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编辑推荐 【萌芽】十里承欢(小说)

作者银凌闪电  阅读:2013  发表时间2019-01-28 22:45:36
花飘十里,没成想,却变成了十里承欢,这是多么的悲哀。且过,又有着那么一丝丝的苍凉,凄凄惨惨戚戚。
   ——引子
   一
   那年,十里六岁、承欢八岁,他们两个都住在一个村子里,相隔很近,简直可以说是门对门,他们两个的关系一直很好。
   承欢经常帮助十里,十里也把承欢当做他的大哥哥,无论有什么事都会去找承欢,承欢当然会欣然答应,他们两个的友谊一直延续到了少年。但是,他们都是偷偷地在一起玩,他们两个的家长都不同意让他们在一起玩,十里家和承欢家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隔阂,尽管是坐落在对门,虽然低头不见抬头见,但也不见他们的关系有所缓和,但是长辈们之间的隔阂恰好让他们之间的友谊得以更加得以延续和深厚。
   他们总是在一起玩,什么都玩,不管是干什么无聊的事,在他们的眼中和手中都会变得有趣起来,这个例子在他们眼中又似乎不是问题,即使是那无聊的去学堂念书的途中都会被他们演绎得十分有意思,这不是一种能力,而是一种境界。
   二
   直到那天之后,十里和承欢的友谊断了,故事在这里也许已经断了吧。
   时间未算,已经是十年之后了,距离那年十里和承欢在那棵杨柳下许的十年之约也已经到了,他们二人虽说不是居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是他们二人的关系甚至超过了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兄弟,他们两个人总是互相诋毁般慢慢长大,慢慢从幼稚变到成熟;从脆弱变得勇敢;从一无所知到满腹经纶,他们总是形影不离。
   他们两个人一同参加殿考,都希望这次殿考能够让他们考取一个好的功名,能够报效祖国;但是他们二人在经历成长才得以发现这个世间并不是所谓的那么公平公正,这个社会对于我们这些最怕的就是没权没势还没有银子,你看那些所谓的状元和进士,哪一个不是靠着家庭来撑门面着来得到这所谓的状元和进士的;或者又是用那白花花的银子来为他们的仕途铺好了路,对于那时已经日益腐朽的唐王朝来说也真的不算什么了,连皇帝都可以纵容他们这种做法,那你说,其他的人又怎么能够不效仿。
   相比较之下,还是承欢的家庭背景好一些,他家虽然住在那个小村子里,但是承欢的叔叔是户部侍郎,虽说官不是很大,即使不能让承欢一举夺得状元,但最起码可以让他通过这次的考试。十里家呢,本来就不是什么达官显贵,就是他的父亲还算有文化,能够教他这些文片,所以十里从小就不奢望什么,他也知道,自己奢望了又能够怎么样呢,还是不能够实现的,无言。
   三
   承欢因为家境还颇为富裕,所以骑着高头大马,十里因为家里的条件不允许,所以说他没有骑马,只是把自己家里用来耕地的毛驴拿来装上了一个破旧的马鞍,这个马鞍还是十里的父亲曾经用过的,已经破旧得不成样子了,但是还是可以凑合着用。他们两个之中,十里的相貌英俊,但是他却骑在这么一个低矮丑陋的毛驴身上,但是即使是这样,他的相貌却也不见的是十分丑陋,反而是承欢,即使骑着那么一匹高头大马,却也不见得有多么的英俊,看起来有点臃肿,也看起来有一点丑陋,但是这都是后话,他们的文采都还不错,所以无论赶考时是怎么样,反正呢,只要是考取了功名,一切都不只是这样简单了吧,最起码也得都是好酒好肉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乐哉。
   走到考试的地方之后,十里先发觉到了异样,他感觉到了一股冷清感,他本来就知道这时正是赶考的时期,又怎么能够会至于这么一点人呢,然后他就给承欢说了,没想到承欢给他的答复却是让他不要管这件事,这对于十里来说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压抑的,但这些都不能够说明什么,因为毕竟年年都会有新的规矩,新的理由来能够解答这么多的困惑,大家都不可能十分无聊地去关注这个问题,只要大家都能够要考取功名,来能够赶考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了。
   十里也许是因为天生心细的原因吧,还是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放心,就问了一个过路的人,这个人似乎也是京城人,操着一口正宗的摇上了京城口音来给十里做着答复:孩子,你来的不巧啊,今年刚好来了一个小柴王,不知道是受到了谁的蛊惑,竟然决定要去争夺这个文状元。说完,还自顾自的将头摇上了一摇,,摇得似乎是十分的开心,不能不感受到这两个要进京赶考的孩子们的感受。
   四
  
