了吗?”
   男人说:“记住了。明日午时,会有一辆独轮车经过这个路口,推车的男子长黑脸儿,是个瘸子,车上坐着的是他的老婆,那女人圆脸儿,蓄着一头短发,头上系着一条红围巾。”
   “嗯!”女人应着,又问,“时辰记住了吗?”
   “记住了。午时投胎,决不能超过午时一刻,咱们只有一刻钟的时间。”
   “嗯!咱们现在就把陷阱挖好,只等着明天午时那两口子过来。”
   男人应了一声,随即举起一把铁锤砸向柏油路面,女人也挥着羊角镐帮忙。两个人忙活着开凿地面,蹲在棚屋门口偷听的姚三清晰地听到铁器砸开地面的叮叮当当的响声。
  
   三
   姚三看着眼前的一幕不敢大声出气。两人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现在他能肯定这两个人是鬼魂了,也能确定自己去年刨除的两座坟头埋的正是自家的祖宗。更让他感到可怕的是两个鬼魂提到的那两个人,丈夫长黑脸儿,是个瘸子,妻子圆脸儿,蓄着一头短发。这不正是自家的侄儿吗?鬼魂要借侄儿和侄媳妇脱生做人?怎么脱生呢?难道要害他们的性命?姚三越想越怕,大冷的天,顺着脸颊竟然滚下了两溜儿冷汗。
   姚三正神魂不定的当隙,小槐树底下又闪了一道蓝光,刚才说话的两个人,确切地说,应该是两个鬼魂已经不见了踪影。姚三仍然蹲在原处不动,眼睛死死盯住小槐树,如此过了大约半个时辰,那两个鬼影始终没有再次出现,他才揉了揉酸麻的双腿,慢慢站起了身子。
   姚三嘴巴里一直叼着的那颗香烟早就被唾液浸润得弯曲下垂,他狠命吐掉粘在嘴唇上的湿漉漉的烟丝,又抽出一颗叼在嘴上,双手开始哆哆嗦嗦地划火柴。划了十几根火柴也没划出亮光,他赌气地从嘴巴上扯下烟卷,连同已经被他攥瘪的火柴盒一同撇出老远,随后转身向着棚屋门口走去。他的手刚刚搭上木门却蓦然间僵住了,缓缓扭过头向着小槐树的位置望了一阵子,毅然抬脚向着小槐树走了过去。他斗胆要去那里查看一番,刚才他分明听见两个鬼魂叮叮当当砸击地面的声音,他要去看看那里被他们挖了一个什么样的陷阱。
   他战战兢兢地走到小槐树底下仔细查看,哪里有什么陷阱,一切如故。刚才的一幕好像是一场梦境。他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了,或许是连日来辛苦劳作,累得耳鸣眼花,自己出现了幻觉。想到这里,他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信步向着棚屋走去。
   姚三重新在木板床上倒下来的时候,东方的天空已经露出了鱼肚白,远处村舍里隐隐约约传来公鸡的打鸣声。老婆似乎被他惊醒了,扭了扭几乎睡僵的身子,说话的声音裹挟着滤过浓痰的沙哑:“咋去啦?”
   “在外面抽了会儿烟。”他回道。他不准备把刚才的所见所闻告诉婆娘。她一直反对他在坟地里建大棚。
   “抽了一宿?”婆娘清了清喉咙里的浓痰,问了一句。
   他没再回话。此时的他不想多说一句话。他觉得自己亟待闭上眼睛,咀嚼刚才的一幕画面。闭上眼睛思维活跃,也许能咀嚼出个所以然来。他闭着眼睛也没咀嚼出个子丑寅卯来,却一直睡到日上三竿。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婆娘早就拉起了遮盖在大棚上的草毡。
   阳光很艳,艳得让人不敢直视。艳光透过塑料薄膜将大棚里的空间辉映得红彤彤一片。一排排辣椒棵子舒展着浓黑的叶子在艳阳里尽情地呼吸,一尺多长的青椒满缀其间,摇摇晃晃。婆娘手握泥匙正小心翼翼地抠搜着地上的杂草,其实地上并没有什么杂草,两口子连一棵钢针般大的杂草也不放过。生钱的地方,怎么能长草呢?
