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绝品 度一刀

作者半川柚子  阅读:4261  发表时间2017-08-25 10:25:05
摘要:一个杀猪多杀一刀的屠夫从屠夫到土匪,到杀日寇的草莽英雄,再到土匪,最后被多杀一刀而亡的曲折悲残人生故事。
每年一跒进腊月,度一刀就香兴起来。度一刀一香兴,皂角树满庄子就香喷喷的香了,整个流西河就香喷喷的香了。
   度一刀叫度道义,是个杀猪头儿。杀猪头儿都不知道?这么给你说吧,杀猪头儿就是领着人杀猪的那一旗子人的头儿,就是那一旗子杀猪人的老板。还不清楚?看过豫剧《屠夫状元》吗?那个状元没当状元之前就是流西河说的杀猪头儿。哎,你说对了,杀猪头儿就是屠夫,屠夫就是杀猪头儿。
   在流西河,杀猪头儿是很吃香的,也是很实惠的,杀一头猪就落一个二指宽的礼吊,再不济也落一些头蹄下水。一个腊月下来,乖乖,那是多少礼吊?那是多少头蹄下水?还不羡慕死个人?
   度道义算不上一个好杀猪头儿。好杀猪头儿干净利索一刀毙命,血放得净,出来的肉色好、鲜嫩,关键是猪痛苦少,嚎叫轻,猪的主人心里好受点。俗话说,猫狗识恩存,养了一年两年的猪,也是跟主人有情谊的。度道义杀猪,很多时候需要回一刀,更多的时候是把刀抽回半截再捅进去,也就是说比别的杀猪头儿多杀一刀或者多捅一刀。久而久之,人们就把他的名字倒过来叫他度一刀。因为多杀一刀和多捅一刀,弄得猪声嘶力竭撕心裂肺地嚎叫,那些心软的女主人就会一把一把地抹眼泪。所以,一般情况下,是没人愿请度一刀去杀猪的,只有交了腊月,杀年猪的庄户多了,黄楝树那个姓范的杀猪头儿忙不过来了,才有人请度一刀去。
   那年,黄楝树那个姓范的杀猪头儿得了一种怪病,先是脚疼,渐渐地浑身肿疼,吃遍了方圆几十里看病先生的药方子也不见好。起初,家里人给捏一捏疼痛就缓一些,后来,捏不管用了,要攥起拳头敲打,再后来,拳头也不管用了,就杀猪一般地嚎着硬要叫家里人拿棒槌捶。
   椴树庄的刘半仙儿在饭场里说:“这是杀猪杀多了,报应啊!”
   听的人问:“报应能有恁日怪?让杀猪头儿得这么怪的病?”
   刘半仙儿反问那人说:“杀猪头儿咋杀猪?”
   有人说:“照猪脖子捅一刀呗,谁还会杀尾巴!”
   刘半仙儿故弄玄虚地问:“捅一刀之后呢?”
   又有人说:“从后腿剌个口子,拿铁条捅捅,吹吹捶捶,捶捶吹吹,吹鼓了,下热水锅里汤刮褪毛。”
   刘半仙哈哈一笑说:“这不是明摆着的报应是啥?”
   大家顺着刘半仙儿说的一想,就都信了。于是,一传十,十传百,整个流西河都知道了刘半仙儿说的报应。起初,度一刀听了,笑笑,后来,听得多了,就有些泛嘀咕,嘀咕着嘀咕着心里就发毛了。度一刀找到刘半仙儿问:“真有报应?”
   刘半仙说:“天地之间,凡事皆有因果,报应是因果之必然也!”
   度一刀说:“俺也杀猪,咋没得这病?”
   刘半仙儿说:“不是不报,时机未到,时机一到,必定有报。”
   度一刀问:“那俺还敢杀不?”
   刘半仙儿说:“猪是一道菜,不杀,养它干啥?杀还是要杀的,只是得有点破法,才可消灾。”
   度一刀急急地问:“咋个破法?”
   刘半仙儿说:“天机不可泄露!”
   度一刀知道刘半仙儿是想要钱财,但没交腊月,度一刀手头还没有礼吊,便说:“俺许你俩礼吊咋样?仨中不?”