   三天之后,十里和承欢二人都考试完毕了,他们出来的时候,已然是黄昏,看着那些达官显贵们一顶顶轿子,一队队人马跟在了那些人的后面,从科考场出来的时候,他们两个人显得是凄凄惨惨戚戚。或许只有他们被朝廷重用,才有生存下去的希望吧,毕竟,仕途这条路也不是多么容易的,只有你能够有真才实学,能巴结好领导这两个方面才可以。
   结果呢,到了榜出来的时候,他们二人一起去看榜,发现果真如此,小柴王梁桂成了首科状元,那当然不是柴桂自己的功劳,谁叫他们家家底殷实,又是上朝皇亲,在宋朝刚建立起来时候,宋高祖赵匡胤为了稳定前朝皇族的军心,让他们没有想要造反的念头,于是就让柴姓皇族们都有着王位,而且丝毫不逊色于皇族所享受的待遇,所以现在是时候展示这些柴姓的人的权利了。一看,榜上有承欢的名字,是第十三名进士,把承欢可高兴坏了,一下就决定不要与十里继续一起玩了,十里没有能够一下考取到功名,所以承欢害怕十里拖累了他,让别人知道他还有这么一个没有功名的人当做朋友,会笑话他的。
   但是,其实承欢不知道的是,在十里就要去赶考的时候,她的母亲给了他一封信,让他拿到现在的靖远侯府去,呈给现在的靖远候,待他一看,必会有助于你,尽管是你考不上的话,以靖远候在现在朝廷里的威势就算是没有才能的人也可以当上一些官。十里虽然本性很单纯,但是,他也不是傻子,自然可以发现现在的承欢哥哥已经不像以前那样了,所以就留了一手还没有告诉承欢他们家 还有和靖远候有这么一层关系,虽然十里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关系,但是能够和这诺大的王府家里哪怕是沾上一点亲,在仕途上都会少走很多的弯路。
   直到现在,十里也不想相信承欢会这样对他,竟然会将他独自一人丢在客栈,独自一人前去做官,真是太狠心了。但是人人都想功成名利。承欢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幸好十里不是那种轻信别人的人,留了一手。现在就算是承欢想要哭也来不及了吧,臆断言盒。
   五
   十里真是费尽了千辛万苦才找到了那靖远侯府,京城之大,真是难以想象,就单单是一条街的走向就要好几百米。但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当那管门的人看见十里那么一般穷酸样,就以为是乞丐。于是便拿来半碗残汤、半块干酥饼倒到十里的面前。十里虽然出身贫苦,但是他又何时受到过如此耻辱,于是便很不得有股地缝能够让他钻进去。
   十里没有办法,只能是鞠躬作辑,麻烦看门人通报一声,便将信奉上,那看门人虽说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一看到上面有着对自家老爷的信,却也是不敢怠慢。到了老爷那儿,当现在的靖远候老爷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一张很老的脸上竟然是噙着泪啊,这得是多么大的事才会让这位已经是花甲之年的老侯爷掉下泪啊。老侯爷待到含着泪把这封信看完的时候,就赶紧让那位小厮随行把那位孩子请进了家门。老侯爷看见这个孩子就觉得有一种说不尽的感觉,毕竟这个孩子是她的女儿的孩子,记得当初如若不是自己强逼着自己的独女嫁入东平王府,他的女儿至于私奔到一处偏僻的地方去受苦吗?本来应该在靖远侯府享福的,但是却因为自己当时的武断而感到后悔了,现在,既然自己独女的独子找上了门来,那么又有什么理由能不帮助他呢。
   十里跪在靖远候的面前,靖远候便将十里搀起,对他说:“孩子,你受苦了,你的母亲可还安好。”十里还没有从刚才被看门人的羞辱中缓过劲来,听见这么威严的王爷来问自己的母亲的事,便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于是便反问道:“承劳您惦记,可不知我母亲为什么会让您惦记,可是我母亲与您有什么渊源?”王爷是着实没有想到他女儿对他的偏见还是这么深厚,竟然还是如此不堪,将她还有一个十分殷富的外祖父告诉这孩子,让这孩子也不至于受到如此冷落,以他现在的身份与地位想要给外孙子谋求一个好官职又有什么难处呢?还不是对现在的官家说一声的事,又因为靖远候最近洁身自好,已经有五六年没有向官家提出要求了,而且他也从来不收受贿赂,在官家面前也真是一大红人,在官家的印象中就是一个得力的助手,别说是给他的亲外孙封官了,就算是晧命都没有什么的。