   “他爹,晚饭给你做好了,你吃了吗?”
   “我不饿。”
   “他爹,啥时候摘辣椒呢?我看棵子都快撑不住了。”婆娘语气带着欢快。
   “明天。”姚三语气肯定地回道。辣椒本来早就该摘了,可他一直靠着,他琢磨着辣椒多在棵子上待一天就多长一份份量,这个时候长的不仅仅是植肉,更是钞票。他观察着大棚里的形势,感觉到是时候采摘了。
   姚三也握着泥匙抠搜夹在植株间的杂草,时不时地抬头隔着塑料薄膜瞅瞅外面的日头。日头慢慢升上正空,大棚里的温度也随之升高。
   婆娘察觉出了他干活不专心,问了一句:“你咋啦?不断看日头干吗?”
   他答非所问地回了一句:“我出去透透气。”随即将手里的泥匙一扔,扭身向着棚门口走去。
  
   四
   姚三钻出了大棚,目光定在十字路口小槐树的位置。昨夜里两个鬼魂的谈话犹在耳畔:“明日午时,两口子会经过这个十字路口,丈夫推着一辆独轮车,车上坐着他的老婆。”
   虽然他一度确信昨夜自己的所见所闻只是一个幻觉,但他仍然搁置不下。此时他紧紧盯着这棵小槐树,只为了证实昨夜的所见所闻确实是个幻觉,一切根本就不会发生。奇怪的是,此刻他的心脏莫名其妙地敲起了鼓。这种神使鬼差的感觉让他有些忐忑局促。
   姚三站在小槐树底下,抬头看着日头慢慢向着正空移动,他抬起胳膊看了看腕表,十一点四十五分,还差一刻钟就是午时了。他转着脑袋向着东西柏油马路打量,突然间瞪大了眼珠子。由柏油路西边果然挪过来了一辆独轮车,推车的人很显然是个瘸子,一杵一杵的身影格外清晰,车子上还坐着一个扎着红围巾的女人。因为离得远,姚三并不能确定那两个人是不是他的侄儿和侄媳妇。
   他们果然来了。姚三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现在他觉得把昨夜的所见所闻当成一场幻觉是有些自欺欺人了。他不由得又低头看看脚底下,脚底下并没有什么异样,依然是平坦的柏油马路,依然闪着黑黝黝的光泽。他使劲儿眨动着眼睛,看到脚底下的这片柏油路突然发出哗啦一声巨响,既而迅速下陷,陷出一个直径两米多的大圆坑。还差点儿把他陷进去,亏得他一个猛跳退步三尺才逃过此劫。他惊魂稍定定睛打量,见陷坑里喷薄着熊熊火苗,无数被火苗烧红的厉鬼张牙舞爪,发出愤怒哀嚎之声。姚三使劲儿晃晃脑袋,眼前的一幕蓦然不见。现在他能确定刚才看到的一幕确实是幻觉了。
   姚三正恍惚间,推车人离着他只有丈余了。他这才稳了稳神儿定睛细瞧,发现推车的瘸子长着一副长黑脸儿,坐在车上的圆脸女人头上系着一条红围巾,红围巾里包裹着一头短发。这二人的长相打扮与昨夜两鬼描述得不差分毫,但姚三并不认识这夫妻俩,两夫妻更不是他的侄儿和侄媳妇。他长舒了一口气,心中暗忖:看来是自己多虑了。既然不是自家亲人,我也就不必管他们,俗话说“生死由命”,况且昨夜的事儿或许只是荒唐一梦罢了。想到这里,姚三便迈步向着大棚走去。
   他与推车人擦身而过的当隙,推车人扭头看着他笑着打了一声招呼:“大哥,吃饭了吗?”
