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流年】阿花医生(散文)

作者干亚群  阅读:394  发表时间2019-01-11 17:10:53

   阿花是医院里的外科医生。多年的临床经验,使阿花医生缝合伤口的能力卓尔不群,简直是炉火纯青。任何伤口,不管是开放性的,还是撕裂状的,他一把血管钳、一枚缝针,三下五除二就把伤口缝合得像订书机订出来一样平整、严密,而且从没有发生过溃烂或流脓的事。就凭这个技术,阿花医生可以迟到半个小时。别人老老实实七点半坐到了诊室,他八点时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咔嗒咔嗒才到医院,但谁也不敢扯他的后腿。
   阿花医生曾经有一个淡如微风的故事。听上去,似乎很文艺,其实是一位小学老师送给他的奖词,类似于锦旗。小学老师的侄子有次不小心在脸上开了一个口子,被家人用拖拉机送到了医院。小伙子正准备找对象,现在脸上哗啦一下,将来只能找歪嘴塌鼻子的姑娘了,于是,那天不停地哭,泪水与血水在脸上纵横,弄得阿花医生的棉球擦了半杯,严重影响了他的出针与拔针速度。后来阿花医生向他保证,绝不会破相,一旦破相,一定负责好他的终身大事,把自己最漂亮的表妹介绍给他。或许是对漂亮表妹的憧憬,一下子封闭了小伙子的泪腺。一周来拆线,小伙子的脸上果然没有留下明显的疤痕。不仅小伙子的爹娘激动,連他的小叔也心头一阵阵发热,喜极而诗,脱口而出:曾经的伤口,如今淡如微风。听得懂淡如微风的人并不多,阿花医生自己当时也有些懵懵懂懂,不知眼前这位小叔吟的是哪个朝代的诗。小叔毕竟是老师,三言两语就启蒙了阿花医生。
   淡如微风,后来成了一个故事,是阿花医生最得意的一个经典故事。只是,阿花医生的淡如微风并没有成为他的别号,也没有广为流传,像是戛然而止的乐音,倒有了一个不上不下的绰号——老军医。
   对这个称呼,阿花医生刚开始并不在意,甚至还有些得意,跟我们聊天的时候喜欢说说部队上的那些事,那些人。只是他的嗓子不太舒服,说几声就会咳咳,像是有人在他喉咙里挠痒。他总结这是在部队落下的咽喉炎。李医生故意寻根问底,咽喉炎除了感染,还有传染,你是哪一种?阿花医生白他一眼,说,当然是前者。李医生坏坏地问,你是老军医,怎么会感染的,怕是传染的吧?阿花医生再白他一眼,不再接他的话,继续聊他的激情岁月,脸上的线条生动而分明。
   后来再叫他老军医,他可不愿意了。那时电线杆上贴得最多的是老军医广告,下面包治的内容五花八门,陈述的病情有点污秽不堪。渐渐的,老军医成了治疗性病的特殊代名词。有些病人不知情,本想用老军医的资历来讨好他,结果马屁拍到马脚,阿花医生拉下脸来,尽管手上的缝针没有停下来,可针扎下去的力度显然加强了。病人自然只能哎哟哟,老军医这个词无论如何也叫不出来。
   阿花医生在部队里既没有提干,也没有上军校,所以他是复员军人,不包分配。他在卫生院拿的是临时工的工资。我到卫生院工作的时候他还没有转正,与他一起领临时工工资的人有五位,他排在最后,尽管他技艺超群,但论资排辈对院长来说是最安全的做法。每次发工资,他就会嘀嘀咕咕,发几句牢骚,情绪像他手中的丝线被打了结。牢骚过后,他就会钻到花坛里给花树松土,一钻就是半天。一年要发十二次工资,他就侍弄花树十二个半天。
   那些花树也怪,只要他钻进半天,花花草草就会莫名其妙的精神一个月。这一个月里花枝乱颤,招蜂引蝶,医院里的空气不再是福尔马林的气味,而是暗香浮动,沁人肺腑。