   靖远候王爷将十里安排在了上好的住房内,又奉上了上好的茶饭伺候,就是唯独没有对他提起过自己是他的外公的事,算了,这孩子还小,就先不让他知道自己以前所做的那些错事,不然这孩子如果是一个很爱母亲的孩子的话,绝对会义愤填膺,也许誓死也不会答应我帮助他的事了,那也是好的,至少我现在还能弥补一下我当年所犯下的错误,这也得是能够把十里捧上位才可以,也得是朝廷大员也可以啊!
   六
   虽然王爷只是一个爵位,不是官衔,但是他是贵族身份的象征。从汉代以后,皇帝的叔伯兄弟都是王爷,这些王爷大部分都是皇帝的亲人。少部分是与皇帝兄弟相称或有辅政功劳的人而被皇帝授予王爷的爵位,这些王爷皆是身份是十分的显贵。
   因为古代的中国朝政是家族式的管理模式,所以王爷有可能没有官衔,但他的话对于皇帝来说,也是有一定的重量,所以他有政治影响力!但不能拿他来与官员的官衔来比较,官员在怎么说也只是庶出的人,但是这些王爷就不一样了,就比如说是有一些朝代,王爷代理朝政,或者是辅政,甚至当上相国宰相等等,那么他就有代行帝命或是一品大员的权威,也就没有一个官比他大了。
   时间未算,已经是十年之后了,距离那年十里和承欢在那棵杨柳下许的十年之约也已经到了,他们二人虽说不是居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是他们二人的关系甚至超过了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兄弟,他们两个人总是互相诋毁般慢慢长大,慢慢从幼稚变到成熟;从脆弱变得勇敢;从一无所知到满腹经纶,他们总是形影不离,但是没有什么友谊是一成不变的,现在,十里已经有了靖远候相助,还会怕他这小小的五品官吗?
   依稀还记着,在那天,十里和承欢二人都考试完毕了,他们出来的时候,已然是黄昏,看着那些达官显贵的人们一顶顶轿子,一队队的人马跟在了那些人的后面,从科考场出来的时候,他们两个人显得是凄凄惨惨戚戚。或许只有他们被朝廷重用,才有生存下去的希望吧,毕竟,仕途这条路也不是多么容易的,只有你能够有真才实学,能巴结好上司这两个方面才可以。现在呢,他们二人一个人科举考了出来 ,一个又有如今官家面前红人靖远候的相助,真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啊。现在的他们,仕途已经有了期望,真的是什么也算不得什么了。
   在经过靖远候对官家说的话之后,十里自然是可以当官的,而且品级还不小,一直是四品官员,以后,十里因为有靖远候的支持,所以在仕途上可谓是蒸蒸日上,但是十里呢,还是依旧往日的作风,谦虚、谨慎。终于,他得到了官家的赏识,终于成了御前一品大相公。
   他培养起了自己的势力,为外公的上位做出了不可以言说的功劳。十里也知道了靖远候就是他的外公,他们二人现在都是风生水起,都成为了朝廷中很重要的人物,十里被封为平宁候,结。
  
  
  
  
  
  
  
  
  
  
  
  
  
  
  
  
  
  
  
  
  
  
共4305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承欢凭借显赫的家世捷足先登步入仕途,十里凭借靖远候外祖父的荫蔽平步青云被封宁侯。他们虽然功成名就,十里、承欢原本是情同手足的亲兄弟,却因情感的隔漠分道扬镳、形同陌路。你以生花妙笔叙写了十里、承欢的情感波折和人生际遇。娓娓道来,如话家常。令人省思,让人回味。【编辑:心花一瓣】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银凌闪电  2019-01-29 18:19:44
谢谢老师的辛苦编辑!
共1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