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编辑推荐 【专栏作家】舞殇

作者月公子  阅读:549  发表时间2017-09-13 21:11:49

   我再次看向空调的温度显示屏,上面清楚地显示着二十度。可是一丝凉爽的感觉都没有,我怀疑它是坏掉了。此刻我的身体如火烧一般,汗水迫不急待地从每一个毛孔向外涌出。我浑身水淋淋的,舞蹈服的材质仿佛也发生了变化,变成了橡胶做成的一张皮,堵住可以排汗和呼吸的毛孔,紧紧地粘在皮肤上。同时还失去了弹性和柔软,捆绑和束缚着身躯和手脚。我被捆得难受,烦躁随着不断流出的汗水形成一个看不见的雾气,将我完完全全地罩了起来。
   我已练习了五个多小时了,外面骄阳似火,气象台预报今天有四十度。像这样的大暑天,坐着不动都汗流浃背,何况我还在练习舞蹈。学校已经放暑假,我没有回家。宿舍里更是没几个人,有几个其它专业的研读生留在学校里啃书,舞蹈专业的恐怕只有我一个。我留下并不是因为我有多勤奋,完全是因为我的舞蹈老师阿金还留在学校里。虽然我从小就喜欢跳舞,但并没有痴迷到会放弃娱乐和假期。考进艺术学院后,对舞蹈的兴趣变得不再狂热,就像一个小孩子拥有了期盼许久的礼物后突然失去了热情。就在这时遇到了我的老师阿金,他比我大不了几岁。他教课的内容和形式似乎比年长老师更合我的口味,其实老师之间并无太大的差别,这完全是一种心理在作祟。每次看他跳舞,总有一种莫名的爱恋在我的心里激荡。那一刻,让我心潮澎湃的已不再是舞蹈本身,而是那个起舞的男人。
   虽然舞蹈是一个来源于劳动,并以再现劳动为主要主题的古老的艺术形式,但在我眼里它更多的是情感的流露,是一种表达感情的方式。虽然阿金老师的舞蹈主题非常广泛,可我只当成是一种爱的符号。我就是那自作多情的傻瓜,傻傻地把他所有的舞蹈都臆想成爱的表达。这使我从过去单纯的对舞蹈的热爱演变成了对一个舞者的迷恋,正是这种情愫使我在枯燥而艰苦的舞蹈学习中坚持了下来。还有一年就要大学毕业,我与阿金老师始终没有除舞蹈之外的交流,这种只限老师与学生的身份的相处,使我可以自由地在他身边流连,并与他走得更近。
   如果说我是一个单恋自己老师的学生,我并不否认。阿金老师的未婚妻是专业的中国古典舞演员,对于他们的爱情故事我也有所耳闻,不过我并不想知道得太多。一是知道得越多,就越有愧疚感,爱上别人的爱人总是有违传统道德观念。二是知道得越多,心情就越难以平静,难免生出一丝妒忌,使人变得狭隘。于是我便假装不知道他已拥有爱情,只是单纯地把他想象成一个在舞蹈里寻求真爱的男人。或许有那么一天,我会成为他的舞蹈里的爱的主角。
   人们常说学习需要动力,阿金老师就这样成了我的动力。面对即将到来的大四和一年之后的分别,一种不舍和依恋已在我的心头蔓延。我不由地开始想象一年之后没有阿金老师的生活,只是这么随便地想想都觉得心痛难挨。我明白我已越陷越深,同时又十分快慰这种无人知晓的单恋。
   我试着再做一个大跳接旋转,在这个舞蹈里设计了许多这样的动作,对我来说这些都是极简单的。可是今天不知怎么回事,每一次落地的瞬间,我的右膝盖都会有针扎般的刺痛,虽然很短暂,似乎只有一秒,却痛得钻心。我用手捏了捏膝盖,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尽管这样,那一秒的刺痛还是把我惊出汗来,就好像有一个钢刀片在体内迅速地划了一下。
   这个舞蹈是阿金为即将进行的一个舞蹈比赛编排的,除了我是大三的学生外,其他人都是今年刚毕业的学长学姐。他们希望通过这个比赛为自己的舞蹈事业开启一片新天地。而我完全是因为爱慕阿金老师才想方设法挤进来的。可是按照今天这个状态,我恐怕是不能再跳下去了。我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影子,任由汗水滴落在地板上,很快地板上的影子也湿了。
   “你还在这?”突然门口传来阿金老师的声音。他从外面拉开门,探进半个身子。
   我迅速站起身。刹那,右膝撕裂般的疼痛,我没敢挪动,只是站在原地。