   刘半仙儿啥也没说,嘿嘿一笑,背抄手走了。
   俗话说,槽里没马驴值差。要杀年猪,总得来请俺度一刀吧?跒进腊月,度一刀便蹲在月亮地儿里磨刀,把几把杀猪刀磨得乌青发亮,然后用他那张用了多年油光光的老猪皮包卷得停停当当,单等人登门来请。第二天等了一天没人,到了晚上,度一刀又打开猪皮包卷拿出那几把杀猪刀,蹲在月亮地儿里磨。天天等人,天天没人,度一刀就天天磨刀,机械重复不厌其烦,乐此不彼。只有磨过刀,度一刀心里才踏实,才不焦躁,才能看见那一吊吊二指宽的礼吊。
   流西河杀年猪是有讲究的,头刀年猪必定得是老叶家。老叶家是流西河的大户。大户不是论人多,是看实力,说白了就是看谁的地多钱多,再就是看在外做事的人,看人要看是一般做事的,还是做官的,看官要看是甲长保长,还是县长巡抚。在一个地方,谁家几个条件最多最高,谁家就是这个地方的大户。在流西河,老叶家的地最多,钱最粗,还有一个人在国军里当连长,自然而然就是流西河的大户,这是毋庸置疑的,也是无人可及的。所以,杀头刀年猪这样显实力撑门面的事,非老叶家莫属,没有哪家敢抢先。
   杀头刀年猪是要请全庄子人吃杀猪菜的。那场面,嗨大了,席桌从自家院子一直摆到巷子,甚至摆到村口去,比一般庄户娶媳妇还要热闹气派,一顿饭下来,一头猪差不多就吃完了,即使杀的是三百斤的大肥猪,那也会所剩无几。这且不说,还要搭上几坛子好酒好烟。一般庄户杀年猪,为的是腌制几吊腊肉,炼一罐子大油,过一个肥实年。手头紧巴的,还要拿一多半到集镇上卖掉,换点来年的油盐钱和家里急需的其它年货。所以,没有谁会为跟老叶家争先后抢杀头刀年猪。
   这两年,流西河不时过队伍,家里的腊肉和大油都藏不住,就别说圈里的猪了,还没长到半桩儿大的猪娃儿都被捞去宰了。这样一来,别说跟老叶家争了,杀年猪的人家都寥寥无几。
   难道老叶家今年也不杀年猪了?跨进腊月,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就该吃腊八粥了,度一刀眼巴巴地左等右盼,杀猪刀磨了又磨,仍不见老叶家的人来,心里便泛起了嘀咕。
   老叶家不是不杀年猪了,是不想让度一刀杀年猪。老叶家派人去山外请杀猪头儿,人家嘴上答应得好好的,转个身儿,便推说太忙脱不开身,不来了。请了几次都这样,老叶家死了心,只好派俩人来请度一刀。度一刀对来的人说:“你俩先把锅台回去做好准备,我磨一下刀随后就到。”来的人前脚出门,度一刀把早已卷好的吃饭家什往胳肢窝儿一夹,也脚儿跟脚儿出了门。
   度一刀拐到李大锤门口,扯了嗓子喊:“大锤,大锤,老叶家要杀猪啦,赶紧叫几个人,跟我去捞猪腿!”李大锤一边答应着一边往外跑,被门槛绊了一下,差点摔了个狗啃泥。度一刀说:“咋恁球慢!赶紧去叫人!”度一刀说这话的时候,俨然一个横刀立马的大将军!
   杀年猪是一件热闹事,杀头刀年猪更是流西河的一件盛事。听度一刀这么一喊,整个庄子都知道了老叶家要杀年猪了,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传遍了整个流西河,盼了快一年的大人娃子们仨俩一起或三五一群,陆陆续续前往老叶家来看热闹。
   老叶家已在院子外面的土坎上挖好了灶膛,支好了大铁锅和由门板临时充当的案板,度一刀见人来得差不多了,便指使帮忙的人点火烧水。早等在那儿的人,用一把干麦秸做引火,很快烧旺了灶火,不一会儿,盛了半锅水的大铁锅便升起腾腾热气。度一刀圪僦在锅边的土坎上,悠然地叼着他的旱烟袋,叭嗒叭嗒一阵儿,便用手试试水温,叭嗒叭嗒一阵儿,再试试水温。试过几次,度一刀把烟锅子往旁边的石头上一磕说:“逮猪!”李大锤叫来的几个人早已开了圈门擦拳磨掌等在那儿,听到度一刀这一声令下,李大锤扑通一下跳进猪圈。李大锤个子大,力气壮,一把抓住猪尾巴就将猪屁股提了起来。猪跟牛不一样,牛知死不知跑,猪知跑不知死。牛看见屠夫磨刀就知道自己将被杀了,眼睛骨碌碌转,眼泪扑哒扑哒掉,就是不知道赶紧跑,其实是拴着牛绳跑不了;猪即使看着杀猪头磨刀,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好像要杀的是鸡是羊,压根跟自己无关,直到被人抓了尾巴,才想着要逃跑,可为时已晚了。那猪被李大锤一抓一提,拼命地蹬弹嚎叫,企图挣扎逃跑,不想正中捞猪腿人的下怀,刚蹬弹嚎叫着跑出圈门,早等在那儿的几个人一拥而上,抓耳的抓耳,捞腿的捞腿,顷刻之间,便被撂倒在案板上。
   这时候,度一刀不慌不忙地把盛着一瓢盐水的大瓦盆放到案板头的地上,再把那把一尺多长的杀猪刀担在瓦盆上,指挥几个捞猪腿的把正在案板上垂死挣扎猪调正位置,这才用一只胳膊缚住猪下巴,另一只手拿起刀在瓦盆上象征性地磨挡两下,照着猪脖子捅了进去。那刀刚捅进去一半,还没待度一刀抽回来再捅,那猪吼的一声挣脱众人,蹿过人群,一路狂奔而去,洒下一串殷红的血印。