   医院里种了些月季、大丽花、桂花、栀子花、菊花、海棠,还有几棵上了年纪的广玉兰。原来一直由清洁工阿德负责浇水,隔段时间他提个水壶,往花坛里洒几下,按照阿花医生的说法是阿德浇花是给花斟酒。所以,花树大多时候处于干渴状态。除此之外,阿德根本没花多大的心思用在这些花树上,完全由它们自顾自地长。众花树好像见惯了病人,开出来的花也是病蔫蔫的,没几天就会落红满地,花期特别短促。阿德捉着扫帚,唰唰几下就把花瓣扫进簸箕,连同酒精棉球、沾血纱布倒进垃圾桶。
   阿花医生专门买了一套园艺工具,放在他办公室里,跟他的手术器械隔了一张桌子。他不再是发工资的时候钻进花树,而是一有空闲就蹲在那里,像只猴子似的。
   月季旁边是栀子花,桂花树旁边是大丽花,还有几丛兰花,他把这些花挪了位置,像班主任排座位一样,栀子花移到最东面,而把大丽花栽到最西侧。我们问他这是干嘛。他说,花跟花也会生气,不能把同一个季节的花放在一块儿,否则花会谢得很快,什么叫怒放,就是这么来的。
   阿花医生对花枝的修剪特别勤快,只要花瓣一有枯色,他就掏出剪刀剪下来,那些花被他收集起来放到太阳底下暴晒,之后他又把卷成一撮的花瓣埋到花树底下。阿花医生的理由是花在枝上不能有残花之相,否则会把坏情绪传递给旁边的花,它们就开不出鲜艳来。
   阿花医生还真把自己当成花医生了,不给人看病,倒给花看起病来。原来他有事没事练习外科打结,徒手打,双手打,都打得很漂亮,他还甚至一个人躲进食堂,在一块块猪肉上扎针。现在他捧起的是一本本《种花大全》《园艺栽培》。
   阿花医生经常把食堂里的鱼肚肠、鸡蛋壳,还有吃剩的骨头汤全收集起来,埋到花树根底下。几只野猫闻到了鱼腥臭,跑到花坛里东挠西抓,拖着一条粗短的尾巴在花枝间蹿来蹿去。阿花医生一见,立马夺走阿德的扫帚,把野猫赶得无影无踪,嘴里不停地喊着“噢嘘噢嘘”。一会儿,猫又悄无声息地跳进花坛,把鼻子凑到花树底下,还伸出厚厚的肉掌扒拉几下。阿花医生正好路过,狠狠地跺几脚,猫回过头来,冲着他喵呜一下,并不逃走。阿花医生急了,让阿德把扫帚拿过来。猫不慌不忙地做了一个洗脸的动作,飞快地蹿出花坛。阿花医生跟几只猫一直作持久斗争。后来,只要他去花坛,阿德总下意识地把扫帚递给他。再后来,花坛那边的地阿德也不扫了。
   医院里空闲的时候,同事之间会站到屋檐下聊天。这也成了一种习惯,大家捧着茶杯,咕噜咕噜,一边东拉西扯,扯着扯着话里就会带黄。这也没什么,医生嘛,对身上的器官不陌生,那些荤话根本不需要过渡。但阿花医生突然讲究起来,他不准我们在兰花面前说荤话,说是兰花是君子的代表,一看我们说话没尺寸了,就过来赶我们。见我们仍然不正经地笑着,他奔进药房,把空药箱搬出来罩在兰花上,以防止我们的话继续污染兰花。当大丽花、月季花等抽芽的时候,他却鼓励李医生他们说段子,甚至是引诱,故意挑出一些跟生殖器有关的词语。他的理由是那些荤段子可以让花苞更结实。我们说他乱七八糟,哪来的这些偏方。他一本正经地说,这些都是上书的。我们自然不信,还拿他开玩笑。他不气也不恼,索性自己讲起荤话,大尺度地聊男女之事,只是,他说着说着涨红了脸,仿佛那些事是他自己的一样。
   也不知他又是从哪里得来的土方,问我要刮宫刮下来的东西,说是滋养花树。我对面的童医生不肯给他,原因是有一次童医生在花坛边坐了一会儿,起来时发现她的屁股压在了大丽花的花枝上。阿花医生似乎很恼怒,不管不顾责备起童医生来,俩人还差点发生口角。现在他要滋养他的花树,无论如何要为难他一下。阿花医生只好一趟又一趟跑到我这儿,脸上还堆着笑,白大褂里藏着一只棕色的小瓶子。有人跟他开玩笑,你要那些东西表面上是去养花树,暗地里是滋养你自己吧。阿花医生的脖子暴着青筋,一边连声说瞎扯,一边咳咳。
   后来发生了一件很不愉快的事。阿花医生的兄弟造房,跟屋后的一位邻居起了冲突。阿花医生作为兄长出面说了几句公道话,结果那位邻居跑到医院来骂阿花医生。那位邻居可能酒也多喝了些,再加上在医院里也不会有人跟他对骂,他像是受了鼓励一样。阿花医生起初还很冷静,坐在办公室里并没有出来。当那位邻居揭他父亲的短后,他坐不住了,几次想冲出去,几次都被我们死死地拦住。