   “马上就走了。”我故作轻松地说。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他站在舞蹈房的门口,没有进来。
   “没有,没有,一切OK。”此时疼痛正向大腿蔓延。
   他微笑地点点头,又向门外的一个方向看去。一个女人走到他的身边,他拉起那个女人的手,朝我笑了一下,便关上了门。
   见门关上,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疼痛立即减弱许多。可能是太疲劳了,我一边揉着右膝一边想。慢慢地燥热退去,阵阵的冷风钻进身体,我不禁打了个寒颤。空调的出风口正呼呼地向外吹着冷气,形成清晰可见的白雾。
   与阿金老师牵手的女人就是他的未婚妻安妮,她很漂亮,不爱说话,反正我是从来没有听见过。她总安静地待在老师的身旁,就算老师被一帮仰慕他的女学生团团围住,她还是那般不近不远安静地待着。这使我不禁猜度起她的行为,这是一种信任?还是一种骄傲?或者两者都有。谁知道呢,毕竟我不是她。
   我曾想如果有那么一天,她与阿金老师分手了,我能成功地取代她的位置吗?我会像她那般安静地守在老师身旁吗?我与她的差别太大,完全是两种类型的人。我首先就做不到她的那种“静”,想到这,也就觉得阿金老师永远不会爱上我。隐隐的腿痛加上心痛,便坐在地上哭了起来,直到眼泪干了,悲伤的情绪依旧还在。忧怨郁结,我更消沉了。
   回到空空的宿舍,拿了换洗的衣服去浴室洗澡。假期最大的好处就是没人跟你抢水龙头,而且洗再久也没人催你。我一个人在浴室呆了很久,不断地用冷水和热水交替浸泡我的右膝并加以按摩,直到手指头起了一层皱皱的白皮才从浴室里出来。
   躺在床上拿起手机,发现里面有一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都是阿金老师的。短信里写着:“林梦羽,如果晚上有空的话,七点钟请来‘十三阁’。”
   “十三阁”是一间舞蹈工作室,老板以前也是学院里的舞蹈老师,后来辞职了,搞了这间工作室,也算小成名气。不过“十三阁”并不单纯的编排古典舞,而且将现代各种舞蹈统统加以吸收,所以“十三阁”更像是一间舞蹈俱乐部。
   看着这条短信,一时不知是去好,还是不去好。因为我知道安妮一定也在那里,看着他们的秀恩爱实在是太考验我的神经。我并不是个潇洒的人,显然应付不了这样的场面。可是不去,估计我将整晚失眠。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去瞧一瞧,不过我没有回复短信,一是怕自己临时改变主意,二是特留下改变主意的空间。
   之后的整个下午,我一直躺着在床上,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也没有饥饿感,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右腿只要稍加用力,疼痛便会从右膝一直放射到大腿根部。我开始有些害怕,虽然过去也有过小伤小痛,但感觉不太一样,并且能很快地恢复。可是今天休息了这么久,疼痛不但没有减轻,还一次比一次疼得更持久。这使我开始怀疑右腿里是多了点什么,或是少了点什么。
   我一直拖到晚上九点才出门,心里想着反正去了就行了,所以并不在意时间。最主要的是右腿还是隐隐作痛。
   推开“十三阁”的门,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里面一改平时摩登先锋的格调,明亮的光线和温馨的装饰使我以为走错了地方。
   “十三阁”的三间舞蹈房是由两扇巨大的推拉门隔成,现在这两扇门被全部推开,拢在一边,合成了一个宽敞明亮的宴会厅。最里面的墙被鲜花和薄纱装点着,中间还有画了被箭射中的一颗心。
   “怎么才来?”阿金和一个男人走过来。
   “金老师,不好意思,我忘了时间了。”我撒谎道。
   “金铭,这是你的学生?”那男人问。
   “我来介绍,上次我带学生们来时,你正好不在。这是我的学生林梦羽,这就是‘十三阁’老板——大成老师。”
   阿金介绍完,没等我与大成老师互相问候,便对我说:“不用拘束,在校外不用叫我老师,你们私下不是都叫我‘阿金’吗?”