   不知是被猪踢蹬着了,还是被带着刀跑掉的猪吓懵了,度一刀一屁股坐到地上。几个捞猪腿的愣了,看热闹的人群愣了,原本人声鼎沸热热闹闹的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跟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大剧院盛大的音乐会陡然出现的休止符一样,整个皂角树都静了下来,只有那只猪在狂奔、在嘶嚎。流西河人说,杀猪杀不死是凶兆,不是死人就是败家。现在,老叶家的猪带着刀跑了,而且提前没有任何征兆,这不能不让人惊愕!少顷,叶老太爷气急败坏地杵着文明棍骂道:“龟孙度一刀,作孽啊!这是要败我叶家呀!”度一刀被骂醒,抽出猪皮卷里的剔骨刀追了上去。众人这才灵醒过来,撒开脚丫子去追,整个人群你喊我叫跟打狼一样热闹壮观。
   那猪毕竟是猪,知道跑却不知道往哪儿跑,无头苍蝇一样在庄子里乱蹿乱撞。这边一喊,它便向那边跑,那边一轰,它又扭头向这边跑,眼见被围住了,它一头向人群撞过来,有人躲闪不及被撞了个仰八叉,引得一阵哄堂大笑。猪跑出庄子,便蹿进了麦地。腊月的麦苗是不怕踩的,长得过旺的,还要拿麦耮子碾耮。这撵猪一踩,连耮也省了。于是,人群呼隆一下也撵进了麦地。人群在麦地里撵了一圈儿又一圈儿,那猪转了一圈儿又一圈儿,血印子洒了一圈儿又一圈儿。最后,也许是血将要流尽了,也许是跑累了,也许是觉得无处可逃了,也许是想回家了,那猪竟又蹿回到了老叶家,钻进了它生活了一生的猪圈,卧进了自己温暖的猪窝儿。
   李大锤他们没费多大力气,又把猪撂在了案板上。度一刀铁黑着脸,把快要褪出来的刀猛地一下捅了进去。可能是用劲儿过大,或者太猛了,连刀把也没了进去。度一刀以前所未有的麻利劲儿,很快把猪毛褪好,然后一卸八大块,把该剔的骨头剔掉,把该翻的肠子翻好,拤起自己的猪皮卷就走了。李大锤在后面喊:“你不吃杀猪菜啦?”度一刀头也不回,声也不应,铁黑着脸直管走,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尽头。
   老叶家的头刀年猪被杀成这个样子,度一刀连那二指宽的礼吊都不要走了,人们也就没有了杀猪菜吃,一场腊月的欢喜剧就这样落幕了,随之落幕的还有度一刀的杀猪人生。
   老叶家果然出了凶事。跒过年,还没出正月,老叶家就得到了噩耗,叶老太爷在国军当连长的大孙子被人刺了一刀,本来死不了的,他却拿手枪去瞄人,结果被后面冲上来的人又补了一刺刀,当场就一命呜呼哀哉了。老叶家有钱有地,就是没有人在外做官,也就是没有光宗耀祖的人,这始终是叶老太爷的一块心病。那年,流西河来了一支国军队伍,叶老太爷捐了两千块大洋,给大孙子捐了一个排长,后来又捐了五千大洋,才弄了个连长,老叶家弄这一官半职容易吗?现在却被你度一刀多弄这一刀给弄没了,还生生地搭了一条人命!这让老叶家如何咽得下这口恶气?老叶家立马聚集家丁带着刀枪棍棒来找度一刀。李大锤路上拾了一句话,抄近路透给了度一刀。得了信儿,度一刀连夜躲进了深山老林。
   老叶家没逮着度一刀,就烧了度一刀的三间草房,收了他家仅有的三亩薄地,把度一刀的老婆娃子撵出了流西河。度一刀得知后,干脆投芦山寨做了土匪。芦山寨的土匪有点不像土匪,土匪是老叶家说的。因为他们从不抢老百姓,专抢大户,流西河的老百姓说,即使是土匪,那也是义匪。老叶家被抢过几次,后来增加了家丁,添了好枪,更重要的是山外来了老日,也就是日本人,就再没来抢过。度一刀投了芦山寨,本是为报仇的,可队伍只顾出山打老日了,就把报仇的事撂下了。
   度一刀当杀猪头儿杀猪得杀两刀,当土匪杀人却成了快刀手,一刀毙命,绝无回刀之说。杀得老日和二鬼子听了度一刀,就打哆嗦尿裤子。后来,老日被打跑了,度一刀就不时带人回庄子来寻仇,弄得老叶家鸡犬不宁。老叶家报了官,许下一千大洋买度一刀的人头。谁知,官家迟迟不见动静,有一次,若不是家丁挡了一刀,度一刀差点就要了叶老太爷的命。老叶家无奈,把大洋许到五千块,并预付了一千块,官府才派了一队人马进山来剿匪。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几天后,真把度一刀给逮住了,捞回庄子五花大绑绑在村口的皂角树上,说是要示众三天,再往西峡口捞。那天,老叶家专门从山外请了杀猪头,准备杀两头大肥猪来犒劳官府的人,谁知那杀猪头过红石崖的时候,两腿打哆嗦,一个趔趄滚落崖下,侥幸捡回一条命,让徒弟背着回去了。人们常说,没有张屠夫,吃不了带毛猪,可事实上,没有杀猪头儿还真不行。没有杀猪头儿,急得叶家人团团转,叶老太爷杵着文明棍直骂娘。还是官府人脑瓜子灵泛,指着度一刀对几个看守说:“解开他,让他去杀猪。”然后对度一刀说:“好好杀,杀得好,老子让你多见几个日头,你龟孙要想跑,老子就一枪崩了你!”