   姚三点点头:“吃了。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陪我老婆回娘家,前头王村便是。”推车人笑着回应。
   这本是陌生人路遇寒暄的一句再平常不过的招呼,却让姚三动了恻隐之心。他觉得这个瘸子不易,推着独轮车去看望岳父,家境过得肯定不宽裕,况且又瘸着腿脚,去了王村怕是连饭时也赶不上了。想到这里,他突然大声喊了一嗓子:“兄弟,你停一停。”
   瘸子蓦然顿住步子扭头瞅着他,莫名其妙地问:“咋了?大哥!”
   “你先把车子放下,我有话对你说。”姚三又喊了一声,低头看去,眼前仿佛又幻化出那个窜着火苗儿、诸鬼张牙舞爪的大坑,而独轮车的车轮正停在火坑边沿儿上。他抬起胳膊看了看腕表:十二点十分。耳边又回响起那个鬼魂的话音:“午时投胎,决不能超过午时一刻。”按照鬼魂的说法,也就是说再过五分钟就会超时。
   “咋啦?大哥!”瘸子双手攥着车把,仍然没有放下车子。
   姚三瞅瞅车轱辘,盯着瘸子说:“我看你的车胎都瘪了,我这里有打气筒,打打气再走吧!”
   瘸子呆愣愣地瞅了姚三一阵子,最终还是将木轮车放下了。他跟着姚三去了蔬菜大棚,取了一把打气筒,给车轱辘打足了气,千恩万谢地将打气筒递到姚三手里的时候,半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瘸子推着独轮车向着王村继续赶路。姚三一直站在小槐树底下瞅着木车远去,心里泛涌着别样的情感。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更不知道所做的事儿是福是祸。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管他呢!救人救活的,没听说过救死人的。他如此自我安慰,心里敞亮了不少。
共8112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这是一个破除迷信,弘扬正能量的小说。小说中描写了姚三一段离奇的经历,他竟然听见两个鬼魂说话的声音。本来他可以当做没有听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看不破红尘的姚三,还有一颗善良的心,他不忍心看见推车的瘸子和瘸子的婆娘被索命,于是他救了他们,结果惹怒了索命鬼,打昏了姚三。整个故事惊恐悚然,煞有介事,让读者摸不着头脑,陷入五里云中。最后,辣椒丢了,姚三狠狠栽倒下去,包袱终于抖出来了:原来是一帮盗窃团伙作的案。小说描写的生动逼真,包袱隐藏的恰到好处。通过这个故事向人们普及科学知识,要人们提高警惕,防止坏人利用封建迷信做掩护,偷窃人民的财产。整篇故事主题鲜明,结构合理,娓娓道来,具有吸引力,是一片很不错的小说,推荐阅读,感谢赐稿【编辑:太行飞剑】【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7110007】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太行飞剑  2019-07-10 20:13:43
心地善良,有点迷信,看不破红尘中隐藏着盗窃的贼人,作者领着我们经历了一场看破红尘之旅,谢谢了
2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9-07-10 20:50:00
包袱埋得深,设计巧妙。原本以为是宣扬封建迷信,最后才知鬼即是人。而那为恶人间的人,称之为鬼也不为过。欣赏了。
3楼 文友:奇异果  2019-07-11 23:28:08
祝贺老师获得精品,拜读老师佳作,学习了!
4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7-12 07:37:09
恭贺佳作斩获精品,祝贺双双喜老师再创辉煌!
回复4楼 文友::双双喜  2019-07-15 19:34:13
感谢老师
5楼 文友:小鹿纯子  2019-07-13 17:36:05
情节曲折,引人入胜,结局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构思精巧,学习欣赏,问好作者!
6楼 文友:生命花  2019-07-13 19:04:15
拜读佳作!
回复6楼 文友::双双喜  2019-07-15 19:33:51
感谢老师
7楼 文友:太行飞剑  2019-07-13 20:43:56
祝贺作品获得精品推荐,老师这文章就是好,值得推荐学习。
回复7楼 文友::双双喜  2019-07-15 14:35:06
多谢编辑老师。辛苦了。
8楼 文友:竹青  2019-07-13 23:10:48
拜读老师佳作!学习了!
共11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