   我脸一红,没敢答话。
   “‘阿金’?你的学生都是这样叫你的吗?”大成发出响亮的笑声。
   我连忙转换话题:“金老师,今天这里是在……”
   “订婚!你们的老师今天在我这里举办订婚仪式,是不是很特别,怎么你不知道吗?不过,你来迟了,仪式刚刚结束。”
   “哦!”我看了一眼阿金,便在人群里寻找安妮。
   “你是在找你们的师母吧,刚才她喝了两杯,有点醉了,这会儿正在后面的化妆间里休息。”大成一眼看穿我。
   我朝他们笑了笑。
   “来,吃点东西吧。”阿金将我带到自助餐台前,递给我一个盘子,又夹了许多海鲜放在盘子里,“我知道你喜欢吃这些。”
   帮我夹好菜,他被几个人叫走。我捧着满满的一盘海鲜,找了一张空桌子坐下。大成拿着一瓶红酒和两个空杯子走了过来,在其中的一个杯子里倒了一点酒递给我。
   “谢谢大成老师,我不会喝酒。”
   “梦羽是吧。”
   “嗯”
   “喝一点没事的,你不喝怎么知道自己不会。”
   我当然会喝,而且还挺能喝,我只是跟他客气罢了。见他执意要我喝的样子,我只好接过酒杯,在唇边抿了一小口。
   “怎么样,不难喝吧。”大成见我喝下一口后笑着问。
   我假装初次喝酒的样子,点了点头,表示还可以接受。
   他见我不排斥的样子显得特别高兴,于是给自己倒了一个满杯要与我干掉,我连忙摆手表示自己不行。
   他哈哈大笑,也没有勉强我,只是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你觉得跳舞是什么感觉?”他突然问我。
   “飞的感觉。”
   “飞?”他又喝了一大口,“是呀,飞的感觉。不过我现在是飞不了了。”
   “大成老师,你不跳了吗?”
   他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你觉得呢,我现在也只能编编舞,管理管理工作室。”
   “这里好棒,我很喜欢。”
   “那你毕业后来我这里当老师吧。”
   “我吗?”
   “怎么,嫌我这庙太小了?”他又干掉了一杯。
   “不是。只是我还没有想过。”
   “可以想想了,时间过得很快的。快得你还没来及思考,就已经不用思考了。”
   我觉得他的话里另有所指,所以没有接话。
   他就这样一连猛喝了好几杯,最后醉倒在桌子上。大家见他醉了,便七手八脚地将他扶了出去,至于去哪了,我根本不关心。我的视线始终追寻着阿金老师,他正与一群人相谈甚欢。
   这里的人我大多不认识,一个人空坐着觉得很无聊,于是我准备四处看看。刚站起身,右腿像断了一般一阵钻心的痛。我立即扶住桌子,疼痛慢慢退去,只是膝盖还有一些生涩僵硬。我忙看向阿金那边,他背对着我。我舒了一口气,刚才我的动作一定像个关节炎患者,如果他发现我的腿有问题的话,一定会把我从这次参演人员中划掉的。
   我缓慢地走了几步,还好走路并不是很痛,于是我走出欢闹的宴会厅。外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光线幽暗,很安静,没有人。我沿着走廊一面欣赏墙上的舞蹈照片,一面独享这份幽静。
   走过拐弯处,见一扇虚掩着的门透出光亮,门头上的牌子写着“化妆间”。我轻步走近,里面有人在说话。
   “你真的要嫁给他吗?”一个男人的声音。
   没有人回答。
   “你爱他吗?”男人又问。
   依旧没有人回答。