   院长不得不向派出所报了警。那位邻居被警察带走后,阿花医生的眼圈一直红红的。一连几天,阿花医生情绪低落,脸黑黑的,以往的那种海棠红完全消失,走路勾着头,似乎肩上背了一袋重物。病人找他看病,他居然把视触叩听四个程序都省略了,浮皮潦草,心不在焉。
   有次來了位外伤病人,并不很严重,只是不小心被钝器割到了手。这样的小手术对阿花医生而言根本不在话下。可他那天缝好后被病人发现针脚歪斜了,到伤口的末端时皮肤已对不齐了。针脚不平整,对伤口的愈合是大忌,即使不感染,也会留下凹槽样的疤痕。阿花医生只好拆掉,重新缝合。病人自然有意见了,告到院长那里还不解气,又跑到镇政府分管教文卫的副乡长办公室。好在副乡长熟悉阿花医生,替他说了一些好话,病人的情绪才平息下来。阿花医生请了一阵子的假。
   阿花医生不在的日子里,猫跑进又跑出,甚至还蹿到办公室里来,蹲在窗台,用一双玻璃球似的眼睛瞅你,眼神里充满着无所谓。花坛里的花一天天萎下去,似乎害了什么病。阿德提来水壶洒了几遍,花树仍然不精神。
   跟往常一样,医院里空闲下来的时候,我们站在屋檐下聊天。说着说着,我们说到阿花医生,不知他家的事处理好了没有。说着说着,我们说到了花坛里的花,没有阿花医生的打理,那些花害起了病来。
   一个月后阿花医生上班了,但不在我们医院里,他去了下面的一个分院。半年后,医院里再次飘荡起福尔马林、来索尔的气味。
   阿花医生,并不是绰号。他原名叫林建华。小镇人的“华”发音跟“花”一样。阿花医生后来自己开了个诊所,专治痔疮。诊所的旁边有一个大花圃,种了许多月季。阿花医生把病人割下来的痔疮埋到了花圃里,那些月季吸收了坏死组织的成分后,开出来的花像糜烂一样的红艳艳。这是别人的说法,无考。
共3716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颇有味道的文。虽然阿花医生把病人割下来的痔疮埋到了花根处当化肥,结果真的那些月季吸收了,开出来的花红艳艳。这带有传奇色彩,真不真不重要,重要的是阿花医生的生活态度,对大自然的爱护呵护,不计得失,一味付出,带给人们及周围的快乐是每时每刻的,只有阿花医生不在了,人们才发现了不同,才发现他的好处来。作品描绘了一个活灵活现的医生,一个真实的有自己的想法的医术高明的医生。同时也讥讽了某种管理体制,对人才的不重视和淡漠,发人深省。散文写法上构架精致,有些像剥洋葱,一一展示。语言素朴有力,缓缓叙来的故事,十分感人,背后的味道,耐人咀嚼。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山地731828829】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1130014】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1-11 17:12:06
很欣赏这样的文字,无论写法还是语言,还是文字背后的东西。
2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1-11 17:12:33
谢谢作者赐稿流年,遥握,冬安!
3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1-13 22:37:41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共3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