   庄里人好几年没见过度一刀了,都想看看当了土匪的度一刀会是个啥样子,听说度一刀绑在皂角树上,就陆陆续续来了。现在又听让度一刀杀猪,有了热闹瞅,个个兴奋不已。几个当兵的看守解了度一刀,用枪指着往老叶家押,路过李大锤身边时,度一刀说:“大锤,叫几个兄弟再帮我捞一回猪腿。”
共7221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看完小说忍不住击掌叫好,好久没读到过这么酣畅淋漓的小说了,先赞一个,小说行云流水,既有方言,又有口语,把一个活生生的杀猪头度一刀写的如此活灵活现,场面宏大热闹,人物形象突出,既有水浒的仗义,也有梁山的豪情,一个有血有肉的度一刀在作者妙笔生花下鲜活而丰满,文中的度一刀本是个杀猪的,但是后来却落草为寇,成了土匪,故事内容由当时的混乱年代背景,折射出一个人物的悲剧走向,小说的结尾很有讽刺意味,但又干脆利索,从背景来看此文厚重,接地气,铺陈开的构思和情节又让我忍不住想起莫言的那本《檀香刑》颇有类似之处。总之这是一篇让人读过之后还想再读一遍的好小说。【编辑:莹莹子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82613】【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170908第900号】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莹莹子期  2017-08-25 10:26:48
度一刀,度的不只是猪还有人生五味,欣赏拜读,问好作者。欢迎入驻江山
回复1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08-25 21:07:36
谢谢你的鼓励,应多给予指正,
回复1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08-26 14:57:07
谢谢老师,再次给予鼓励。作者任金伟,望多联系 15038760669
2楼 文友:芒果花香  2017-08-25 18:57:08
看了编按才看小说,编辑所言不虚,柚子老师太牛了!
回复2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08-25 21:09:07
谢谢!多联系,15038760669
3楼 文友:醉童  2017-08-26 14:08:36
恭喜作者获评精品,祝你佳作不断!
回复3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08-26 14:53:22
谢谢,有时间联系:15038760669
4楼 文友:老土  2017-08-26 14:56:29
欣赏学习,恭喜老师美文加精,期待更多精彩!
5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7-08-26 15:09:50
恭喜获得精品佳作!
6楼 文友:雅润  2017-08-26 17:35:05
您好作者,恭喜您的作品获精,现已收入系统精品典藏,候选绝品。你已经达到系统优秀作者条件,为方便交流沟通文章。请加入江山优秀小说群,群号码:560535959
   群里定期会讨论小说写作问题,互相学习。祝您写作愉快!
7楼 文友:雅润  2017-08-26 17:38:14
小说语言真精彩, 灵动简洁。文笔可见不一般。期待友友早日成为我们的【专栏作家】http://bbs.vsread.com/thread-781687-1.html
8楼 文友:阳媚  2017-08-26 23:47:03
让我刮目相看的作品!文笔很好!感谢投稿短篇!期待早日成为【专栏作家】
9楼 文友:涯客  2017-08-29 21:29:21
任老师的小说,真棒????!
10楼 文友:阳媚  2017-09-08 19:39:41
祝贺友友小说获得江山绝品!期待友友更多精彩!
回复10楼 文友::半川柚子  2017-09-08 20:02:22
谢谢老师!
共28条上一页1/2▼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