   “你是不是以后都不跳舞了?”男人继续说。
   还是没有人回答。
   接着是死一般的沉寂。
   我往来的方向退了回去,没过一会儿,大成老师从拐弯处走出来,见我在看墙上的照片,什么也没有说,直接从我身后走掉了。
   突然间,我发现一个潜在的盟友,很显然这个男人想阻止这场婚约,很不幸的是他失败了。
   我想跟阿金打个招呼就回去,毕竟腿还是有点痛,可他依旧与人兴致勃勃地聊着。我站在不远处等着,希望可见缝插针地说声再见。等了好一会儿,安妮来了。她一进来便掀起一片热烈的掌声。紧接着音乐变成舒缓的慢步舞曲,阿金随即牵起安妮的手,走进了舞池。接着更多的人相拥滑进舞池,我便悄悄地离开了。
   第二天,饥饿将我从睡梦中唤醒,时间指向中午。我坐在床上将右腿来回动了动,疼痛的感觉已经减轻许多。小心下床后走了两步,也觉得比昨天轻松些。我决定今天不去练舞,让腿好好休息一下。再说阿金老师昨天已订婚,我对舞蹈热情似乎也跟着减弱了许多。
   暑假学校食堂已关门,我准备去外面随便吃一点。刚走出宿舍楼便遇到阿金。
   “金老师。”我喊了一声。
   “哦,我正准备过一会儿给你打电话呢。”
   “有什么事吗?”
   “我要把整个舞蹈都改掉。”他显得有些激动。
   “啊?老师已排练了好久了呀?”
   “是有点可惜,但是原来的太平常了。”
   “老师想怎么改?”
   “你一会儿去舞蹈房,我先去拿音乐。”说完就匆匆走了。
   我站在那,吃饭的兴致也没了,原本想休息一天的,看来是不行了。
   等我换好练功服走进舞蹈房时五位学长和学姐早已练起来。他们试着跳了几段新的舞蹈,几乎是跳不起来。他们的表情除了茫然,还有不屑。原来阿金在现代芭蕾里加入了许多街头舞蹈的动作,甚至是一些比较冷僻的舞蹈元素,如鬼步舞,机械舞。那些将肢体进行突折、突转的动作把大家完全弄懵了。很显然阿金是受“十三阁”的一些街头舞蹈的影响。
共9596字上一页1/3▼下一页
【编者按】这是一个凄楚而又沉重的故事。“我”是一个艺术学院的舞蹈生,阿金是我的老师,比我大不了几岁。我总喜欢他教的课,每每看他跳舞,总令我心潮澎湃。慢慢地,我深知自己爱上了金老师。但阿金有女友,我只能偷偷喑恋。我曾梦想着阿金哪天与女友分手,由我代替那个位置,谁料他俩公开订婚了。我的腿出了问题,常疼痛难忍,但我不想放弃舞蹈,便强忍着。阿金想将编好的用来参赛的舞蹈推倒重排,冒险加入许多新元素,遭到舞蹈队员的反对,全都离开了,就剩我一人。我安慰着阿金,阿金突然吻了我,我也回吻了他,从此悄悄相恋了。其实,阿金与女友订婚当晚就分手了,原因是她不想结婚,更不想生孩子。经医院诊断,我患了骨癌,我不想手术,不愿失去腿。阿金安慰我,即使失去了腿,他依然爱我。术后醒来,不见阿金,没有了他的一切消息,他把我抛弃了。三个月后我装上了假肢,去一个朋友处,猛然听说阿金为救一个投江自杀的残疾人而早就淹死了。小说文字优美,情感饱满,人物刻画有血有肉,立体鲜活,情节描写不疾不徐,细腻感人,整个故事让人唏嘘不已,尤其是结尾处的突然反转,出人意料,更让人痛心疾首。佳作,力荐共赏。【编辑:醉童】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醉童  2017-09-13 21:13:24
作者你好,小说精彩感人。欢迎继续赐稿短篇栏目。
共1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